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我的妻子(二)

    更新时间:2018-09-15 07:25:22本章字数:1898字

    霍天擎微笑着对白辰说着,然后转头对唐甜甜轻声的道:“琪儿,白辰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在这么多兄弟当中我跟他的感情最好的!今晚你一定要多多照顾他哦!”

    最后一句,他的声音里隐隐的透着些让人寒栗的语气。

    方才那一幕他看得清楚,想起她对着白辰微笑那模样,脚底就有一股莫名的怒火直直往头盖窜起。早知道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搭上他的表哥!果然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方才我见雨婷怒气匆匆的冲了过来,觉得不妥,所以才走过来看看。”白辰怕霍天擎误会,立刻解释的道。霍天擎回国的这三年来也没看见他身边有任何女人出现,但他的脾气自己也很了解,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男人吃起醋来可是非同小可啊!

    其实刚才看到程雨婷那生气的模样,他应该就猜到这个女孩的身份了!

    霍天擎没有答话,只是微微扯了扯嘴角,而盯着唐甜甜的眼神却越来越冷,如渗着冰。

    白辰的脾气他很了解,虽然看起来温温润润的,但绝对不是个热心肠的人。但他现在竟然这么热心的为她解释,不知道是她的魅力太大了,还是她勾.引人的手段太高明了!

    想到此处,那搂着唐甜甜纤腰的大掌不由得加大了力度。

    腰间传来一阵阵疼意,唐甜甜紧紧的蹙起秀眉,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死死的忍住疼意。将连埋在霍天擎的身前,生怕自己写满痛苦的脸被别人瞧见。

    三个人就这么站着,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就在唐甜甜以为自己的腰会被他掐断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有些吵杂的声音。

    原来是霍家的话事人霍翰阳终于出现了,而那个中年贵妇也就是霍天擎的母亲余音慧正站在霍翰阳的身边!

    随着主人家的出现,本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的人停止了说话,一个个都往同一个方向望去,小声的交谈着。

    站在众人中央的霍翰阳,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冷冷的哼了声,那种强势的霸气立刻彰显出来!这种不怒而威的气势,立刻让现场的气氛也陡然安静下来。

    霍翰阳见大家都安静下来了,眼底闪过一抹满意,声音洪亮的道:“非常高兴各位能够参加这次的家族宴会。相信大家也知道,前不久我们霍家的长孙霍天擎已经跟唐家的千金共谐连理。今天借着这个聚餐的机会正式将霍家的长孙媳妇介绍给大家认识。”

    霍翰阳说完立刻向霍天擎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示意霍天擎将自己的妻子带出来让大家好好认识。虽然他一直不承认这个没有身家,又没有能力的女人,但该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然他也更乐于提前结束跟孙子只见的协议。

    在唐甜甜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霍天擎搂着她走到了众人的中央了。

    他低头轻轻的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才抬起头情深款款的道,“她是我的妻子唐琪儿,希望大家可以祝福我们。”

    “给我抬起头,笑。”霍天擎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道,但其中的警告意味却丝毫不减。

    她闻言轻轻的抬起精致而苍白的小脸,对众人扬起一抹牵强的笑意,盈盈大眼中写满了慌张与惊怕。

    霍天擎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只看见她露出那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只差没怒吼出声,“该死的!你一定要跟我作对是吗?你这笑比哭还要难看,给我笑得开心点!”

    他在一旁说着那些幸福的话,而他身边的女人却一副要哭的模样!他丢不起这样的脸!

    唐甜甜终于忍不住了,发白的小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袖,不断的轻轻摇头,黑白分明的大眼布满了氤氲的水雾,娇.小的身子竟然越发的颤抖。

    不!她不喜欢在这里,不喜欢面对这种场面!这样很可怕!

    众人见两人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不由得都露出疑惑的眼神。

    “怎么回事啊?”

    “好像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

    一下子杂七杂八的声音哄然而起,都在质疑的视线频频往唐甜甜射去。

    见此,霍天擎几乎气得脸都黑了,咬牙切齿的低吼:“唐甜甜!你、、”

    只是恼怒的话还没说完,便发现身旁的女人那娇.小的身子不停的颤抖,那脸色已经白得发青了。苍白的双唇颤抖着,眸底也充满了恐惧!

    唐甜甜自小被她的二叔唐世仁禁足在家里,常日不得出门,接触的人本来就少,一时间不习惯面对这么多的人也是正常事情,但她现在的神情绝对不是单单的不习惯,那眼底的恐惧和惊惶他看得很清楚!。

    “怎么回事?”他皱起眉头问道,低沉的嗓音带着讶异。

    唐甜甜神情痛苦,随着周围的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脸色就越来越苍白。

    眼前的情景呼唤着陈旧的记忆,一群人围着她,不断的发出讥笑和谩骂的声音。

    “哑巴!她是个哑巴!”

    “喂!唐甜甜,你为什么不说话?快点说话,我就把书包还给你!”

    “是啊!说话啊,哑巴都不会说话的吗?”

    “哑巴!走开!我妈咪说哑巴的病会传染的,我们不要跟她玩!”

    “呵呵,她是个哑巴,是个哑巴……”

    “哑巴,走开!走开……”

    小时候被那些顽劣的同学围堵的情景不断的缠.绕着她,那种讪笑和嘲讽的声音不断的在她耳边徘徊!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陷入了泥沼中,不断的往下沉.沦,越陷越深,越来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