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白眼狼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54本章字数:1178字

    揪着裤管的手指被轻抓起,仿佛有道电流从指尖蹿入引起一阵酥麻,令我身体一僵。眼看着俯身而下的脸到近前气息也吞吐在脸上时,我勉强提出要求:“能不能别在这?”

    但他就跟没听到似的,唇划过我的脸紧抵在耳畔:“苏苏,对你......我很期待。”细细的吻落在耳旁、颈间,引我僵硬着身一动都不敢动,却也抵不住这样的撩拨而全身都麻麻的。

    等到他终于满意了退开时来拉我起身,竟因僵坐太久而没站得起来,他挑了挑眉问:“这是暗示我来抱你吗?”最后当然不是被他抱着出去的,那样我绝对没脸见人。

    一般情况下都是拖着一只手走路,但是莫向北扣了我两手的手腕在掌间,我就像个犯人一样被他带离了那间屋子。在临出屋门时我回头看了眼监控,如释负重地看到那本来闪着光的灯不知何时暗了。走出工商局时头顶已经是满天星,被拽着走到车前时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在局里,可这时让我跟他提出来......不大可能了,只能暗自心中叹了口气。

    莫向北又载了我去那家咖啡厅,这次我怎么也不可能落跑了,只是纳闷他怎么情有独钟喝咖啡呢?可怜我从中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更别提吃饭了,肚子饿得发慌。

    咖啡厅里亮着昏黄的灯盏,浅浅幽幽的微晃了我的眼。以为他会带我入座,却没料直接拖着我走进了后面,吧台后的姑娘只是抬头看过来一眼就又低下了头,一点都没有觉得奇怪,于是轮到我觉得奇怪了,尤其是当往后走了一个长廊后眼前竟豁然开朗,曲径通幽处,原来屋后别有洞天。

    四合院似的古旧窗格,门前挂着宫廷式的灯笼,很别致的一个地方。

    莫向北直接推开了一扇门,屋内只能用雅致来形容,不过我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些古朴的装潢上,而是随着我们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进门后莫向北就松开了我的手腕径自坐进桌前的椅子里,所以我有余暇回头去看,却不由一愣。迎面而来的是个年轻男人,看自若的神态应该是这里的主人。从走进咖啡厅到穿过长廊,再到这里,一些小细节都在隐隐吐露着主人定是女人的讯息,因为只有女人的柔才能布置的这般暖,但是我想错了。

    年轻男人很俊朗,目光扫过我后就落在了身后莫向北身上,他轻勾嘴角笑问:“怎么又跑我这来蹭饭?”莫向北扬手指指我说:“给她随便弄点吃的。”

    “你整天一个个的把人往我这带是什么意思?要给我相亲吗?”

    莫向北听了调侃后的反应是抬脚而踢,嘴里笑骂:“滚犊子,少给我胡乱造谣。”男人避开到旁,拉了张椅子坐下后道:“前面一说你过来就让厨房做上了,美女不一起坐吗?”

    后面那半句是对我说的,当我坐进与他俩都隔开了一个位的座位时两道目光都飘向了我,莫向北的眼神我不敢去迎视,只能看向另外一人,却见对方脸上露了一丝兴味。

    “陆少离。”简单的三字,没有多余的自我介绍。我听后只得也道:“季苏。”

    莫向北突的插话进来:“今晚不忙?”

    注视在我脸上的目光一敛,陆少离微露意外:“你这是在对我下逐客令?”没料莫向北老实不客气地点头:“想跟她单独处一会。”

    陆少离直接气笑了,起身时丢下一句:“重色轻友的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