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债主上门

    更新时间:2018-09-15 07:15:15本章字数:6128字

    米修斯侧身对着怪物,正在对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运气,和怪物拼斗半天,又搬了这么多的大石头,他已经筋疲力尽。眼看那道碧绿色的毒气,就要击中米修斯的后背,米修斯俯身去搬石头,粗大的毒气柱,从他的身体上面飞过,打在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面。

    “砰|”那块石头摇摇晃晃的被推倒,表面碎石飞溅。米修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推动着巨大的石头,准备把巨石推到坑中,重重的砸死怪物。

    怪物血红色的眼睛中,露出绝望的目光,坑下面一米多长尖利的木刺,深深的插入了牠的身体。从地面掉到坑中,牠的体重甚至压倒了几根粗大的木刺,但是也由于牠的体重,让木刺深深的插入牠的要害。再加上米修斯不断砸下的石头,牠的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

    怪物突然怒吼一声,身体猛的向上跳去,钳子一下子逮住了米修斯刚刚搬到坑边的石头上。然后身体猛的又随着石头滚落坑中,坠落了下去。

    米修斯正在后面推着巨大的石头,没有看到怪物跳起来,他一心一意正在准备把这块巨石推下去,把怪物砸扁,不想被怪物拖动石头,随着石头一起掉入坑中!

    米修斯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本来自己刚才和怪物拼斗的时候,力气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后来又搬了不少的石块砸怪物。此刻他浑身无力,熔岩之魄也没有拿在手中,而是放在坑的一边。这样掉到坑里,无疑是给怪物送去午餐。

    他拼命用最后一点力气,逮住了坑边的一把草,可是只是微微的停顿了一秒钟,米修斯就抓着那把救命的野草掉入了坑中。怪物碧绿色三角形脑袋上的血红色瞳仁,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张开的血盆大口,锯齿一般的獠牙,闪动着幽冷的光芒。

    米修斯拼命的把双手和双脚叉开,希望不要一下子掉到怪物的肚子里面,看着怪物尖利闪动寒光的牙齿,他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噗通”,米修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怪物的头上。米修斯下意识的用手抓着怪物身上的鳞甲,可是光滑的鳞甲滑不留手,米修斯扯掉了几片已经被石块砸的藕断丝连的鳞片,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怪物修长的蛇颈。

    米修斯还在纳闷,为什么怪物一动不动,并没有趁机把自己这份午餐吃下去。他小心翼翼的紧紧抱住怪物的蛇颈,看着怪物,随时准备逃命。

    怪物血红色的眼睛仍然恶狠狠的瞪视着,只是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气,嘴角流血,终于怂拉着脑袋不动了。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米修斯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劫后余生,他额头的汗水已经瀑布汗一般流了下来。刚才掉入坑中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即将变成怪物的午餐。现在不由气喘吁吁的趴在了怪物的身上,也没有着急出去,他身上已经大汗淋漓,就这样趴在怪物身上休息。

    过了半响,米修斯才感觉恢复了一些力气,慢慢地从怪物身上站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天空,这里离坑口还有一段距离。

    “有没有人啊,过来帮一把啊!”

    米修斯发声大喊,“有没有人啊|,过来帮一把|”奥特山谷中,回荡着他的声音。

    耸耸肩,他也知道,这个山谷一向少有人迹,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这里修炼武技。看来想指望别人是不太可能了,尤其是最近,由于怪物的传说,很少有人进山。况且现在正在发生的战争,离这里并不太远,所以大家没有事情,都不会进山。

    他拍了拍怪物的头:“怪物,也不知道你是什么魔兽,果然很诡异,好在你的实力还不算太好,否则我今天可能就变成午餐了。忙了半天,肚子都饿了,看你这个样子,味道也不能好。”

    米修斯又休息了片刻,感觉力量恢复了大半,搬动蛇头,希望把蛇头搭在坑上,离坑口近一些。

    他所在的地方,离坑口还有两米多,这个坑是为了捕捉大型的野兽挖的,不仅很大,而且很深,费了他好几天的时间才挖成。今天他看到怪物过于强悍巨大,才把这只怪物引到这里。坑中充满了血腥味,怪物的鲜血,流满了坑底。忍着刺鼻的血腥气,米修斯搬动怪物的长颈,把怪物的头搭在坑壁上。可是一松手,怪物的头又怂拉下去,米修斯双臂酸疼,摇摇头。

    他从怪物身上爬了下去,在流满鲜血的坑底,拿了一根木刺。这种木刺被怪物压倒了几根,米修斯拿了一根,背在身上,用绳索绑在身上,爬上怪物的身体。

    他把一支木刺放在怪物的头上,一头支撑在坑壁上,慢慢地爬上木刺。木刺有一米多长,米修斯爬上去手已经可以够到坑口,双手搭在坑口,爬了上去。

    “好家伙,还真费事,不知道值多少钱,得去找镇长帮忙。”

    米修斯一皮股坐在坑边的地上,喘息着,掏出一块手巾,擦着满头的大汗。此时他才感觉到口干舌燥,从旁边的灌木上,摘了一把浆果,放在嘴里面嚼着。他躺在坑边的草地上,等待恢复体力。怪物已经死了,他也不用着急,干脆躺在草地上一颗浆果灌木下,吃着浆果休息。

    “这是一只什么魔兽?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看怪物的头颈,是蛇,可是身体却是蝎子。蛇头、蛇颈、毒信、毒气、蝎身、蝎尾、蝎钳、蝎足,可能把吟游诗人吓疯的,就是这种怪物了。只是,从来没有在奥特山看到过这种怪物,甚至柏瑞文也没有提起过有这种魔兽。那么,这种怪物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咆哮群山的外围呢?”

    在脑海中回忆着所有镇长和老佣兵柏瑞文,以及巫女喀秋莎告诉自己的魔兽种类,他并没有找到这种魔兽的哪怕是一点点影子。

    “难道是新类型,或者是极其罕见的魔兽?又或者是变异的种类,也许是杂交的魔兽,难道是蛇和蝎子交和产生的新种类?”米修斯一肚子疑问,而这种疑问他只能去问柏瑞文或者喀秋莎。

    一年前,晕倒在奥特山树林里面的米修斯,被奥特镇的镇长索罗捡了回去,大概是看他与众不同,索罗给了他很多帮助。他清醒以后,几乎什么都不记得,甚至连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大脑中一片空白。

    索罗给他起了一个名字,米修斯,并且让他在奥特镇住了下来。

    米修斯居住在奥特镇,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个,有着黑色笔直的头发,黑色幽深如同夜空眼睛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吟游诗人的口中,他知道,即使是踪迹遍布三大陆的吟游诗人,也没有见过自己这样的人类种族。

    虽然他是这样的与众不同,但是奥特镇上淳朴的镇民,并没有排斥他,而是对他极为友好。

    米修斯租住了一间小屋,和他同在一个院落的是左腿有些残疾的老佣兵柏瑞文,这位老佣兵经验丰富,见闻广博,和镇长索罗是好朋友。因为腿受伤,也因为年纪大了,柏瑞文不能再去做佣兵,留在了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虽然没有了记忆,不过米修斯体质极好,而且身上还有武技,只是这些武技并不高明。柏瑞文经常和米修斯一起进山猎取魔兽,因为柏瑞文的腿脚不好,镇上没有人愿意和柏瑞文搭伴。米修斯并不在乎,他一向很照顾这位残疾的老佣兵,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即使是进山打猎,他也每次都把所得分一些给柏瑞文。所以当柏瑞文提出要和他一起去猎取魔兽的时候,他很愿意带着这位老人。

    和野兽相比,魔兽的价值远远的超过了野兽,当然,危险性也远远比野兽大的多。每年丧生在魔兽口中的冒险者和佣兵,武士和魔法师,不知道有多少。

    在猎取魔兽的旅途中,米修斯发现柏瑞文不仅仅没有给自己带来麻烦,而且给自己很多的指点和帮助。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就成为了最佳拍档。柏瑞文也发现了米修斯的武技天赋,开始教授他武技。

    在草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想了很多东西,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小镇和小镇上的人。尤其是镇长索罗和柏瑞文,都给予他太多帮助。只是,自己到底是谁,以前的记忆是否还能恢复呢?

    看了一眼坑中的魔兽,应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怪模怪样的让他心中暗暗疑惑,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米修斯用树枝把坑盖上,以免自己的猎物被其他野兽捡了便宜。

    围着陷阱转了三圈,拍拍手,米修斯嘀咕着向山下跑去。这样一只大怪物,他自己没有能力拿出来,只能回奥特镇找人帮忙。

    “米修斯大哥,快过来!”

    米修斯刚刚下山,就被一群孩子连拉带推的,拽到一堵小小的矮墙后蹲下,其中一个孩子还嫌不够,在他头上狠狠压了一下,让他不要抬头。

    “你们这群小鬼头,搞什么东西?你们在玩什么,我可是没有时间和你们玩,我还有事情要做。”

    米修斯刚刚收拾了一个怪物,知道这种稀有的魔兽一定价值不菲,心情不错,拍了下那孩子的皮股:“是不是又闯祸啦?”

    “嘘|”

    一个满脸雀斑的男孩手指紧紧贴着嘴唇,脸上满是紧张和不安。

    旁边的女孩更夸张,直接用一只沾满了灰尘的小手,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捂在了他的脸上:“别出声,收租的巫女又来啦。”

    女孩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在满村找你呢,现在正在镇长家里,全镇人都躲了起来。”

    “啊!”

    米修斯一听到‘收租巫女’这四个字,吓得一缩脖子,眼睛立时眯了起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完全没了刚才和怪物战斗时那份从容和胆气。

    “凯丽,妳可不要吓我。她、她、她怎么又来了!不是上个星期才来过吗?”

    “米修斯,臭小子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混蛋、骗子、没信用的小子!穷光蛋、笨蛋、不是男人的家伙!专门骗人的骗子,躲躲闪闪的胆小鬼,快给我滚出来……”

    镇子中央突然传出来一个女人高昂洪亮的骂声,这是几乎能让所有生物都望风披靡的女高音,甚至连远处的树木,也似乎在声音中瑟瑟发抖。

    “砰……,哗啦……。”紧接着就听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似乎碎了一地。

    “完了,这次是镇长家的瓦被她吼下来了。”

    那个满脸雀斑的男孩调皮的吐吐舌头:“每次她来,镇长家都要倒霉,上周是房门倒了,上个月是牛棚塌了,再上个月母鸡疯了……”

    “德里,不许胡说!”米修斯拍了一下那男孩的头,周围的孩子们都不怀好意的偷偷笑起来。

    “米修斯大哥,你究竟欠她多少钱啊?”好奇心害死猫,德里冒着头再被拍的危险又问了一句。

    “米修斯,小混蛋,你给我滚出来,我看到你了!”没等米修斯回答,那女高音又喊叫起来。

    “咩|”,大概镇长家的羊又受到了惊吓,竟然有一只连蹦带跳的蹿过来,弄了米修斯和孩子们一身羊毛。羊羔疯狂的从几个人身边蹿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跑向远方。

    “好,你不出来是不是,你再不立刻出来,我就把你的房子拆了,让你以后住狗窝。”

    洪亮清脆的女高音第四次爆发:““我告诉你,躲起来也没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躲到那里我都能找到你,不要忘记我是干什么的,给你一个机会,马上出来,否则我就念咒语了!”

    “别、别……,喀秋莎大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米修斯听到喀秋莎要拆房子,他还忍得住,可是听说喀秋莎要念咒语,他猛的从矮墙后站了起来,无可奈何的走了过去。孩子们猝不及防没拉住,在后边一个个急的直跺脚。

    “好啊,你们这群小鬼头,你们还帮他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流瀑一般绿色的长卷发,如同奔涌中激起朵朵浪花的河流,一顶尖尖的黑色高帽子,尖尖的下巴衬托出一张妖艳充满巫气的面庞。一个女人如同空气一样,突然出现在米修斯的面前,碧绿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两只修长的纤纤玉手,掐着纤腰,似乎想咬米修斯一口。

    女人碧绿色的眼睛,让米修斯想起了蛇蝎怪物,不由得不寒而栗。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带着浓重的巫气和诡异,让人敬而远之。

    米修斯也不得不承认,喀秋莎的确很漂亮,那是一种妖艳的漂亮,极具巫气的面庞和眼睛,尤其是尖尖的略长的下巴,更加衬托出这个巫婆的气质。雪白色的长袍上,描绘着血红色奇异的符箓,仿佛那些符箓是用鲜血画成的。喀秋莎的手中,还拿着一串婴儿拳头大小的骷髅,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巫女。

    对这个漂亮的巫女,奥特镇的人一向是敬而远之,除了有不得已的事情,没有人敢惹她。不过没有人敢当面叫喀秋莎巫女,而是很尊敬的称呼喀秋莎一声|“魔法师小姐”。

    孩子们被喀秋莎吓的一轰而散,有义气的德里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米修斯大哥,我去叫人来救你。”

    米修斯人畜无害的笑着,看喀秋莎大姐冲过来,他双手一摊,“大姐啊,妳不是上周才来过吗,我现在可是没钱还妳啊。不信妳看,我全身上下,值钱的就是这把剑了。”

    “米修斯,你这个混球、骗子、没信用的小子。穷光蛋、笨蛋、不是男人的家伙。专门骗人的骗子,躲躲闪闪的胆小鬼!”

    喀秋莎的嘴,如同机关枪一样,滔滔不绝,不厌其烦的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嘴皮子利落得让米修斯怀疑她其实是吟游诗人出身,要不然就是天天做梦都在背这几句话。

    喀秋莎掐着腰道:“我问你,上周你给我的那个破瓶子,究竟是谁家小孩的玩具,竟敢骗我说是古董!”喀秋莎的手指几乎都要点到了米修斯的脸上。

    “喀秋莎大姐,妳看,我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骗妳呢。那个瓶子,是一位吟游诗人送我的,他的确告诉我说是古董啊。”

    米修斯一面侧脸闪避喀秋莎的纤纤玉指,一面在心中暗道:“完了完了,竟然被她发现了。”

    “放屁!”

    喀秋莎怒吼了一声,这两字出口,随着怒吼刮起的风,咆哮着掠过米修斯的面庞,他只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脸上有些疼痛,他心中苦笑,这修炼过魔法的巫女就是厉害啊。

    “我告诉你,米修斯,今天你要再拿不出来点什么像样的东西,我就把你的行李扔到狗窝里面去!”喀秋莎作势又要冲向米修斯那可怜的小木屋。

    米修斯一把拉住了巫女喀秋莎:“有话好说,喀秋莎大姐,消消火。我可从来没想过骗妳,妳看,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假的,都是那该死的吟游骗子坑了我。”

    米修斯一副无辜和义愤填膺的表情,让人不由得不信,他委屈的说:“大姐,妳也看到我现在的情况了,我实在没钱,要不,妳把熔岩之魄拿回去吧,我本来也不是有意惹妳这把剑的。”

    米修斯把熔岩之魄递到喀秋莎的面前,他当然并不是真的舍得舍弃熔岩之魄,不过他心中有谱,知道喀秋莎不会把熔岩之魄拿走,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

    “你还敢说剑?”

    喀秋莎碧绿色的眼睛愤怒的盯着米修斯,柔嫩的嘴唇已经扭曲了:“你,你……,要不是你把血滴到我的宝贝剑上,牠怎么会跟了你。”

    米修斯一脸的无辜:“我不也是故意的,是妳让我做实验的嘛。而且,我也没拿到实验费。”说到这里,他的表情更加无辜,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是被冤枉了,又有苦说不出的孩子。

    “就是你!我让你滴,你不滴,不让你滴时,你又偏偏滴,而且还弄到熔岩之魄上。啊……,我心爱的熔岩之魄啊,那可是我最最心爱的剑!”

    喀秋莎幽怨的盯着米修斯手中的熔岩之魄,她的两只纤纤玉手,用力的拧着自己的魔法袍,把好好的魔法袍,拧得如同被大象用脚来回踩过一百次。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但是干打雷,不下雨。

    米修斯非常无奈的挠着头,不知道对这个巫女怎么办,自己怎么就惹了那么个要命的主。

    “嘶|”从山上传来一阵奇异的声音,虽然细若游丝,可是音波荡人心魄。米修斯的脸色一变,糟了,那怪物竟然没死!他大惊失色,自己明明看到牠已经没有气了,怎么可能没有死,如果被牠跑出来,小镇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遭殃。

    扔下喀秋莎,米修斯急急忙忙向陷阱跑去,他要看看,那只怪物是不是又复活了。虽然在心里认为不可能,不过如果怪物真的复活,那麻烦就大了。

    “什么声音?”

    喀秋莎问道,她的哭声来的快,收的也快,好像翻书一样,连擦都不用擦,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泪痕。

    “我刚在山上遇到个怪物,把牠弄陷阱里打死了,可是现在好像又活过来了,我得立刻去看看!”米修斯一边飞快的向山里跑,一边大声的回答。

    “你给我回来。”

    喀秋莎虽然是女人,可反应一点不慢,跑的比米修斯还快,纤纤玉手一把就把他给逮住了:“你又想找个借口逃跑是吧!”

    “不是,哎呀,我的大姐,真的有怪物,蛇头蝎子身体,有两个大钳子,还有钩尾和许多只脚,厉害的要命。干脆,把那只稀有的魔兽,给你抵债算了,一起去吧。”

    米修斯被喀秋莎死死的逮住,一时间走不掉,心中大急道:“那家伙要是跑出来,镇子里的人可就倒霉了。”

    “你说什么?”

    喀秋莎碧绿色和那只怪物颜色一样的眼睛,突然闪闪发光:“你说是蛇头蝎身的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