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得,成了心机婊

    更新时间:2018-09-17 12:20:47本章字数:3086字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觉得头没那么晕了,这才收回目光,朝着邵副总走过去,问他,“邵副总,需要打什么文件?”

    其实小旭说的没错儿,我能来邵氏,也不过就是仗着顾北城,没有顾北城,我什么都不是。我心里突然有点慌,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开始习惯顾北城护着我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顾北城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估计能恨不得整死我。

    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一顿,胸口还是一阵阵发紧,忍不住捏紧拳头,早晚有一天,我要靠自己的本事,名正言顺的收拾这些看不起我,欺负我的人。

    或许是因为上次想收我当干闺女的事儿被顾北城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心有余悸,又或许是对我泼妇一样狂扇魏子安的样子印象深刻。

    邵副总见我走过来,明显吓了一跳,更加慌张了,又连忙后退两步,摆手道,“不不不、不麻烦您了,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说完以后,他突然抬起脑袋,一改之前跟芳芳调情的样子,指着她气急败坏的骂道,“胡闹,这种小事怎么能劳烦简小姐!”

    芳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老男人翻脸居然比翻书还快,刚刚还心肝宝贝的呢,现在就当着整个办公室的人这么落她的面子,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红的。

    邵副总压根儿没时间去照顾芳芳的心情,说完以后,就愤怒的瞪了一眼刚刚骂我的秘书小旭,指着她大声道,“你,愣着干什么呢,公司养你就是让你们吃白饭的吗?过来帮我打印文件!”

    小旭也愣了,有些傻眼的看着邵副总。

    邵副总直接就冷笑一声,“怎么,我还支使不动你了?”

    说完以后,邵副总好像看见我脸色不怎么好看,连忙问道,“简小姐,您不舒服吗?”说着还凑上来就想扶我,却在手快要摸到我胳膊的时候猛地缩了回去,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诚惶诚恐的样子。还猛地后退了两步,腰撞在了桌子上,疼的连忙捂住腰,脸都皱在了一起。

    芳芳见状,立马得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面色不善的说,“简思雯,你这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对邵副总做了什么!”

    我嗤的一笑,这女人眼睛长后脑勺了吗?她哪只眼看见我碰到邵副总了?见缝插针的本事倒是绝了!

    邵副总听见她的话以后,连疼都顾不上了,指着她怒气冲冲的大叫道,“你给我闭嘴,简小姐是你能编排的人吗!还不快道歉!”

    芳芳冲着邵副总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然后转过脑袋,恨恨的盯着我,手上捏着的文件都微微变了形,可见手指用了不小的力气,直到邵副总不耐烦的说了句,“芳芳,跟简小姐道歉!”

    芳芳这才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对不起!”

    我心里只觉得好笑,摇了摇脑袋说,“芳姐,你也没说错什么,我就是心思恶毒,疯起来连自己都怕。”所以啊,别惹我。

    脑袋实在是晕的厉害,胃口也有点疼,几乎站立不住,见邵副总一脸不敢用我的样子,就不在这儿碍眼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缓了一会儿,就继续做刚刚没做完的事情。

    没一会儿,邵副总就离开了,走之前还冲着我献殷勤似的说了一声,“简小姐您忙着,我先走了。”

    忙到快三点的时候,我这才忙完手头的活儿,想起来还没吃午饭呢,饿的两眼发黑,就在网上订了一份外卖。

    趁着外卖还没来的时候,就去了趟洗手间,上完厕所以后,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动静,像是有人在说话。

    “芳姐,简思雯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邵副总那么护着她?”问话的人是小旭。

    话刚问完,芳芳就嘲讽的说,“能有什么来头?狐狸精一个,我之前还小看了她,不但想上城哥的床,居然还巴着邵副总不放,还装清高呢,瞅那个骚\样就是个被睡烂了的货色,八成早就上了邵副总的床了。”

    我听完以后,忍不住挑了挑眉毛,直接就厕所的门走了出去,面无表情的走到洗手台旁边,看也没看两人一眼,就开始洗手。

    芳芳见了我以后,先是一慌,后来不知道怎么来了底气,可能是被我听见了也不怕了,冷笑了一声说,“靠着男人算什么本事,呸,公交车!”

    我没搭理她,继续洗手。

    芳芳见我连理都不理她,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了,用力的推了一把我的肩膀,怒气冲冲的骂道,“跟你说话呢,聋了是不是?我告诉你简思雯,别以为你有后台我就不敢动你,秘书部现在还是我说了算的,要是敢把歪门邪道的风气带到办公室里来,你就给我滚,别说是邵副总,就算是城哥来了都没用!”

    我却被推的一个踉跄,脑袋顿时就更晕了。

    突然门被推开,耳旁传来顾北城的冷笑声,“挺能耐啊,用不用爷把总经理的位置让给你当当?”

    芳芳顿时吓傻了,“城、城哥……”

    也恰巧是这个时候,可能是我身体终于负荷不住了,眼前突然一黑,接着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猛地就摔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我听见了芳芳气急败坏的声音,“没见着城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倒是晕过去了,你装什么装,给我起来!”说着还用高跟鞋踢了我一脚。

    接着就听见顾北城的声音,淬了冰碴一样的凉,“活腻了?滚,爷的女人你也敢动?”

    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我就想啊,这次晕倒的可真是时候,恐怕这事儿过去以后,我就当真坐实了这心机婊的名头。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旁边的朱然。她见我醒过来以后,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坐在床边说,“你没事就好,抱歉,是我疏忽了,最近没注意秘书部那些女人。”

    我摇了摇脑袋,连忙道,“朱然姐你说什么呢,这又不关你的事。”

    朱然一个总裁助理,每天的事儿都忙不过来,哪里有闲工夫去管着秘书部那群女人呢,只要不出乱子就行了。我对朱然一直都很有好感,这个女人一直都知道,用什么样的相处方式能让你最舒服。

    我想,我以后一定要成为朱然这样的人。哪怕是在顾北城面前,也能不卑不吭的,只靠自己。

    朱然见我看着她出神,以为我是在问顾北城,就善意的笑了笑,“找老大?他守了你一个下午,这才刚走。”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朱然见我已经醒过来了,也没多待,跟我说了几句话,然后嘱咐我好好休息,说顾北城说很快就会来看我,就离开了。朱然着实是个靠谱的好助理,不但要帮着上司照看女人,还连情绪都细心的照顾到了。

    得亏我心里头没有顾北城,不然朱然这一句话,就够我心里偷着乐半天的了。

    朱然说,我身体本来就有点虚弱,再加上那天劳累过度还没有吃饭,所以就扛不住晕了过去,她还说,顾北城已经准了我的假,让我在医院里面好好住着,什么时候养好了身体再出院。

    我回想起来晕倒之前,是顾北城来了,就问她公司里面现在怎么样了,朱然当时笑了笑,只让我不要多想,说顾北城已经处理好了,至于是怎么处理的,并没有跟我说。

    下午的时候,医院里面就剩下我自己了,我突然之间想起来王雨诗好像也是在这个医院里头,又想起手机里面那两张照片,心头腾起一丝趣味,便穿着病号服出去转了转,试试看能不能碰见王雨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当时啊,我正在走廊上走呢,耳边就恰巧传来了王雨诗的声音,而且语气十分的亲昵。

    “小莲,多亏有你经常来陪我,不然我在医院里面都要闷死了,对了,魏子安最近没在外头乱搞吧?”

    王雨诗的话说完了以后,小莲就笑了笑说,“雨诗,你瞎想什么呢?魏经理对你多好呀,你现在怀着孩子,他不但为了你忙前忙后的跑,而且只要一忙完就赶紧来医院里面陪你,就恨不得黏在你身边儿了,哪有心思去乱搞?”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换了一种口气说,“我真羡慕你,有个这么疼你的老公。”

    我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嗤笑了一声。

    而王雨诗听了赵小莲的话以后,话里面也带了些许得意,“说的也是,小莲,这男人不能惯着,就得狠狠整治一回才能服帖了,都是贱的!等你以后有了男人,可千万别手软。”

    “行,我听你的。”赵小莲面上好脾气的笑,心里指不定怎么骂她呢。

    我笑着摇了摇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王雨诗好了,还有脸指导别人管教男人呢,殊不知她老公早就被这个好姐妹给撬走了,连孩子都生了,真不知道她知道这一切以后该会是什么表情。

    赵小莲在这儿,我就算是说出来估计她都能否认了,而且这俩人在一块儿我也打不过,索性转身就往回走。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王雨诗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当场愣在了原处,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凝结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