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火元素精灵

    更新时间:2018-09-15 07:15:16本章字数:6019字

    前些时候,米修斯从喀秋莎的鬼堡里面,偷偷的拿了一本薄薄的魔法书,准备卖掉换钱。他已经卖了不少从鬼堡拿出来的东西,不过他发现,那些东西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又回到喀秋莎手中。

    当然,他身上的债务,也就又增加了一笔。所以这次米修斯没有着急去卖掉魔法书,他准备有大集市的时候,去远一些的地方卖掉,以免被喀秋莎发现。

    米修斯想起来,自己到现在还没有看过那本魔法书一眼,看来是不能把那本魔法书卖掉了,还是留着自己修炼吧。如果能够修炼出喀秋莎那样牛的魔法,即使是十只怪物,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以后他也不用面对巫女那副债主的脸了。

    米修斯回到镇上,刚刚拉开家门,正撞上镇长那张干枯如树皮般的脸,两人顿时像撞到鬼一样弹开。

    “索罗,你怎么悄悄藏在我家!你搞什么啊?。”看着缺了一颗牙的正冲自己嘿嘿直乐的镇长,米修斯心里一阵发毛。

    “你就这样一直蹲在我家门里偷偷地看外面?”

    “你这臭小子,给大家添多少的麻烦,还敢说我偷偷地看!”

    收起讪讪笑脸的镇长索罗,突然伸手向米修斯头顶拍去:“偷偷地看?我是关心你这个臭小子!”

    米修斯撇撇嘴:“还说关心我,那个巫女在村里叫了那么久,都没人出来看我一眼,那个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出来替我解围?”

    摸着被镇长拍的生疼的头,米修斯龇牙咧嘴:“索罗老爹,拜托,你不要每次有事就躲到我家来好不好,我也有隐私的。”

    “你还有隐私?除了你那个师父还有一个破箱子,你看看你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称之为隐私的?你这个院子里面,除了水缸,还有什么东西是带盖子的?”

    索罗斜着一双老眼,面带嘲讽的扫视着修的房间:“那个巫女要是看到我家有人,就不是碎几块玻璃,掉几块瓦,疯几只鸡那么简单了吧。”

    “算我怕了你了老爹,这次又有什么事啊?”米修斯一脸的无奈,看着自己空空如也,家徒四壁的屋子,手更加卖力的在头顶挠着,好像真的很痒。

    “我家的玻璃钱,什么时候还啊?还有,我家的母鸡营养费、医疗费、误工费,还有,这次掉的瓦片?”索罗翻翻老眼面不改色的问道。

    “什么?母鸡还有误工费?”

    米修斯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遇到一个喀秋莎还不够,这镇长怎么也变得和喀秋莎一样,开始贪财敲竹杠了!

    “我家母鸡每天要生蛋,因为你被巫女吓得疯了,到现在一直不下蛋,这就是误工费。还有,上次的玻璃,大上次的院墙,这次的瓦片,对了,我家的羊,今天因为你,被吓跑了一只。如果你不能把羊给我找回来,这笔账也是要算的。”索罗说的一本正经,米修斯就从来没见他那么严肃过。

    “索罗老爹,看起来最近你真的很需要钱啊。”米修斯突然笑了,笑得无比天真无邪。

    “停!我跟你说,你别笑了。你小子一那么笑,就没好事。”索罗见到他的笑容,说个不停的嘴就像装了被塞了草,戛然而止。

    “老爹,你这么说我会很困扰的,我可是真的找到赚钱的办法了,你的损失,我一定会补偿给你的。”米修斯眨动着无辜的眼睛,继续看着着村长。

    “不过嘛,索罗老爹,你得先帮帮我。”

    “米修斯你又来,每次你找我帮忙,都没有什么好事情,你怎么不去找你师父帮助你?”

    米修斯很天真的看着索罗:“老爹,你忘记了,我师父出门了,最近回不来。不然我何必麻烦你,找你帮忙呢。”

    索罗挥动着一双青筋爆满的大手:“说,这次你想怎么坑我?”他警惕的盯着米修斯,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不信任的气息。

    “来,老爹,先坐下来,听我慢慢和你说。”米修斯好像根本没感觉到索罗的怀疑一样,推着索罗,把他按在凳子上。

    “是这样的,今天我在奥特山里,遇到了一只怪物,喀秋莎大姐看上了那种怪物,她让我帮她抓怪物还债。你想啊,如果我多抓几只怪物,不就可以补偿老爹你的损失了吗。何况,我们何必去理睬巫女,抓到怪物,我先卖了补偿你的损失,你看怎么样。”

    “抓怪物?”

    索罗摇晃着没有几根头发的脑袋,拍着自己光秃秃铮亮脑门:“去哪里抓怪物,抓什么怪物?”

    米修斯叹口气:“是啊,我也被这个问题困扰啊,今天我见到了以前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的怪物。你也知道,野兽、魔兽什么的,我也猎取了不少,不过真的从来见过这种怪物。嘿嘿,老爹,我知道你见多识广,远见卓识,高瞻远瞩,经验老道,我知道你很厉害的,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哪里还有碧蛇魔蝎?”

    “什么?碧蛇魔蝎!”被米修斯一通马匹猛拍,听得正在得意的镇长索罗,突然面色一变,低下头沉默的思索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你看到碧蛇魔蝎了,在哪里看到的?”

    “是啊,就在奥特后山,不过被我杀死了,怎么,有问题?”

    米修斯从索罗的语气中,听出这里面很可能有问题,为什么索罗听到碧蛇魔蝎的名字那么吃惊。他知道,这位镇长并不像表明那样简单,学识是很丰富的,对各种各样的魔兽,如数家珍。

    索罗叹口气:“臭小子,我让你当初好好看那本魔兽图谱,你就是不肯。碧蛇魔蝎是变异魔兽的一种,拥有人类的智慧,蛇的狡诈和蝎的剧毒。这种魔兽在千年前的大混乱时代,曾经是最常见的怪物之一,但自从混乱时代结束后就再难见到。原来那个吟游诗人说的怪物就是牠,奇怪,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索罗猛地一拍摇摇欲坠的桌子:“不对啊,不对,你带我去看看。”

    米修斯双手一摊:“我把碧蛇魔蝎给巫女抵债了,你要看只能去鬼堡里面看了,给你一个惊喜,巫女可能还有一只半死不活的碧蛇魔蝎。”

    索罗愁眉苦脸:“现在各国不是在打仗就是内乱重重,最近三个大陆都盯着咆哮群山,并且已经开战了。最近我听说很多地方,重又出现了混战时代的魔兽,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我看这魔兽你还是别去抓了,你遇到的应该只是低级的碧蛇魔蝎,如果遇到中级的,危险很大。”

    “老爹,巫女来村里一次,和打仗有什么分别吗?再不还债,这个房子下次没准就被她烧了。虽然说房子是巫女的,可是我不是还要住在这里嘛,何况,这个房子一烧,难免会连累其他附近的房子。索罗老爹,你就帮帮我吧。”

    “不行,你忘了你师父临走之前说了什么?”索罗侧过头不看米修斯。

    “师父那是年纪大了,他一直就担心这担心那,一天到晚说战争就要爆发,而且背后有阴谋,现在他又去探听消息,一去不复返。索罗老爹,你说现在除了你,我还能靠谁。”听到索罗提起师父老佣兵柏瑞文,他一脸的不在意。

    索罗叹口气:“傻孩子,人逢乱世,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你师父……,唉,他也是为了你好。”

    似乎被米修斯说的有些动摇,索罗说:“碧蛇魔蝎属于混乱时代的变异魔兽,现在大陆上混乱时代的怪物极为少见,即便有也是隐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数量稀少。要知道,那些地方极其危险,到处都是中级甚至高级魔兽,就你现在的水平,连对付低级魔兽都吃力,去那些地方,纯属送死。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柏瑞文回来,我怎么和他交代?”

    米修斯忍不住失声喊道:“老爹,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可是答应给巫女大姐抓十只怪物用来还债的。何况,我看碧蛇魔蝎也不是有多厉害,今天我杀死了一只,活捉了一只,都给巫女喀秋莎了。”

    “怪不得今天那个巫女走的这么痛快,竟然要你抓十只,巫女这是在让你去送死啊!”

    索罗枯树皮一样的老脸皱的更加厉害,“碧蛇魔蝎也不是完全绝迹,据说翻过摩力山,在山南面的魔域森林里有牠们的踪影。不过,魔域森林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却不清楚。何况,魔域森林历来是咆哮群山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只有那些久经沙场的佣兵团,或者需要魔晶的至少高级的魔法师,才会去那种地方。”

    “老爹,现在附近都被我们辛迪亚帝国的士兵封锁了,通往摩力山的道路已经被封锁了,搞不好哪天魔域森林也要打仗。有没有其他的道路,这封锁线有点麻烦。”米修斯揉着自己的头,突然觉得头好疼,这抓怪物的事情还没动手,就跑出来那么多枝节。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你师父一再嘱咐你千万不要乱出门,尤其是不要和军队发生任何联系,不会没有道理。”索罗慢悠悠的点燃烟斗,深深吸了一口。

    米修斯不以为然,掏出喀秋莎给自己的羊皮纸拍了拍,自言自语道:“还是得先把火墙术练好,才能去。”

    索罗听到‘火墙术’三个字,猛的一楞,丢下烟斗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一路大叫着,“亲爱的,快把咱家所有易燃的东西都搬进屋里去!”

    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索罗,米修斯不满的喊道:“不就是练一个小小魔法嘛,用得着那样紧张吗?我是多么的有天赋,火墙术很快就可以搞定的。”

    看着索罗狂奔而去的身影,他无奈的耸耸肩:“我的照明魔法可是半个小时就学会了。”

    奥特镇的北面有一个无名小湖,宁静怡人,今天这里变成了米修斯的魔法修炼场。

    “我就知道巫女没那么好心。”

    米修斯按照喀秋莎留下的羊皮纸上的方法修炼,呼唤火焰,可是弄了一会儿,并没有收到什么成效,心里有些不满。他弄了半天,只是在手上有一簇细小的火苗。

    一边翻看喀秋莎留给他的羊皮纸,米修斯一边不满的嘀咕。火墙术不是最基本的法术,要修炼必须有火球术的基础,火球术只有到了一定的火候才能释放出火墙。可是米修斯现在只能发出一簇小火苗,用来照明之用。这簇火苗,如同风中之烛,摇摇摆摆,随时会熄灭。

    他想起了喀秋莎的石墙,火墙术也应该和石墙一样,形成一面巨大的墙壁,可是看着手上被风儿吹的摇摇欲灭的,如同烛火一般的火苗,实在和火墙术的差距太大了。

    “好吧,巫女,算你狠。不过想难倒我,没那么容易。”米修斯又把羊皮纸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嘴角轻轻地撇了一下。

    “卡德里大陆最热情的法尔神啊,我以炎热光明的名义颂扬你,在无尽黑暗与寒冷中……”米修斯把羊皮纸塞到怀里,双手叠在额头上,虔诚的念出咒语。

    “噗”,一团鸡蛋大小的火焰如莲花般在米修斯的右手绽放开来,摇曳升腾着。

    米修斯歪着头看看那跳动的火莲花,对此并不满意,这种弱小的火苗,只能给索罗点烟斗用。他继续凝注所有的精神专心的低声吟唱:“火焰的美丽热情的精灵们啊,聚集吧,奔放着你们的热情,让你们的热情熊熊燃烧……”

    火莲花瞬间涨大了一倍,变成了一朵鹅蛋那样大小,甚至能听到呼呼的火焰炽烈燃烧的声音,热浪的烘烤让米修斯不由侧了侧脸。

    “欢唱吧,这里是你们的家园,快乐的舞蹈吧,美丽热情的火元素精灵们……”米修斯的吟唱声继续,他看到火焰越来越大,心里乐开了花。火莲花在他的吟唱中,快速的升腾起来,飞快地绽放,转瞬间已有手掌般大小。

    “好像是这样子,不错,很简单嘛。”

    米修斯掏出了羊皮纸,看着上面的字,“说什么要反复练习至少两年,才能达到手掌大小,而且要不断的继续修炼,冥想,喀秋莎这个巫女,又耍我。”

    火莲花在他的右手上跳跃着,似乎有些难以按捺。米修斯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为什么不是羊皮纸上面所说的火球,而是一朵美丽的,火红的,正在绽放燃烧着的莲花。那栩栩如生,熊熊燃烧着的花瓣,如同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不断升腾的火焰,让这朵火莲更加美丽。

    本来无论是喀秋莎给他的羊皮纸,还是他从喀秋莎那里偷来的魔法书,里面都写明,火球术是酝酿出一个圆圆的火球,至于火球的大小,就看使用魔法人的魔法级别和能力了。可是米修斯手中的火莲花,并不是圆球形状,而是一朵莲花的样子,和莲花分毫不差,只是以火焰的形式存在。

    “去吧!”米修斯的手一抖,火莲花直射湖面,湖心顿时炸出了一个旋涡,片刻,几条死鱼翻着肚皮浮了上来。

    他抚摸着下巴,打量着湖面的死鱼,嘴都笑歪了:“柏瑞文师父说的没错,我天生与火有缘。”

    “卡德里大陆最慷慨的法尔神啊,您的光辉照耀整个丽米亚,您的温暖传达丽米亚的每个角落。热情的火焰精灵们啊,来吧,这里是你们的天地……”

    米修斯天生过目不忘,只看了一遍就流利的唱出了火墙术的咒语。顿时他感觉有无数火红色的元素涌到了身边,调皮在他身边跳跃着,一个个拥挤着,撞击着,嘻笑着,像顽皮的孩子一样,游走在他的身前身后。这些微小的火元素精灵,只有指甲大小,胖乎乎的十分可爱。

    “去前方吧”。

    米修斯心中才生出这样的潜意识,这些火红色顽皮的小家伙们,就争先恐后的离开了米修斯的手,纷纷奔跑着向前涌去。米修斯的眼前“呼”的一声,多出一道火的屏幕。虽然这火墙,小了一些,也淡薄了一些,可是毕竟初具模型。

    “成功了!”

    米修斯心中大喜,放声大喊,声音在湖面上回荡。原来这就是那本薄薄的魔法书里面描写的火元素,魔法产生的瞬间,火元素精灵和他的沟通原来是如此奇妙。

    米修斯记得,那本薄薄的魔法书里面,魔法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基本系列魔法。而每一种魔法,都有元素精灵,但是能够和元素精灵沟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只有极有天赋的,和元素精灵极具亲和力的天生本系魔法师,才有可能和元素精灵沟通。

    “我的神啊,喀秋莎这个巫女,就会剥削人,骗人捉弄人。连她的魔法书也和她一样,什么元素精灵极难沟通,只有具有本系魔法天赋的人才有可能沟通,不是很容易的吗?”

    米修斯愤愤然的诽谤着喀秋莎,心里不以为然。他并不知道,喀秋莎和魔法书并没有骗他。元素精灵是极难沟通的,也是不轻易出现的,只有那些具有本系魔法天赋,天生魔法体质的人,才有可能和本系的魔法元素精灵沟通。而米修斯并不知道,他自己就是天生的火系魔法体质,具有魔法的天赋,而且这种天赋极为难得。因为他具有天生的火系魔法体质,所以才能第一次修炼火系魔法,就呼唤出火元素精灵。

    许多魔法师,终其一生,也未能和元素精灵沟通,甚至没有见过元素精灵的样子。但是米修斯并不知道他是多么的幸运,犹自暗中诽谤着喀秋莎和喀秋莎的魔法书。

    “赞美您,法尔神,看来魔法还是很容易学的,尤其是火系的魔法。不过,为什么我从喀秋莎那里暂时借来的,也是一本关于火系魔法的书呢?”

    刚刚学会火墙术的米修斯很奇怪的看着手中顺手牵羊,从喀秋莎那里牵来的魔法书,心中暗暗奇怪。他并不知道,他具有魔法天赋,而且是天生的火体质,这是极为难得的。

    米修斯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一次又一次的吟唱着,火红色的火墙,如同庆典的红绸,在他身边绵延起伏。火元素精灵,欢快的跳动着,叽叽喳喳的围绕着他,虽然火焰高涨,温度炎热,可是并没有给米修斯造成任何的影响。

    米修斯并不知道,如果喀秋莎此刻在这里,看到这样的情景,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火墙术魔法,那可是高级的魔法。一个完全没经过魔法学院培养,也没有接触过魔法的人,能在短短十几分钟内释放成功一个火球术,已经很天才了。

    第一次接触学习魔法,而且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居然释放出火墙术,虽然还很弱小。而且还呼唤出了火元素精灵,和火元素精灵亲密接触沟通。别说喀秋莎,恐怕就是卡德里大陆最著名的大魔导师,特里尼亚也没有见过。如果今天特里尼亚在这里,一点会双眼放光,认为米修斯是魔法界不世出的天才,把他收为自己的得意弟子。

    米修斯伸出手来,虽然无数火红色的火元素精灵包围着他,看起来就如同他正在火焰中被煎烤焚烧一般,不过他心里没有一点的恐惧和紧张,完全被这些可爱调皮的小家伙吸引住了。

    火元素精灵跳到米修斯的手上,在他手上翩翩起舞,嬉笑着,调皮的簇拥在一起。火焰在他手上燃烧,可是没有伤害到米修斯一丝一毫,甚至连他手腕上的衣服,也安然无恙。

    “哇,好棒啊,米修斯大哥,你好厉害!”

    米修斯得意洋洋的用火系魔法表达着心中的快乐,没留神村里那帮小鬼,早已经在索罗大叫着,让老婆收拾易燃物品的时候,就好奇的偷偷跟在他后面。孩子们远远的看着米修斯身前身后起落的火焰,兴奋得不住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