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屈辱二

    更新时间:2018-09-15 07:25:22本章字数:1982字

    唐甜甜被他可怕的眼神吓得连连往后退,但后面抵着的是冰冷的墙壁!她退无可退!

    霍天擎看着她那惊恐的模样,却笑了,眼底带着魔鬼的邪.恶光芒,“害怕了吗?可惜已经太迟了!”

    他冷声的说着,一把钳住唐甜甜纤细的手腕,使力一拉。

    顿时,唐甜甜被他拉下了去,赤着的身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幸好地板铺了厚厚的地毯,她才不至于摔伤!

    尽管如此,唐甜甜却已经被他的举动吓坏了!

    她使劲的用力抽回手臂,但却发现他的手臂像铁一般,紧紧的拽着她的手,她没有丝毫可以挣开的机会!

    霍天擎钳制着她的手腕,半拉半拖的将她往浴室拖了进去。

    他那狰狞的神色,已经让她惊栗不已!再加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寒气,更是让她胆寒心惊!

    她使劲的挣扎,不肯配合的要逃走!但还是无法阻止他粗.暴的行为!她的心慌极了!一时情急,她就着他的手臂,张嘴狠狠的咬下去。

    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跑,那就是要远离他!因为他是个可怕的恶魔!

    “该死的!你竟敢咬我!”霍天擎低声咒骂着,手一甩,唐甜甜被甩了进浴室,纤细单薄的身子撞上了浴室那堵冰冷的墙壁。

    管不上身上的痛,她一脸惊恐的往后退,漆黑的眼瞳里盛满了恐惧。小脑袋不断的摇着,希望他不要再靠近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她慌得连比划的双手都颤抖得不成形了!眼眶干涸了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瞧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的心底升起了一股夹着疼意的快.感!

    因为她的那张脸,那张与琪儿一模一样的脸,所以他才会觉得心疼!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怒气一下子猛涨!明明有着同一张脸,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却如此心思歹毒和不知廉耻?

    怒意燃烧了他的理智,大掌粗鲁的一把揪住她那把乌黑亮泽的秀发,用残酷的声音道:“你不是很想上我的床吗?现在我就大发慈悲的给你这个机会,你应该很感激我吧?”

    好痛!头皮火辣辣的,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她觉得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死了!

    而听完他的话,脸色霎时更变得惨白!身上不断的冒出冷汗,双眼不断流出晶莹的泪水,她摇着头,乞求着!只求要他放过自己!

    她那恐惧得毫无血色的小脸,却让他缓缓的勾起了一抹残酷的笑意,俯首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却残酷的道:“你知道吗?一个男人要让一个女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种。”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绝美精致的脸蛋沾满了泪水,她却悲哀得就连哀求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霍天擎枉顾她的惊恐,一把将她扳转按在冰冷的墙壁上。

    那洁白的肌肤还留有昨夜激.情时留下的印痕,看起来妖娆生媚,却让他眼底的神色更冷!

    “既然你这么喜欢跟我做那件事,那我今天就好好的满足你!”

    沁冷的嗓音无情的在她耳边响起,带着冰冷的力度,一下下残酷的割着着她脆弱的心房!

    背脊升起一股寒意,她颤抖着娇弱的身子,使劲的挣扎,奈何却只能被他紧紧的按在冰冷的墙壁上!任由那蚀骨的冰冻,冷了她的肌肤,寒了她的心,心间的恐惧感也骤然急升!

    “怎么?你已经兴奋得由不得颤抖了吗?可见你是个多么不要脸的女人啊!”他凑在她耳边用着鄙夷和厌恶的声音说着,倏然张嘴一口狠狠的咬在她那纤细白皙的颈项上。

    立刻感觉到她纤弱的娇躯狠狠的一震,那本就弱不由得风的躯.体此刻更如风中扶柳,让人情不自已的生气一抹怜惜!

    霍天擎有一瞬间怔楞,因为她那张脸,跟他的琪儿一模一样,那样的楚楚可怜!但那一愣转瞬即逝,随即眼神更冷!

    不是!她不是他的琪儿,她只是一个心肠恶毒,为了得到荣华富贵不惜陷害同胞姐姐的下贱女人!

    他在心中不断的反复强调这个事实,咬着她的力度更加大,直到尝到血.腥的味道!

    但那味道更是刺激了他体.内的狂妄,沉冷的眼眸瞬间泛起了血色的光芒,“你好像很期待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不!一点也不是这样的!不要这样对她!不要!

    “求其你不要这样!不要……”她精疲力尽的轻轻摇头,眼神里写满了乞求!就像是一只惹怒了主人的小狗,乞求主人不要施以暴力!

    霍天擎看着她痛苦的模样,冷冷的勾起嘴角,强势的分开她纤细的双.腿……

    在那之中,唐甜甜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那是一种好像要活生生将她撕裂的疼痛!没有温柔,更没有怜惜,有得只是如猛兽一般的占.有,不带丝毫柔情!

    唐甜甜再也无力去反抗!

    疼痛和委屈的泪水混杂在一起,她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泪水到底是因为痛,还是因为那屈辱!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待她?

    难道就因为她代替姐姐嫁给了他,所以活该承受他无止尽的怒气和侮辱?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怒气消了,或者是终于发.泄完了,才从她身上退了出来。

    “连叫.床都叫不出来,真扫兴。”

    他讽刺的冷哼了一声,随即毫不留恋,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便冷酷的转身离开了。

    那背影是那么的冷酷,那么的决绝,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无情的插.入她的心脏!

    那早已面目全非的心脏,还能承受多少?

    这一刻,她真的好希望自己是个又聋又哑的人。那样,她就不必听到他那些冷酷无情的话了!

    浴室里只有滴答滴答的声音,那是水滴落的声音,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