• 第11章 撒旦,我认识你吗(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371字

    “砰……”

    一声沉闷微弱的声音,消音后的枪声落下,地面上冒出一片殷红,渐渐染红了土地。

    泥土翻起,从地面下冒出一个浑身带着黑色鳞片的怪兽,看上去有些像穿山甲,却又不像是穿山甲。

    从怪兽身上冒出鲜红的血,怪兽从泥土中翻土出来,浑身抽搐,在地面上不停地滚动。尖利的吻大张,似乎在哀嚎,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玄踏星冷冷地看了怪兽一眼,这里果然诡异,若不是他及时发现地面下有异动,一枪击毙了这只怪兽,被这只怪兽靠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姬天凝回眸向玄踏星看了过去,玄踏星手中握着一把枪,躺在担架上,担架的下面用竹筒制作了几个简易可以滚动的筒子,中间用藤条穿上,将担架绑在上面,拖动时就可以向前滚动。

    这样省了很多的力气,疯子和姬天凝也可以腾出手来对付魔鬼谷中的不速之客。

    一抹温润的笑意在玄踏星的唇角翘起,看到姬天凝看着他,优雅动人的笑意在他脸上展现,眸子中的温和令姬天凝以为,这位自称“撒旦”的男人,是某个学府的学者,而不是一个毒枭。

    姬天凝怔住了,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笑容,似乎很熟悉,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

    “凝儿,爱上了我了吗?”

    玄踏星的唇角弯翘起优美的弧度,被女人这样看,不是第一次。

    有太多的女人,会用痴迷的眼神看着他,但是她的目光不同,那清澈的眸子中,没有那些女人看他时的欲望和爱慕,目光虽然是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有一种感觉,她是在通过他看别人。

    这样的感觉让玄踏星不快,这个女人通过他,在看谁?

    “自恋狂!”

    姬天凝撇撇嘴回了一句,摆弄着手中的手枪,这手枪是玄踏星给她的,可惜她不会用手枪。

    “休息片刻。”

    玄踏星淡淡地说了一句,疯子立刻停下脚步,将套在肩头的绳子抖了下去,走到玄踏星的身边蹲下:“老板,您怎么样?”

    “我很好,弄些吃的吧。”

    “是,我去弄。”

    疯子起身,目光从四周扫过,他不敢离开太远,也不敢随意去打猎,只能在附近搜寻可以吃的食物。

    “你守着你老板吧,我去找食物。”

    “女人,别动。”

    疯子瞪了姬天凝一眼,看出老板对这个女人是不同的,他一个大男人,不能让一个女人去冒险。

    “这里的毒虫伤不了我,你行吗?”

    疯子抿紧了唇,这个女人太诡异,魔鬼谷中的那些昆虫,都会绕着她走,不肯靠近他。他是靠了姬天凝给他的草药,用草药点燃的散发出的烟雾,才能驱除那些昆虫不敢靠近他。

    “让她去吧,凝儿,别走太远,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玄踏星的语气虽然平淡,却是隐隐带着威胁命令的意味,姬天凝撇撇嘴,这个男人真霸道。

    她迈步走了出去,本也没有想走远,她不想在这种时候逃跑。

    在这样的密林中,这个诡异的魔鬼谷中,一个人生存下去的几率太低,她也不认得路,很难从这个密林中走出去。

    在地上寻找到一些可以使用的蘑菇和野菜,顺便也寻找到一些鸟蛋,看看够三个人吃上一顿,她就走了回来。

    “疯子,你去把食物弄熟,凝儿,你过来。”

    “别一口一个凝儿,我和你不熟,不用跟我套近乎。”

    姬天凝抓狂地回了一句,这个男人的语气,简直就是把她当成了他的女人,让她受不了。

    “凝儿?这个称呼好熟悉,似乎有什么人如此称呼我,那个人对我很重要,但是为何我想不起?”

    一瞬间,她迷茫起来,下意识鬼使神差般就蹲在玄踏星的面前,仔细地打量这个男人。

    “凝儿,你这样看着我,我会羞涩的。”

    “你知道什么是羞涩吗?”

    姬天凝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撒旦男人,还是给她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但是她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我们见过吗?”

    “当然啊,凝儿,你是我老婆啊,你不会连老公都忘记了吧?难道你这种情况,就是传说中的失忆?放心吧老婆,我会治好你的。”

    玄踏星温柔地笑着,目光中的温润和隐藏的莫名情感,让姬天凝再一次痴痴地凝望他的眸子。

    “一边凉快去,我不认识你!”

    姬天凝咬牙说了一句,虽然有很多东西她想不起,但是她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她绝对不认识面前这个撒旦男人。

    “凝儿,过来,我教你用枪,在这里不会用枪怎么可以。”

    玄踏星伸手,握住姬天凝的手,微笑着教姬天凝如何用枪。用枪的过程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如何可以有准确率。

    姬天凝的身上带着好几把枪,很快她就在玄踏星的专心指导下,学会了用枪,射了几枪,准确率还不错。

    “凝儿,我的老婆,你真是聪慧啊,不愧是我玄踏星的老婆。”

    玄踏星笑容如春风吹拂,让姬天凝再一次失神。

    她不是因为玄踏星的俊逸迷人而失神,而是玄踏星那温柔柔和的目光,微笑如春风绿了大地的笑容,给她太过熟悉亲切的感觉。

    “你是毒枭吧?”

    “就算是吧,你怕了?”

    “我是你老婆,你是我的人,我有什么好怕。”

    姬天凝调皮地向玄踏星眨眨眼,拍了拍玄踏星那张俊逸迷人的脸,这个男人笑的时候,春风拂面一般,再没有丝毫的冷酷无情,那种感觉让她很安心。

    “做我的男人就要听我的话,懂吗?”

    玄踏星笑的更是柔和起来,这个女人果然有趣,说话也有趣,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姬天凝,回去后查查,这个古怪的女人,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她不会是对手故意留在我的身边,用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的吧?”

    这种疑虑,一直就在玄踏星的心中,但是他不点破。

    姬天凝的失忆,他也不相信,这个女人出现的太突兀,身手很好,身上带着诡异的气息。

    “咔、咔、咔……”

    玄踏星的双手轻盈舞动,一支枪被卸开,再被重新组合在一起。他甚至没有低头去看手中的枪,目光一直停留在姬天凝的身上。

    姬天凝看着玄踏星的手,专注而认真,她明白要这丛林中生存下去,会用枪是必须的。

    优美的动作如流水一般,不快,为了让她看清楚,玄踏星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优雅,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支枪在他的手中,一连被拆卸了三次,他才停了下来,将手中的枪递给姬天凝。

    姬天凝回忆玄踏星的每一个动作,缓缓地将枪卸开,再一点点地装了回去。

    “老婆,你真是个天才。”

    玄踏星握住姬天凝的手,深深地看着姬天凝,他能看出来,姬天凝的确没有碰过枪,也不会开枪。但是她学的非常快,只是看他操作了三次,就能正确地拆卸枪支。

    一个柔和的吻,落在姬天凝的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