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不是结束的结束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54本章字数:1044字

    莫向北喘着粗气狠狠盯我,握在我腰间的掌极重,甚至使我感到疼痛,但我连眉都没有皱一下,只安静地与他对视。看见那张英俊的脸逐渐清白,看见幽亮的眸子里升出一团怒火,这眼神就像在看敌人,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甚至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另一边脸可能也将印上掌印,如此或才能真正将这段关系斩断。

    但出乎我意料的,莫向北没有发飙,半响之后那眼眸中的怒焰渐渐平息变成清冷。

    比之刚才我更害怕这样的眼神,其实之前觉得楚桥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优越感,那是因为这样的感觉在莫向北身上更能深刻映现。他一抬手一投足之间,就如天之骄子,连曲冬、陆少离之流都要仰仗他,他一句话放出来,秦淼只能乖乖地在有他的场合消失,所有这一切都在告知我与他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他犹如站在顶端的国王在俯瞰脚下的臣子、平民,即便这刻宠我如宝,下一刻也将会弃如敝履。所以在这场由他宣誓主权的游戏里,我唯一能守住的就是自己的心。

    终于,他什么也没说,径自转身,优雅地打开车门,驱车扬长而去。

    我没有要孤怜地目送他离开,在车子开走时便也转过了身往停车场走,走了几步想起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骑电瓶车了。原因是他以学车为由让我熟悉路况,实践操作,所以近期上班都是开着车来的,而他会在副驾驶座掌控指导。

    如今这情形那车不开也罢,我又转身往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走,无视身后一道道窥探和看戏的目光。似乎,我总在成为别人的话题......

    当在公交车上坐进位置时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于是闭了下眼,蓦然间感觉有液体炙烫在眼角,引起异样的疼痛。

    心在惊动跳痛,某处彷如被抽走了弦般汩汩而疼,我仿佛看见有些东西已经悄悄改变。

    最初的几天会担心某些戏幕会再次上演,于是神经一直都紧绷着,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里。有注意到停车场的那台教练车在第二天就被开走了,当时心头微感异样。

    事实上是我多虑了,生活渐渐归于平静,包括秦淼都没有再出现当说客。

    后来明白,其实那个圈子真的离我很远,如果不是刻意接近那便永远都不会有交集。我还是换了一份工作,既然窥探的目光总让人别扭那便再换环境了。

    秦淼是过了两个月才打来电话的,以老友的口吻问我最近忙什么,绝口不提之前那些事。我不管是谁的意思,与秦淼毕竟是好朋友,不可能把她也屏蔽了。自那天恢复联络后便常常会通电话,有时会喊上老四一块吃饭,聊得都是学校里的趣事。

    朋友之间最好的感觉是,即使很久没见面在各自的世界里沉淀,却能在见到的一瞬间给彼此一个温暖的拥抱,然后手挽手地去疯去玩、去大吃大喝,一如从前。

    半年过去了,我本以为“莫向北”三个字已经离得极其遥远,却没料还是狭路相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