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巫女与怪物

    更新时间:2018-09-15 07:15:16本章字数:6071字

    米修斯一把拉着喀秋莎,向山里跑去,一边说着:“是啊,我不是想逃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妳跟我一起去,这样放心了吧。”

    “真的是蛇头蝎身?是不是碧绿色的,是不是身上有鳞甲?”喀秋莎两只碧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似乎非常兴奋。

    米修斯并没有回头,所以没有看到喀秋莎的极度兴奋,不过从喀秋莎的口气中,他也听出这位巫女的兴奋之意。他想了想,这位巫女对魔兽有着极高的热情,来者不拒。那么如此一只诡异的魔兽,应该可以要一个好价钱。

    “是啊,喀秋莎大姐,妳知道那是什么魔兽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那是什么魔兽?”

    “呵呵,我只是听说过这种魔兽,并没有见过,据说是已经消失了很多年的东西,人们都已经忘记了。这种东西叫碧蛇魔蝎,你怎么可能杀死一只碧蛇魔蝎?”米喀秋莎有些奇怪。

    “什么是碧毒魔蝎?那是什么东西,是什么魔兽?”米修斯疑惑的看着眼睛熠熠生辉的喀秋莎,虽然尽量保持着脸色的平静,喀秋莎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

    米修斯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被喀秋莎突然转变的神情吓了一跳。然后想起喀秋莎刚才的话,非常不满的问:“我为什么就不能杀死一只碧毒魔蝎,妳什么意思,那只魔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轻轻松松就把牠搞定了。其实……”

    “快、快、快,我们上山去看看。”喀秋莎现在是逮住米修斯的手向山里跑去,打断了米修斯的话,拉着他放开速度向山上狂奔。

    米修斯被拉的踉踉跄跄,跟在后面嘀咕着:“没想到一个女人还能跑那么快。”

    “你说什么?怪物究竟在哪边?”喀秋莎似乎很着急,根本没留意他在说什么,一心想快些找到怪物的踪影。

    “就在那边。”米修斯一指左前方的树林,喀秋莎“嗖”的一声,带着他就蹿了过去。

    “我的神啊,妳会加速就了不起啊!”米修斯无奈的在后面狼狈的被拖着,不过他不得不承认,会魔法就是牛。

    “米修斯,你又骗我!”

    米修斯的耳朵里灌满了幽怨的女高音,喀秋莎看着空空的树林,激昂的女高音再次传来:“在哪里啊,什么都没有!”

    四周的明眸树“哗哗……”的一阵乱颤,似乎在表达着不满,无数的眸子注视着二人。

    “小心!”

    米修斯突然心生警兆,鼻子中嗅到一股淡淡的腥膻之气,一抬头,看到一只碧蛇魔蝎,站在明眸树上,在喀秋莎的头顶,正高举着大钳扑下,并且喷出一口碧绿色的毒气。这只碧蛇魔蝎显然并不是刚才被自己杀死的那一只,从体型上还要大一些,毒气也比刚才的那只要猛烈的多。

    “轰”的一声,碧蛇魔蝎像稻草一样,被喀秋莎身后陡然出现的石墙,撞飞出去,栽倒在地上恶狠狠的看着二人。

    “啧啧,还真的是碧蛇魔蝎,真是让我意外。”

    喀秋莎似乎完全没有把遇到偷袭的事情放在心上,看着地上的碧蛇魔蝎,碧绿色眼睛里的光芒更加明亮:“可惜可惜,级别还是太低了,这次一定要抓一个活的。哎,米修斯,大笨蛋,这个是不是你遇到的那只碧蛇魔蝎。”

    摇摇头,米修斯看出这只碧蛇魔蝎比自己遇到的那只更加厉害,如果自己遇到的是这只怪物,不知道是否还有命回奥特镇。

    “不是这只,那只已经死了,死的不能再死,这是另外一只,比我遇到的那只还要大一些。大概牠是来寻找同伴的,被妳遇到了。”

    碧蛇魔蝎被一面石墙压在下面,石墙上面还有无数巨大的石块,“嘶|”,牠怒吼着,奋力把身体上的石块向上掀起。只是那些石块太过巨大沉重,一时间牠也不能够掀起。

    米修斯一阵沉默,虽然他知道喀秋莎的魔法很厉害,是附近鼎鼎大名的巫女。之所以大家背后不称呼喀秋莎魔法师,而是巫女,那是因为喀秋莎独自住在奥特镇外,奥特山一个高高的山顶上。在那里有一座尖顶的鬼堡,偌大的一个鬼堡里面,只有喀秋莎一个人居住。

    那个古堡里面原来没有人,而且是一个鬼堡,从来没有人敢去那里。许多去那里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古堡中间出现了一个妖艳的魔法师,而且这个魔法师身上充满了巫气。

    喀秋莎突如其来的出现在鬼堡,并且在鬼堡居住了下来,由于她神秘和诡异的行为,而且独自居住在鬼堡内安然无事,大家背后叫她巫女。但是并没有人排斥喀秋莎,因为喀秋莎是在一次瘟疫流行的时候,来到了奥特镇,并且救治了奥特镇的镇民,阻止了瘟疫的流行。

    相比于附近其他村镇,奥特镇很幸运,因为喀秋莎这个巫女的出现,活人无数,并且彻底消除了瘟疫。从那个时候起,喀秋莎就居住在鬼堡里面。镇民虽然邀请她进入奥特镇居住,并且愿意无偿提供住所,可是喀秋莎还是愿意住在鬼堡里面。但是她也有一个要求,任何人不得进入她居住的鬼堡。

    米修斯没想到喀秋莎,竟然一下就把自己费了半天力气,引到陷阱里面才能杀死的怪物,轻易压制的不能动。本来对魔法无所谓,一直注重修炼武技的他,此时终于明白了魔法师为什么在各个大陆,身份那样的尊贵。

    “喂,米修斯,你这臭小子,运气不错啊,竟然发现了这样的宝贝。”

    喀秋莎笑的合不拢嘴,转过头,“既然那个已经死了,只能勉强顶你以前欠我的房租和利息,不过熔岩之魄嘛,你还是要还钱的。”

    “什么?”

    米修斯听喀秋莎说自己欠的房租和利息,可以用一只死了的碧蛇魔蝎顶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位巫女可是一向只认得钱,不认得人,一点点小钱都算的明明白白,斤斤计较。

    现在这位巫女喀秋莎,肯让他用死的魔兽来顶账,米修斯不禁呆住了,心中暗道:“就那么个死怪物,能顶半年的房租加利息?老天,以前的债务,半年的房租加利息可是五百个金币啊!”

    本来是没有那么多的,不过喀秋莎利上滚利,加上可以和黑市高利贷一般的利息,米修斯自己已经不清楚,他到底欠喀秋莎多少钱了。他一直怀疑,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还清这个巫女的钱。米修斯还清楚的记得,喀秋莎摆着一张吃亏上当,痛苦不堪的臭脸,幽怨已极的给自己算利息的表情。似乎吃亏的不是米修斯,而是她,仿佛被坑的也不是米修斯,而是她这位尊贵的魔法师。

    不过米修斯马上想到,他手里这把剑,竟然要每个月还五十个金币的利息,本钱更是高达一万金币。自从米修斯听到,喀秋莎那柔嫩红润的嘴,说出这个价钱以后,他就明白,自己这辈子是卖给这个贪心的巫女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巫女会突然那么慈悲,不仅把利息免掉了,连半年的房租也不要了。这绝对不是巫女的性格,里面绝对有问题。想到这里,米修斯怎么可能不和这个把自己一辈子都买了去的巫女,好好的讨价还价。

    他委屈的如同被割肉一样,叫道:“什么,喀秋莎大姐,妳可是最最尊贵的魔法师,怎么能够如此没有风度。妳看看,这是什么,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碧蛇魔蝎,是超级的魔兽,而且还是一只死的,一只活的。妳怎么可以占我这种小人物的便宜,我的神啊,看看现在的魔法师堕落到什么地步了!”

    米修斯双手放在额头上,痛心疾首的看着喀秋莎,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知道在这个世界,神是高高在上,备受景仰的存在。甚至神权大过王权,即使是帝王,也不敢不敬神灵。

    魔法师号称最接近神灵的人,虽然各个魔法师信奉的神灵不一,可是无论信奉什么神灵,都不能对其他神灵不敬,亵渎神灵是要被活活烧死在火刑柱上的。而此刻米修斯虽然没有提及哪个神灵,可是他提起了神,所有人必须表现出绝对的恭敬。

    “愿众神保佑,米修斯,你想怎么样?”喀秋莎也把双手放在额头上,这是对神的礼敬。

    随之,她怒吼了起来:“小混蛋,不要忘记,这只碧蛇魔蝎,是我制住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喀秋莎大姐,如果没有我,妳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有碧蛇魔蝎,如果我没有带妳过来,妳怎么可能遇到碧蛇魔蝎,如果妳没有遇到碧蛇魔蝎,妳怎么可能制服牠?人不可以无耻到妳这种地步。作为神的宠儿,最接近神祗的,尊贵的魔法师,妳怎么可以过河拆桥呢?”

    米修斯叹息着摇头,似乎对喀秋莎作为一个魔法师如此堕落,感到无比的痛心。

    喀秋莎脸色很不好看,她刚刚准备说一些什么,“轰”的一声,被巨石压在底下的碧蛇魔蝎,终于掀开了身上的巨石。牠跳了出来,并没有攻击喀秋莎,而是飞快的向密林里面逃跑,只是这飞快的速度,实在慢了一些,受伤的碧蛇魔蝎,只能慢腾腾的爬行。

    回头看了一眼碧蛇魔蝎,喀秋莎似乎并不着急,仍然在那里瞪着米修斯。那头逃跑的怪物,已经受伤,口中流流血沫,速度已经没有原来那样快。

    “咳咳,喀秋莎大姐,我必须提醒妳一声,妳可爱的魔兽,碧蛇魔蝎正在逃跑,如果妳还瞪着我,牠跑掉了,这个损失不要算在我的头上。”

    喀秋莎的无理辩三分,米修斯深有体会,事先给喀秋莎一个警告。

    喀秋莎忽然微微一笑,这一笑让米修斯全身不舒服,心中暗自警惕。喀秋莎微笑看着他:“米修斯,既然你说碧蛇魔蝎是你发现的,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喏,大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把这只魔兽给我抓来,以前的债,除了熔岩之魄,其他的就一笔勾销,而且熔岩之魄的利息,我可以免收一年。怎么样,机会可是给你了,要抓紧哦。”

    米修斯看了看喀秋莎,又看了看正在逃跑的碧蛇魔蝎,心里非常的矛盾。他当然想摆脱这位人见人怕巫女的魔爪,不用一辈子欠喀秋莎的债。可是他并没有信心,去对付比刚才更加强大的一只碧蛇魔蝎。

    “嘎嘎、嘎嘎……”喀秋莎怪笑着,挑衅的看着米修斯。

    “米修斯,你可是一个武士啊,拿出作为武士的尊严吧,面对肆虐的魔兽,让牠逃走,可是违背了武士的精神啊。”

    碧蛇魔蝎一边逃跑,一边回头张望,看到二人都站在原地没有动,血红色的目光中露出迷茫。牠已经受伤,虽然拼命逃跑,但是跑的并不快。如果不是这样,牠已经消失在密林中了。刚才的巨石,不仅仅撞伤了牠,而且压的牠骨头几乎断裂。现在只能缓慢的向密林中奔逃,见到二人没有追过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皱着眉,米修斯摸了摸下巴,光滑的下巴上,并没有胡须,甚至可以说,还没有长胡须。他不知道自己的年纪。不过看上去还是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摸下巴,好像是一种习惯。

    眼看着碧蛇魔蝎就要钻入密林,消失在眼前,米修斯目光炯炯的盯着碧蛇魔蝎心想:“这只怪物已经受伤了,看起来伤势还蛮重,连跑都跑不动了,自己可能有机会搞定这只怪物。如果逮住这只怪物,无论死活,都可以抵消以前的债务,最重要的是,手里的这把熔岩之魄,可以白用一年,不用给什么利息了。”

    想到这里,他已经准备行动,不过仍然说了一句:“大姐,妳是一位尊贵的魔法师,要有魔法师的风度。这样吧,我去给妳把这只怪物搞定,妳就把熔岩之魄也给了我吧,反正牠已经在我的手中,妳也用不了牠。

    喀秋莎冷笑道:“你倒是会打主意,即使我无法用熔岩之魄,也可以拿去卖掉,至少可以卖两万金币。算你一万金币,已经便宜了。想我把熔岩之魄白送给你,门都没有,如果你不去抓牠,那可是没有机会了。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去,以后不要和我讲条件。”

    “一、二……”

    喀秋莎数数的速度,至少比逃跑的碧蛇魔蝎要快的多,以她本来说话就如同机关枪一样的速度,米修斯怀疑碧蛇魔蝎还没有迈出一步,喀秋莎的数就已经数完了。

    比喀秋莎数数的速度更加快捷的,是米修斯的脚步,他已经飞快的拿出了熔岩之魄,跑向了碧蛇魔蝎。他打定主意,先利用熔岩之魄烧烤这只已经受伤的魔兽,然后缠斗,消耗碧蛇魔蝎已经不多的体力。他就不相信,自己就无法搞定一只已经受伤,连跑都跑不动的家伙。

    他远远的就挥动熔岩之魄,一团火焰直奔碧蛇魔蝎的脚。米修斯准备废了怪物的脚,看牠还怎么逃。碧蛇魔蝎巨大的身体下面,有八只脚,其中有一些已经受伤了,所以跑不快。

    看到米修斯攻击自己,“嘶|”碧蛇魔蝎绝望的吼叫了一声,牠并不知道米修斯的实力,刚才牠已经被喀秋莎吓坏了。看到米修斯是和喀秋莎在一起的,下意识中认为米修斯和喀秋莎一样厉害,发出了绝望的吼叫。

    米修斯围绕着碧蛇魔蝎,提防着牠的毒气,那毒气实在是很厉害,如果被毒气袭击到,他恐怕就去见神了。他抖动手腕,让熔岩之魄燃烧起火焰,一团团拳头大小的火焰,袭向怪物的八只脚。

    “嘶|、嘶|”

    碧蛇魔蝎发出细若游丝的吼叫,音波震荡,冲击着米修斯。米修斯退了几步,他没有想到碧蛇魔蝎还会音波攻击。这阵音波,让他心中郁闷,如同被重锤重重的在心中敲击着。

    “嗨|”米修斯发出怒吼,让胸口的郁闷随之排除。提起剑跳了起来,一剑狠狠的向蛇头劈了过去,碧蛇魔蝎已经挑起他心中的战意和骨子里的骄傲。

    袭向碧蛇魔蝎脚上的火焰,被碧蛇魔蝎的钩尾挥动着扑灭了,那些火焰还是太微弱,并没有能够伤到怪物。经过一番忙碌,碧蛇魔蝎的口中,又吐流血沫,看来刚才被喀秋莎伤的不轻。一偏头,碧蛇魔蝎张开血盆大口,一股碧绿色的毒气,直奔米修斯的面庞。同时牠的钩尾,狠狠的刺向米修斯的腰部。

    米修斯身在空中,已经无法躲避毒气,只能把熔岩之魄全力燃烧起来,火红色的火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火墙,阻挡了毒气,瞬间就把毒气蒸发了。一扭身,他把劈向蛇头的剑,重重的劈在蝎尾的钩子上,身体被振的飞出去老远,砸在了一颗明眸树上,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米修斯痛苦的看着碧蛇魔蝎,刚才的拼斗,也让碧蛇魔蝎不好受,口中的血沫,流的更加多了。

    “嘶|、嘶|”

    碧蛇魔蝎趁机发出音波攻击,牠现在内伤颇重,被喀秋莎的石墙撞的七晕八素,同时被一大面石墙,拍在身体上,压在下面。牠已经受了内伤,甚至连八只脚中的几只脚的骨头都受伤了,这也是牠无法跑快的原因。

    音波一阵阵激荡着袭向米修斯,碧蛇魔蝎也没有想到和那个厉害的魔法师在一起的米修斯,如此轻易就被自己击败了。

    米修斯在地上抓了两团泥土,塞入耳中,米修斯大声的长啸着,再次向怪物冲了过去。他发现碧蛇魔蝎的行动不便,干脆冲到碧蛇魔蝎的身后,蹲下来用熔岩之魄连烧带砍,奔着怪物的八只脚袭击。

    碧蛇魔蝎用巨大的尾巴,不停的拍动着,扭动着三角形的脑袋,血红色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机。只是在牠面前的米修斯有些渺小,尤其是牠受了伤,行动没有以前自如快速,就给了米修斯可趁之机,米修斯趁机用熔岩之魄在碧蛇魔蝎身上,刺出了几处伤口,并且不断的用火焰攻击碧蛇魔蝎。

    碧蛇魔兽每抽打一下,口中的血沫就多了一些,牠喘息着,看着远处的喀秋莎。牠知道,如果喀秋莎再过来,自己是无法抵挡她一击的。

    牠不明白,为什么喀秋莎没有过来攻击自己,而是让这样一个蹩脚的人来攻击自己。如果是在平时,牠自然不会把米修斯放在眼里。以米修斯这样的武技,还不是牠的对手。只是现在牠自身难保,远处喀秋莎正笑眯眯的看着牠。

    米修斯上蹿下跳,躲避着蝎尾的攻击,他身法很快,虽然还没有修炼出斗气,不过身手灵活。尤其是熔岩之魄的火系魔法,让碧蛇魔蝎不能不顾忌,转眼间身上又添了几处伤口。

    碧蛇魔蝎最顾忌的不是米修斯,毕竟米修斯暂时无法给牠造成太大的伤害,牠顾忌的是喀秋莎,那个一击就几乎杀死牠的魔法师。牠不认为喀秋莎会放过自己,如果自己对付了面前这个人,那个魔法师一定会过来,再次攻击自己。牠可以对付米修斯,可是对喀秋莎,牠一点把握也没有。

    对在自己身体下面攻击自己八只脚的米修斯,牠身上的武器无疑更多,米修斯手中只有一把剑。碧蛇魔蝎的武器有毒气、牙齿、钳子、钩尾,每一样都可以要人的命。

    碧蛇魔蝎如果没有受伤,行动不灵活,甚至牠的一只钳子,已经怂拉下去,软绵绵的垂在一边,牠早就把米修斯杀死了。

    米修斯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熔岩之魄上,火焰升腾起来,火焰熊熊燃烧,他持剑直奔碧蛇魔蝎正在咬过来的血盆大口。米修斯也火了,怪物都被喀秋莎伤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还被压着一头。他骨子里的傲气,勃然喷发出来。碧绿色的毒气,不停的从碧蛇魔蝎的口中喷出,四周形成了一个碧绿色的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