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庭下和解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4本章字数:3012字

    顾梓昊原本以为悄无声息的玩失踪已经是苏晴能做出来的比较出乎他意料的一件事了,但是没想到更让他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诉讼的事情他全都交给了郑衍,虽然没有具体说明自己的想法,但是和郑衍相识这么久,后者不用问也明白他的意思,直接请了江城最好的离婚律师,很有胜算。

    开庭当天,一直没有露面的苏晴坐在原告的位置上,自始至终没有朝着顾梓昊的方向看一眼,顾梓昊原本是不打算露面的,但是最后不知怎么的,还是自己开车过来了,他只是想看看苏晴到底有多想离婚,他这样对自己说。

    闫泽整理着自己面前的资料,前后仔细看了几遍,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在自己的专业面前更显严谨,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稍显紧张的苏晴,开口安慰:“没事的,相信我!”

    他在国外经历过比眼前困难几十倍的案子,所以区区一个离婚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在自己方掌握了这么多证据的情况下。

    庭审开始,进入正常的程序,顾梓昊的代理律师是个女人,又是离婚方面的名律师,一直以来接触的都是离婚的案子,十分清楚套路,一上来便言语犀利,不多会儿就摆出了各种不离婚的好处。

    而闫泽则按照事先和苏晴商量好的事,从始至终都坚持感情破裂,要求离婚。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对方的律师似乎也看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和顾梓昊对视了一下,主动对苏晴开口:“顾太太,顾先生作为整个江城年轻一代企业家的代表,花在婚姻和家庭上的时间肯定要比普通男人少,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多理解他一下。”

    “忙碌永远是男人的借口,被告事业上取得的成就并不能成为和妻子感情破裂的理由,所以我并不接受对方律师的观点!”闫泽镇静的开口还击,并没有让对方占到一点便宜。

    这番说辞是大多数想要挽回婚姻的男人都会用的借口,只不过顾梓昊用起来更加的有说服力而已。

    对方的女律师显然并不接招,眼神直直的盯着苏晴:“我不同意原告代理律师口中感情破裂的观点,说到底,在这场婚姻中,不满意的一直都只是顾太太一个人而已,据我所知,顾太太的父母,对于顾先生都是非常满意的。”

    坐在旁听台上的苏天海听到律师的话后很快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夫妻并不同意他们离婚!”

    此话一出,苏晴的立场瞬间变得被动起来,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同意离婚,丈夫又是这样努力挽回的态度,如果此刻的她不拿出非离婚不可的理由,那么今天的诉讼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了。

    女律师的脸上微微泛起得意,语气也更加有信心,开始打感情牌:“顾太太,同为女人,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你们之间五年的婚姻,难道就没有让你留恋和不舍的地方么?”

    安静的坐在原告的位置上的苏晴始终一言不发,沉默像是只是一个旁观者,直到女律师的这句话说出来,她才微微动了动,目光慢慢的瞥向顾梓昊。

    声音平静如水:“我要离婚,和他是不是忙碌和有没有时间都没有关系,我要离婚,是因为顾梓昊背叛了我们的婚姻,他出轨了。”

    苏晴的最后一句话,淡的几乎让人听不清楚,但是语气中那么明显的悲伤情绪,却让周围的人全都清晰的感受到了。

    顾梓昊心里一震,一阵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直觉告诉他,苏晴这次并不是这么毫无准备的。

    女律师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一凝,目光对上闫泽:“顾太太,我想这里面是有误会的——”

    “到底是不是误会,看一下这些就清楚了!”

    闫泽直接强势的打断了对方律师的话,抬手示意庭审法官,表示自己有新的相关证据,法官点头:“允许拿上来。”

    闫泽很快便从自己一旁的文件袋中拿出一只录音笔,直接打开,柳依熙尖锐的声音清晰的从里面传出来:“……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这个孩子的父亲,还真的就是你的合法老公……”

    是那天在医院的时候!

    顾梓昊眸中闪过震惊,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苏晴那天会出现在医院的病房,也明白了那个莫文楠到底在这中间起到了什么作用。

    看着一旁都无比吃惊的众人,闫泽又继续拿出资料文件:“这是刚刚录音笔中的女人,也就是被告的出轨对象柳某某的孕检报告,她现在的确是怀了孕的。”

    顿了一下,他又拿起另外的一份房产证明:“这里是被告名下的一份复式公寓的房产证明,上面写着的是被告的名字,但是现在长期住在里面的人却是现在怀着身孕的柳某某,试问被告,以上的这些,真的还只是个误会么?”

    闫泽咄咄逼人的语气让对方律师的气势直接弱了几分,但是多年的律政经验还是让她很快反应过来:“对方律师手中的证据严重侵犯了我方当事人的隐私,我要求——”

    “现在似乎不是在讨论隐私权的时候,如果被告想要因此起诉我侵犯隐私权,那么我建议留到下一次庭审,现在,还请被告接受我的当事人提出的条件,同意离婚,并给出赔偿!”

    闫泽手中攥着文件,在对峙中一点也不示弱,很快便占了上风。

    顾梓昊嘴角未动,双手搭在面前迭起的腿上,他从走进这里开始目光便从未从苏晴身上离开过,但是对方却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

    他的代理律师迅速的低下头,语速极快的在他耳边交代着他要开口说什么,这个时候,他能争取的只有法官的同情分了。

    顾梓昊顿了顿,开口,却全然不是律师告诉她的那些话:“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一次性都说清楚。”

    女律师面色焦急,她本想开口提醒顾梓昊现在不适合说这些话,但是抬眼撞见他深不可测的眼眸,愣是没敢开口,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不管最后会不会判离婚,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对面的女人。

    顾梓昊没有说名字,但是苏晴却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给出身边人最后的交代,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产生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有什么想说的么?

    她在来这里之前,也一直以为自己会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现在,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其实顾梓昊并不是出轨。”

    苏晴此话一出,闫泽的表情跟着一紧,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反观对方的代理律师眸光却跟着一亮,对方这样说的话,难道是又有了转机?

    苏晴没有去看众人猜测的眼神,平淡的自说自话:“他心里爱的人从来就不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从我们的婚姻成立的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和外面的女人有染,所以,他不是出轨,他是一直都在婚姻的轨道外面!”

    她抬起演练,目光像透过了重重迷雾的红外线:“顾梓昊,你敢承认么?”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双方的律师都不再说话,坐在正中间的法官也没有开口阻止苏晴的话,反而抬眼看着顾梓昊,似乎也在等着他开口。

    “我承认。”

    顾梓昊微眯着眼眸,目光有些懒散的盯着对面的人,嘴角浮起冷笑,他一直以为苏晴就像是他养在家里的一直小绵羊,现在才知道,原来其实是一只刺猬。

    苏晴的双手泛青的攥在一起,他承认了,承认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他们的婚姻当回事,也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他其实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强忍住自己颤抖的双腿,再次开口:“所以,我要离婚!”

    这句话她说了很多次,但是却一直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她还是要一直说下去,直到真的彻底和顾梓昊没关系的那一天!

    顾梓昊面色从容,他慢慢站起身,双手将自己胸前的口子扣好,睨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晴,身上是一贯的傲慢气势:“只要我不点头,你这辈子都别想如愿!”

    话音落下,他微微倾下身在身边的女律师耳边快速开口:“托住她,就说我同意私下和解!”

    说完,便起身直接朝外走去。

    闫泽面不改色,站起身朝向顾梓昊:“请被告坐回自己的位置,等待宣判结果!”

    “不需要宣判结果了,我的当事人愿意庭下和解,并且愿意考虑对方提出的一切条件!”女律师快速整理着面前的文件,对于提前拿到的离婚诉讼仔细的看着,虽然摸不清楚顾梓昊是什么意思,但是听他的话,总是没错的。

    苏晴看着顾梓昊离开的身影,这一仗,她知道自己算是打赢了,但是心里的冷意却逐渐加深,他不是会这样轻易妥协的人,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会更加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