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你是我的女人(2)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546字

    “毒牙,你去拉着担架,蚊子,你扶着我。”

    “老板,您没有事情,太好了,太好了!”

    蚊子激动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活人能从魔鬼谷中走出去。

    “放心,魔鬼谷不敢收了我,走吧,小心脚下。凝儿,亲爱的老婆,请你在前面带路。”

    “撒旦没有老婆。”

    姬天凝冷冷地回了一句,体力透支太多,她只想躺下来好好地睡一觉,但是在这种见鬼的地方,她不敢。

    “走吧,出去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姬天凝在前面带路,一行人从魔鬼谷中走了出去。

    “终于出来了吗?”

    疯子难以置信地扭头向魔鬼谷的入口看了一眼,不敢相信能从魔鬼谷中,活着出来。

    他盯着姬天凝看了好一会,明白这一次若不是有这个古怪的女人跟他们一起进入,他们恐怕是绝对不可能走出魔鬼谷的。

    蚊子也松了一口气,有些自豪,他们可是第一批活着从魔鬼谷出来的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暗夜中的魔鬼谷静谧到极点,也美丽如同仙境,月光下奇幻七彩缤纷的雾气,在隐隐飘荡,引诱人想靠近。

    他没有问,那些跟随玄踏星的人在何处,明白那些人该是早已经死在魔鬼谷中。

    “老板,您感觉怎么样?”

    “还好,死不了。”

    玄踏星无力地靠在蚊子的身上,蚊子背起玄踏星,大步流星走入丛林。

    “老板,老板!”

    众人恭敬地低头,向玄踏星鞠躬。

    有人抬过担架,蚊子将玄踏星放了上去。

    “老板,我们是否立即上路?”

    “蚊子,派个弟兄扶着姬天凝,她太累了。”

    “是。”

    姬天凝双脚发软,蚊子叫过一个大汉,将姬天凝直接就背到了后背之上。姬天凝也没有拒绝,她已经没有力气走路。

    “走吧,这笔账以后再算!”

    “是,老板。”

    昏昏沉沉,姬天凝在大汉的后背上睡了过去,疲惫袭击了她,有韵律的动作中,她朦胧地睡了过去。

    “老板,那个女人……”

    蚊子俯身弯腰,跟在玄踏星的担架旁边,回眸看了大汉身上的姬天凝一眼。

    “她以后是我的女人,是她救了我。”

    “是,老板。”

    蚊子不再多问,一路疾行,这里仍然是对方的地盘,他们要尽早离开。

    朦胧的曙色,模糊地透过茂密的丛林,在地面上洒落斑驳,跳动着。一抹天光从东方渐渐扩大,露出通红的笑脸。

    姬天凝浑身酸痛,一缕曙光照映在她的脸上,她的唇青肿,破坏了她的俏丽。

    “休息片刻。”

    “是,老板。”

    队伍停了下来,众人悄无声息地在丛林中休息,喝水吃东西恢复体力。

    “老板,您吃些东西,那位美女医生,要喊她起来吃点东西吗?”

    “不必,让她休息吧。”

    玄踏星目光柔和,看了一眼靠在手下的身上仍然在睡梦中的姬天凝

    “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也能睡着,真是不简单。她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姬天凝揉了揉眼睛,发现她仍然在大汉的背上,只是似乎换了一个人。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大汉轻轻地停下脚步,将姬天凝放了下来:“美女医生,别太勉强了,不行就让我背你走。”

    “休息。”

    玄踏星说了一句,众人停下脚步,蚊子抬头看了看天空,还没有到中午,就又休息了?

    “老板,您感觉好些吗?”

    “没有事情,吃午饭吧。”

    “到中午了吗?”

    姬天凝抬头看了一眼,似乎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她伸手抓住玄踏星的手腕,抬了起来,看了看玄踏星手腕上的表。

    “才十点多。”

    “你吃点东西我们再走。”

    玄踏星温和地一笑,看得手下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他们的老板,什么时候学会在女人面前这样笑了?

    蚊子看了疯子一眼,疯子点点头,二人心照不宣地同时点头。

    有人递给姬天凝水和罐头,简单的食物,姬天凝很快就吃完了东西:“上路吧,撒旦,还有多远?”

    “老婆,你该叫我的名字。”

    “哦,我以为撒旦就是你的名字。”

    “要不,我叫你猩猩怎么样?”

    “猩猩?”

    玄踏星反应过来,不由得失笑:“老婆,这是你对我的爱称吗?”

    “我不是你老婆。”

    姬天凝郁闷地回了一句,转身离开玄踏星。

    “你会是的,我看中的女人,跑不了!”

    优雅的语气透出难言的自信,让姬天凝更郁闷,凭什么这个撒旦,就敢说她是他的女人?

    “我的家在何方?”

    “老板,老板……”

    肃立,笔直,人人身上散发出彪悍的气息,见到玄踏星的车子驶过,所有的人都举手行礼,脸上满是敬畏之意。。

    玄踏星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蚊子驾驶越野车平稳地在道路上行驶。

    姬天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玄踏星独自躺在后面的椅子上。

    殷红、粉红、雪白……

    红艳如天边的霞光,粉红似盛开的桃花,雪白晶莹纯洁,一片片,浮云般在远处飘荡,风中送来清香的味道,带着一缕飘渺的诱惑。

    极目望去,无边无际都是同样的花海,车子就行驶在花海之中。

    开得那么灿烂,那么动人,带着凄楚的美,迈着轻盈的步伐在空中施展最美丽的魔法,好似一个个俏皮的精灵。

    花开花落也许只是一瞬间,但在心中却是永恒。

    大片无边无际的花海,美是那样的震撼心灵,花的生命是那么的短暂,却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风里,在风中片片飞落,柔软的土地散落着经不住风吹的花瓣,混杂着泥土的芳香。

    就象……初恋的味道。

    只是,那美丽的花海中,都是同一种花,美艳中隐隐带着妖异。

    “罂粟花!”

    姬天凝被震撼了,从未曾见过如此大片大片的罂粟花海,仿佛望不到边际。

    “欢迎来到金三角,喜欢吗?”

    车后的玄踏星微笑着问了一句,第一次看到这大片大片罂粟花海的人,都会被惊呆,被迷惑。

    风中的味道,也带着蛊惑的味道。

    不同的颜色,同一种花。

    只有罂粟花!

    “这里就是金三角,罂粟花的故乡?”

    姬天凝问了一句,还是不敢相信,她已经置身于罂粟花的故乡,传说中那个恐怖而又神奇的地方——金三角。

    “凝儿,你闻到那种味道吗?”

    “死亡的味道!魔鬼的美丽!”

    “凝儿,我以为你不该如此说,要知道罂粟花也是必不可少的药材。”

    “撒旦,你是用这些罂粟花做药材,还是提炼毒品呢?”

    姬天凝的语调中,满是讥诮,这里的罂粟花做药材的话,足够全世界用上许多年。

    “人需要诱惑,能否拒绝诱惑,取决于个人。无知的人怪罪我,因为他们不懂。刀可以切菜,可以削水果,也可以杀人。刀没有过错,就看用刀的人。”

    “谬论,和你这种撒旦,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前面是什么地方?”

    “老婆,欢迎回家。”

    “你再这样喊我,小心我让你不举!”

    “哈哈……”

    玄踏星大笑,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在他的面前,用这样的话威胁他。

    “凝儿,那可是关系到你的性福生活,你舍得吗?”

    “玄踏星,你给我闭嘴。”

    “蚊子,前面是什么地方?”

    “家!”

    蚊子一个字也不想多说,老板的女人,他最好离远点,看出老板对这个美女医生的不同,老板可是从来没有喊过任何女人“老婆”!

    姬天凝郁闷地托着腮,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离开?

    “凝儿,你跑不掉的,记住你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