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害死了我的儿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3本章字数:3111字

    杜雅薇刚刚走出酒吧的门口,便看到一辆银白色的奥迪缓缓停靠在对面的停车线上,微微摇下来一些的车窗上隐约看得见驾驶座上的人影。

    她一眼就看出了车上的人正是刚刚郑衍口中的小三柳依熙,身形妙曼,摇曳生姿。

    柳依熙也看到了杜雅薇,她款步走过来,在杜雅薇面前站定,微微浅笑:“这么巧,竟然能在这里碰到杜秘书!”

    杜雅薇双手环胸,表情淡然:“不巧,我是陪老板来的。”

    柳依熙脸色变了变,但是又很快恢复自然:“杜秘书的工作还真是辛苦,陪着老板工作之后还要陪老板应酬!”

    如果这话放在平常,杜雅薇可能还会当成是在夸自己,但是在此刻这么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这句“辛苦”杜雅薇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

    她心里冷笑,脸上闪过蓦然的表情:“比起只需要应酬好了一个男人就万事大吉的工作,我自然是算辛苦的!”

    柳依熙瞬间听出了杜雅薇语气中的嘲讽意味,表情极速变冷,语气也跟着生硬起来:“杜雅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雅薇看着柳依熙骤变的脸色,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早知道柳依熙对自己没有那么友好,但是这样的敌对还是第一次。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女人,不想再过多的搭理,转身直接想要离开。

    柳依熙见到杜雅薇这幅傲慢样子心里更是窝火,上前一步拦在她的面前:“站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杜雅薇双手环胸,目光澄明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退后一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整晚顾梓昊都没有给你打过电话,你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

    柳依熙不语,杜雅薇冷笑继续开口:“你是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还是在他手机里下了定位软件?”

    见自己的行为被当场揭穿,柳依熙脸色有些挂不住,盯着杜雅薇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凛冽:“杜雅薇,你别以为你现在待在梓昊的身边就了不得了,如果我想的话,明天就可以让你失业!”

    “好啊,那你记得让顾总把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发给我!”

    杜雅薇耸耸肩,丝毫不把柳依熙的话放在眼里。

    她讨厌柳依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前还会顾忌着顾梓昊的面子不表现出来,但是她最近的表现让她实在有些看不下去,苏晴肚子里流掉的怎么也是一条生命,她竟然连半分的愧疚都没有。

    还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柳依熙双目喷火,杜雅薇这样带着敌意的态度是她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她本来没打算在短时间内对她怎么样,但是现在看来,她真的应该做点什么了。

    压制住自己心里的火气,柳依熙重新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以你现在的能干程度,梓昊当然舍不得开除你,但你说,如果他知道了五年前最后一个和唐旭接触过的人是你,会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呢?”

    杜雅薇的表情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唐旭,当年柳氏集团的财务总监,最先提供出柳存山、也就是柳依熙的爸爸动用不明资金的人,也正是因为他拿出的相关文件,才导致柳氏集团发生资金危机,柳家日益衰败。

    看着杜雅薇此刻的表情,柳依熙心里一阵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苏晴之间的那些勾当,我告诉你杜雅薇,早晚有一天我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找到你们陷害我爸爸的证据!”

    “陷害?”

    杜雅薇厉色转过头:“你爸爸自己非法挪用资金自取灭亡,还用得着我们陷害?你就算是真的发了疯红了眼想要报仇,也应该好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别像一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

    柳依熙的胸前因为杜雅薇的这番话开始剧烈的起伏着,不管过了多久,她始终都没办法对父亲的事情释怀,她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在五年前颓败的样子,最后郁郁而终,这些都是拜苏晴所赐!

    “如果真的是我爸爸非法挪用资金,那么唐旭为什么会在从柳氏集团离职之后就收到了一大笔钱、为什么前后不出一个月就移民去了澳洲?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这些事情和你、和苏晴没有关系吗?”

    情绪激动之下的柳依熙甚至忘记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筹谋和隐忍,一时间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让面前这个女人彻底记住,她们欠柳家的,她柳依熙早晚都会讨回来的!

    杜雅薇双手紧握成拳,表情中带着忍耐到极限的凉意,最后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疯子!”

    说完,转身便准备再次离开。

    柳依熙不依不饶,还准备再上前去拉杜雅薇,但是手还没有碰到面前的人,就听到身后传来冷冷的一声“柳依熙”,她整个人立马定在了原地。

    顾梓昊站在不远处的酒吧门口,幽黯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宿醉的涣散,但是瞳孔却格外的晶亮,他的身后跟着似笑非笑的郑衍,目光落在已经远去的杜雅薇的身上。

    柳依熙见状赶紧小跑了过去,刚刚脸上的戾气俨然已经消失不见,取之而代的是她面对顾梓昊时固有的温柔:“梓昊,你怎么喝酒了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一旁的郑衍看到这一幕嘴角带着嘲弄,随意的用下巴点了一下柳依熙,对着顾梓昊开口:“行啦,既然你有人陪了,那我就先走了,正巧快走几步,去送即将被你开除的杜秘书回家!”

    本就阴阳怪气的语调,再加上这极具目的性的暗示,柳依熙一瞬间便明白了郑衍言语中的暗示,刚刚她和杜雅薇的对话,顾梓昊已经全都听到了。

    顾梓昊没有再开口,郑衍也没有多说,稍微一耸肩便直接离开,朝着杜雅薇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柳依熙有些心虚,挽着顾梓昊的胳膊笑的讨好:“梓昊,我们先去车上吧,你喝了这么多酒,我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好么?”

    她说回去,自然指的是回她自己的那套公寓,自从上次和他不欢而散之后,顾梓昊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去找她了,这让她十分不安,所以今天便用以前偷偷设置的手机定位软件查到了他的位置,追了过来,但是没想到竟然碰到了杜雅薇,还说出了那些不经大脑的话。

    顾梓昊向前走了两步,让出了酒吧门口的位置,到了一旁的车子面前,朝着柳依熙伸出手:“手机!”

    “什么?”柳依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怔的问道。

    “手机拿过来。”顾梓昊又说了一遍。

    柳依熙这次听明白了,依言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顾梓昊接过手机,刚刚解锁便看到屏幕上是他耳朵照片,大概是某一天吃饭的时候柳依熙偷拍的,样子比较休闲。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张照片的那一刻,顾梓昊竟然隐约有些负罪感,他有些烦躁的划开了手机,果然发现了一个定位软件,打开一看,上面显示的正是他刚刚走出来的酒吧的位置。

    直接卸载了软件,抬手划上屏幕,毫无预警的,顾梓昊手里的手机向上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直接落在了不远处的垃圾箱里,落地的声音伴随着破碎声,清晰的传进柳依熙的耳朵里。

    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柳依熙微微动了下嘴角,情绪有些忍不住:“就因为我查找了一下你的地址么,所以就要摔了我的手机?”

    “明天杜秘书会送一个新的给你,同样的型号,同样的颜色!”

    顾梓昊淡然开口,听上去没有半点怒气,但是说出的话却有些残忍。

    他起身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从头至尾没有正眼看一下自己面前的人。

    柳依熙心急的追上来,再次拉住顾梓昊的胳膊,声音中带着柔软的哭腔:“梓昊,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随便查你的位置了!”

    “你要道歉的似乎不是这件事。”

    顾梓昊在原地站定,抬手将柳依熙的胳膊从自己的身上拉下去,他和柳依熙认识了近六年,竟然第一次对她产生了厌烦。

    不光是因为她刚刚的那些话,更因为她总是爱耍一些小聪明,不像苏晴,每天只知道傻乎乎的在家里等着她回去、收到一份随意的礼物也能高兴的像个孩子!

    他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会想起苏晴,工作时会,应酬时会,就连现在和柳依熙在一起竟然也会,他甚至没法判断这到底算是一个好现象还是坏现象!

    “我……我还有什么惹你生气的地方吗?”

    柳依熙瞪大眼睛,问的十分无辜。

    “有啊!”

    顾梓昊的回答好像十分随意,他转过头盯着面前的柳依熙:“你害死了我的儿子,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柳依熙身形一怔,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开口说道这个话题,一时间大脑短路,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我可以为你生孩子的,不管你要几个,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可以为你生的。”

    顾梓昊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柳依熙瞬间置身冰窟,也让她多年的幻想全都幻灭,消失不见。

    他说:“只有我老婆生的孩子,才配是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