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朋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53本章字数:1365字

    到停车场时曲冬突然道:“淼淼,我们送耗子回去,小五就坐莫少的车吧。”

    我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秦浩就抢在了前:“我送季小五回去。”秦淼怒目一瞪:“你今天给我惹的事还少吗?瞧你这鼻青脸肿样还送人,给我立刻回家。”回头又抱歉地对我说:“小五,你坐莫少的车回宿舍好吗?”

    形势使然,我只能点头。

    因为车不是停在同一区,在曲冬跟莫少寒暄道别后我就只能跟着他走。空旷的道上就只有两人伶仃的脚步声,挺让人惴惴的,还好这过程并不长,他走到了一辆白色捷豹前掏出了钥匙。早猜到跟曲冬一个圈子的人非富即贵,而且从他身上这套剪裁精致的休闲西装也能窥出一二来。

    就在我无声走至车尾想去拉后车门时,听到浅扬的语调悠悠缓缓传来:“你是想让我给你当司机吗?”他站在驾驶座旁的位置,眉眼疏散地看着我。

    愣了两秒反应过来,连忙低头说:“抱歉。”走回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在看他终于坐进车后我才慢了一拍坐下。车内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后来才知道那是他经常会用的一种古龙水味道。在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期间没有人开口,静默的尴尬持续中。

    等到开上了轨道后才听他问:“往哪?”

    我本就全身神经紧绷,一听他问立即回答:“东大。”没想他又低笑了起来,眉眼朝我轻瞥了下道:“你不会以为我是出租车司机,知道你那东大怎么走吧?”

    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我路,而不是去哪,羞得满脸通红再出声时语音都带了颤:“前面红绿灯路口左转。”幸而他没有再多言,只专心在开车上,按照我指示的路线顺利抵达了东大校园的后门口。

    本着礼貌我对他道谢后就要去推车门,但是车门是锁的。回转头看他时见他没有一点要开锁的意思,只是黑如墨玉的眼盯着我看,就在我感到浑身不自在的时候他突然问:“你有男朋友吗?”我那脸上本来已经消下去了,经他这么一问立即窘的又涨红了,吱吱唔唔在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冲我释然一笑,然后道:“你不用紧张,如果没有那咱们处处看,先从朋友做起,等会把你号码留给我;如果有......”他顿了顿,突的凑过来拉近与我的距离,浅凉的声音就好似刮着耳膜抵进来的:“那就早点分了吧。”

    那晚在我给了他手机号后才解开了车门锁放行,还没走进宿舍楼就接到他的电话,语气还是刚才那种慵懒的调调:“这是我的号码,记住了。”

    回到宿舍应付了老大她们几个对后事的追问后我就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觉得这一天恐怕是我最糟糕也最难忘的一天,先是好好的吃散伙饭被两个男的直接或间接告白了,然后被一个还算是陌生人的男人又问有没有男朋友。

    天亮后我把手机卡给掰了出来,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

    也就这两天收拾收拾东西要回老家了,回去后肯定得换当地的卡,所以这张卡也没啥用处了。老大与老二离得近,回去就一张车票的事,先一步离开了学校。老三秦淼自与曲冬恋上后就在外租了房子,很少回来住,就只有留校读研的老四还在。

    接到一个面试通知是与我专业对口的,于是我就去了,等到中午回来时老四告诉我说上午有人电话来找,但对方也没报名号只让我回来后回个电话过去,看了看号码并不认识就没放心上。傍晚时老四去自习了,我一个人在宿舍整理东西,准备明天要是没接到复试通知就回去,宿舍的电话铃声响了。

    接起来喂了声,等了好长一会也不见对面有声,我又喂了两下就要挂电话,却在话筒离开耳边时一个浅凉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打你手机不通?”

    我心头一咯噔,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就印进脑子里了,下意识就脱口而出:“莫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