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走回去还是爬回去(1)

    更新时间:2018-09-15 06:50:16本章字数:2497字

    十几颗子弹,在姬天凝身边的土地上,翻开了泥土,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洞穴,炸出几个坑洞。

    姬天凝连动也没有敢动,周围都是枪,要是妄动,很可能会被流弹伤到。子弹太多,带着冰冷死亡的气息,从她身边掠过,只有数寸的距离。气流在身体的周围的回荡,她不以为,她的速度会比子弹更快。

    “美女医生,是你自己回去,还是我毒牙请你回去?”

    “你们要杀了我?”

    “不,不会的。”

    毒牙阴冷地笑,脸上带着浓重的狠戾,目光阴森地盯着姬天凝。

    “我不会杀死你的,美女医生,但是我会用枪打断你的腿,让你再不能逃跑。老板的吩咐,你若是不肯自动回去,就打断你的腿,让你爬回去。”

    姬天凝的心狠狠一颤,她相信毒牙说得到就做得出,绝不会对她有一丝的怜悯,手下留情。

    “你只有一支枪,一个人,我们可是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美女医生,回去吧。老板的命令,没有人敢违背,别让我们为难。”

    一个年轻人用怜惜的目光看着姬天凝,劝了姬天凝几句。

    姬天凝颓丧了,这里到处都是手持微冲和各种枪支的战士,人人是全副武装。都是玄踏星的部下,布满每一个角落,她能杀死一个,却不可能从几千人的包围中,逃出去。

    无奈,她收起手中的枪,这些人都毒贩子,每日在刀尖枪口讨饭吃,是悍不畏死的凶徒。

    贩毒,这些人的罪,都够枪毙十次有余。

    她只能垂头丧气地向医院走了回去,与其被打断双腿爬回去,她还是自动回去的好,下次还有机会逃走。

    “老板,美女医生回来了。”

    毒牙恭敬地鞠躬,在门外报告。

    “你们没有伤到她吧?”

    “老板,算她识相,自动回来见您。”

    “请她进来。”

    “是。”

    有人打开门,玄踏星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没有去看姬天凝。房间中有几个男人,手持武器沉默地站立在旁边的角落中,为姬天凝打开门的,正是疯子。

    疯子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向姬天凝笑了笑,微微摇摇头向她暗示什么。

    “是在暗示我别惹怒那个撒旦吗?”

    姬天凝用疑问的眼神看着疯子,疯子关上房门,低头退到一边。

    “撒旦,你满意了?”

    “没有我的允许,你逃不掉的。”

    “算你狠,你想怎么样?”

    “等我请来的医生,来为你治疗,或者说出你真正的身份。”

    “我要是知道,还会留着你这里吗?您可是撒旦,是魔鬼,您怎么就连我一个小女子的身份,也查不出来吗?”

    姬天凝耸耸肩,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上去,慵懒地靠在椅子背上。

    “何必呢,你对我的疑心如此大,让我离开不就得了。”

    “你以为可能吗?”

    玄踏星睁开眼睛,笑容虽然温柔如春风荡漾,眸子深处却闪过一抹寒意。

    放她离开,怎么可能?

    初见,她的诡异和娇俏,灵动的倩影,已经触动了他的心。

    她为他治疗开刀,取出子弹解毒,他欠她一条命,要以身相许。

    “凝儿,救命之恩啊,我想了很久,也只能对你以身相许了。真的,我很真诚,而且我们是同类,珠联璧合。”

    “呕……”

    姬天凝捂住胃,做出呕吐的动作:“你敢再肉麻恶心点吗?”

    “不愿意吗?”

    温文尔雅的笑意,在玄踏星的唇边勾勒出上弦月般诱人的弧度,苍白的脸色更给他增添了几分儒雅清秀,气质出众,让人心生怜惜爱慕。

    “别装,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并不了解,而我愿意给你机会去了解。”

    “我要不要谢谢你?”

    姬天凝把玩手中的枪,和这个男人相处的时间越长,越不想离开,那样的心让她慌乱。

    他是撒旦,是金沙江的毒枭,大名鼎鼎的毒枭,人称“星爷”,是国际第一号毒枭,也是万人瞩目,一方地盘的帝王。

    她,只是个失忆的小女子,应该是个医生什么的,不想和这位撒旦大亨,惹上一点的关系。

    “或者,你该从医院着手查查,我也许是某个医院的医生。”

    姬天凝无助地看着玄踏星,她太想弄清楚她的身份。

    “若是你想弄清楚你的身份,就不该用催眠术搞昏了我的两个催眠师,你该接受他们催眠,回忆起过去。”

    “他们的催眠术,对我无用,我没有对他们使用催眠术,只是拒绝了他们对我的催眠。”

    “耐心点,很快就有更高明的医生和专家,为你诊治。你此时想逃走,想躲避什么?”

    “我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

    “那就等我请的人过来,为你诊断,要是你再逃一次,我会让你永远没有逃走的机会和能力!”

    玄踏星的目光,落在姬天凝修长笔直的双腿之上,唇角噙着一抹淡笑,令人心悸心颤的淡笑。

    他的语气和态度越是平淡,姬天凝的心越寒,这个男人用最平静淡漠的语气,能说出最残忍的话。

    “你请来的人,为我治疗后,你必须放我离开,而我会配合他们的治疗。就是接受他们的催眠吧,我想你请来的人,应该是顶级的催眠大师。”

    “啪、啪、啪……”

    玄踏星轻轻鼓掌,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姬天凝:“凝儿,你真聪明,不过也不完全对,还有脑科的专家,他们会给你最完全的诊治。若是连他们都无法让你复原,恐怕你就可能永远遗忘过去的事情。不要紧的,我会养着你,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我不用谁来养着我。”

    姬天凝起身,向门外走去。

    一直粗壮的手臂拦住了姬天凝的道路。

    姬天凝回眸:“请你不要太限制我的自由,我不逃走,你也别总让你的人跟着我。”

    玄踏星微微挥手,粗壮的手臂移开,姬天凝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老板,医院也都查过,凡是有华人所在的医院,大部分都已经查过,没有姬天凝这个人。”

    “我想,恐怕是查不出什么的,她的身份一片空白!”

    玄踏星陷入沉思,世界上是不可能有一个完全空白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姬天凝另外极为隐秘的身份,而那种身份的人,都是某些大国的神秘存在。

    “难道她是对方派来,特意给我预备的大礼吗?如此,我怎么可以不收下,让你们失望?”

    玄踏星冷笑,国际缉毒组织头号大敌,就是没有证据,都知道他是金三角的头号毒枭,但是就连国际缉毒组织,也拿他没有辄。

    他不仅在金三角拥有一个属于他的帝国,种植、提炼、制造各种毒品,还有属于他的军队、医院、工厂。而在外面,他还是一个大财团的总裁,拥有正式光明正大的身份,一位商界大亨。

    耀眼的光环,黑色的幕后,谁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姬天凝,有趣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有趣的女人,你说呢?”

    “老板,我只是担心,她是对方派来的,故意用这样的身份来迷惑老板,从而探听这里的秘密。老板,您不容有失,要小心些才是。”

    “你是这样想的?”

    蚊子狭长的目光阴戾,对姬天凝没有一点的好感,总感觉那个女人太过危险。

    “是,不可能世界上有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太诡异了。如果不是精心安排,为何她出现的时候,老板您就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