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她是谁(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379字

    蛊惑的味道在房间中飘荡,若隐若现,飘渺无踪。淡淡的,似有还无,却无处不在。

    妖异而魅惑,弥漫着。

    望去,大片大片的,张驰妖冶,极至的惊艳中现出诡异。致命的绚丽。

    迷惑着,艳丽中带着说不出的妖异,罂粟花傲然怒放。

    风拂叶飘,只为心弦动,这罕见之美能致人死地的危险。

    忍受着那飘渺致命的香,沉迷在罂粟迷人的芬芳之中,白,晶莹剔透如雪,纯洁的表面下,是死亡的苍白。

    红,殷红,罂粟之美让人心动,可是罂粟迷人的芬芳背后却是让人难以摆脱的致命之毒,不死不休。

    如何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迎风摇曳的纤弱美丽,是禁锢灵魂的枷锁。

    即使闭上眼睛也抵挡不了那致命的吸引!

    肆意地开放,大片地占据,乐于征服,无往不胜,是生命中不可预知的美丽冒险……

    姬天凝微微叹息,美到令人震撼,即便是那样死亡的美丽,带给她的仍然是说不出的震撼。

    处于大片大片的罂粟花海中,回归大自然的感觉,风中送来一缕缕飘渺的魅惑之香,迷醉人心。

    极目望去,到处是一片片的花海,在风中舞动蹁跹的舞步,跳起死亡的舞蹈。

    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花,构成汹涌的海洋,起伏的花,如海浪。

    “罂粟花,真的很美,如此大片的罂粟花海,带给我的是震撼,也是死亡的信息。一旦沉醉在其中,再难以自拔……”

    红艳如火,莹白似雪,粉红若霞……

    “很美吧?”

    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触动人心的磁性,在姬天凝的身后响起。

    姬天凝没有回头,能毫无声息,不需要得到她允许就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只有一个,这个王国的帝王,撒旦陛下——玄踏星。

    没有人敢轻易进入她的房间,从那些敬而远之的目光中,她明白她的身上已经贴上了一个标签,撒旦的女人。

    “死亡的美丽,撒旦的诱惑。”

    “你能拒绝吗?”

    玄踏星来到姬天凝的身边,笑着问了一句。

    过去了一周,姬天凝每日就在这里看这无边无际的花海,身边就是一个医院,规模虽然不大,却是有着最为精良的医疗器材和最高明的医生。

    玄踏星多日来,就住在医院里面,这里同样是一个禁地,不允许随意出入,而其中许多的地方,有带枪的守卫森严地把守着。

    姬天凝总是会想,是否这个医院的表面是为了这里的人治疗疾病,外伤,内在就是一个提炼毒品的基地。

    她不想多问,只想尽早离开,远离这个美丽的死亡诱惑之地,远离那个撒旦男人。

    “我记得我们之间有个约定,我救了你的命,你放我自由。”

    “难道留在我的身边,你就没有自由?”

    “我想离开这里,请你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送我出去。”

    “你想去哪里?你的家在何处?”

    姬天凝茫然,家在何处?

    “告诉我你的家在何处,否则我如何派人送你回去,你一个女人到处乱跑,这里有多么危险,你该多少知道一些。”

    玄踏星轻笑,双手扶在姬天凝背后的椅子背上,嗅着从姬天凝秀发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味道。

    “在何处?”

    姬天凝问了一句,茫然地凝望无边无际的美丽花海,她想不起,她来自何处,为何会在这里。

    “撒旦,之前我们见过吗?”

    “老婆,我们都在一起好几年了,你竟然问这样的问题,真是让我伤心。”

    玄踏星微微眯起眼,两道危险的弧度在他眼睑处翘起。

    早已经多方调查过姬天凝这个女人,但是一无所获,已经过去了一周,仍然没有得到关于这个女人的一点讯息。

    叫这个名字的不算多,也不算少,一个个排查,却没有一个女子符合面前姬天凝的条件。

    “或许,她的档案是秘密,因此我才不能查出她的身份。若是如此,难道她是……”

    疑虑深深地埋藏在玄踏星的心底,本以为应该很快就调查出姬天凝的身份和家庭,地址和一切。

    不想过去了一周,调动了很多人和关系,甚至查到了许多隐秘的档案,还出动了他手下的黑客,也没有查到关于姬天凝的一点信息。

    她,仿佛是从天而降,从不曾在这个世间出现过。

    “疑点太多,反而让人看不透,若是有意安排,就该给她安排一个正常,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疑心的身份。哪怕那个身份是假的,也比一个空白,没有任何身份的人要好千百倍。为何?她没有任何的身份?”

    玄踏星的手,按住姬天凝的肩头,手指从姬天凝细嫩的脖颈上滑过。

    只要他收紧手,微微用力,就可以捏碎她的喉骨,或者扭断她的脖颈。

    姬天凝回眸,疑惑地看着玄踏星,还是有那种感觉,似曾相识。

    曾经破碎的残片,那些记忆模糊不清,重叠在一起,杂乱无章。

    温润的眸子,温文尔雅的笑意,优雅的举止,贵族上位者的气质。凌厉的眼神,波光潋滟的眸子,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为何我总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不记得过去了吗?”

    “想不起,有些东西很模糊,但是我一直想不起。”

    “你也想不起,你是如何出现在丛林中的吗?”

    “是的,我清醒的时候就在那里,而我忘记了回家的路。撒旦,你是撒旦,能为我找到回家的路吗?”

    “这里,我愿意给你一个家。”

    语调中带着说不出的蛊惑意味,玄踏星微笑,优雅而迷人,宠溺深情的眼神,温润的目光,柔和的笑容,让姬天凝心头那种熟悉亲切的感觉更浓。

    “留在这里?”

    “凝儿,我已经让最好的医生替你检查过,可惜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

    玄踏星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浓重的寒意。

    曾派了两个个催眠师,为姬天凝催眠,但是那两个催眠师从姬天凝房间出去的时候,变得痴痴呆呆,好久才清醒过来,却什么都不记得。

    “凝儿,我已经派人去接最好的医生,过来为你诊治,一定会治好你的失忆症。”

    “是吗?”

    姬天凝伸手,将玄踏星的手放在手中摆弄着,似乎想从玄踏星的身上,想起什么。

    “最近枪法练的如何?蚊子教的怎么样?”

    “挺好,虽然不能百发百中,但是也不会偏离太远。”

    黑色的枪,带着冰冷的气息,静静地放在桌案上。

    一周以来,她一直在练习枪法,只知道这里是金三角的一个地方,却是不知道具体的地名。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其他的人都不敢靠近她,而出入,她的身边都有几个彪悍的男人随行,也不允许别人靠近她,和她说一句话。

    “凝儿,你是个天才,天生就该用枪,你是丛林中的母豹,美丽优雅,带着危险的气息。”

    “撒旦,你也会怕一个女人吗?”

    “你应该很熟悉丛林,不是吗?”

    “或者是吧,我似乎在这样的地方生活过,冒险过,但是我想不起,那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我该是中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