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张总,您的身体不行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44本章字数:2263字

    “嗯...”

    销魂蚀骨的声音,带着女人特有的娇柔和魅惑,从前方的办公室内传出。

    我站在门外,看着前面那虚掩的门,脸上虽然没有半点异样,但捏着文件的指尖却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泛白,泄露了我的情绪。

    “总监...”一旁的李秘书有些尴尬的开口,我却抬了抬手,挡下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的脚下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背脊笔直的站在那里,视线始终落在那扇门上,没有半点移动,似乎能透过这扇门看到里面此刻火辣香艳的场景。

    直到里面的声音停止,又过了一会,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拉开,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我的目光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一脸的媚态,脸颊绯红,衣领处的扣子并没有系上,还可以看到她胸前那暧昧的红痕,我的视线下滑,那女人裙下的丝袜也被撕破了,就那样的挂在腿上,惹人遐想,可见刚刚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

    “陆总监!”在我打量那女人的同时,那女人的目光也挑衅的落在我的身上,还故意将胸前的头发向旁边拨动了一下,那些暧昧的痕迹更加清晰的印入我的眼底。

    好一会儿,我才收回视线,并没有理会那个女人,迈步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衬衫半敞着,雪白的领口上,那红色的唇印有些刺目,空气中还飘散着那股暧昧的气息。

    我勾了勾唇,脚步顿住,转头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女人,开口说道:“陈秘书,你现在可以下去财务部结算工资了!”

    陈秘书似乎怔了一下,随后嗤笑一声,挑衅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去结算工资?我是张总的秘书,陆总监您逾越了吧,张总是不会同意的!”

    我淡淡的看着她那张得意的脸,声音轻淡的开口:“你还记得你是张总的秘书?我身为瑞海集团的总监,想要开除一个秘书的权利还是有的!”

    陈秘书的脸色瞬间变的十分难看,她看向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娇柔的张口唤道:“张总,您看陆总监,竟然要开除我!”

    我冷冷的勾了勾唇,也转过头看向那个男人,此时他身上的扣子都已经扣好了,不过领口上的唇印却依旧那么的刺目。

    张邵阳的目光在我和陈秘书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遍,突然身子前倾,手拄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语气莫名的道:“老婆,你这是吃醋了吗?”

    张邵阳长的十分好看,就算只是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在他的身上也能穿出不同的味道来。

    我看着这个男人,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平静,沉声道:“张总,我只是公事公办,这样的员工留在公司只会影响瑞海的名誉!我想董事长那边也会赞同我的处理方式,当然如果你喜欢,可以私下养着!还有,在公司请称呼我陆总监!”

    张邵阳蹙了蹙眉,眸底划过一抹阴鸷又嘲讽的神色,随后直起了身子,有些不满的道:“还真是无趣!”

    说完他又看向陈秘书,开口道:“既然陆总监觉得你不应该留在公司,那就去财务部把工资结了吧!”

    张邵阳的话落之后,陈秘书的脸色瞬间变了,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张邵阳,明明刚刚他们还在做着那么亲密的事情,怎么转眼间他竟然就要开除她了呢!

    “张总!”陈秘书还是不敢相信张邵阳会对她这么狠心,不死心的开口唤了一句。

    张邵阳看了看我,随后将抽屉拉开,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扔在了桌上,嘴角扬起十分魅惑的笑容,一脸风流的道:“既然陆总监都建议我私下养着你了,我当然要服从了,你还不快谢谢陆总监!”

    陈秘书的眸底迸射出惊喜的光芒,转眼间有了这么大的反转,她连忙看向我说道:“谢谢陆总监!”

    在公司里做一个小秘书,哪里有被张邵阳养着舒服,而且拿到这把钥匙,她就是张邵阳的女人了。

    我看了张邵阳一眼,随后同样勾了勾唇,云淡风轻的对陈秘书道:“不用谢,养着你的人是张总,又不是我!”

    而且张邵阳养在外面的女人连我都数不清,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张邵阳眯了眯眼睛,打量了我一眼,随后轻笑一声,看着陈秘书道:“这钥匙你拿去,晚上我会过去,记得要洗干净一点哦...”

    张邵阳最后的那个音故意拉长了一些,一脸的暧昧,那陈秘书的脸瞬间红了红,连忙上前接过钥匙,并娇媚的点了点头。

    我看着这两人在她的面前眉来眼去的,这三年来,这种画面已经见过太多,从最开始的伤心失望到现在的麻木,但心底还是会隐隐的痛着。

    直到陈秘书离开,我才走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桌上,开口说道:“张总,这是关于新月的收购案,请您过目!”

    张邵阳只是扫了一眼那文件夹,目光就落在我的身上,嘲讽的说道:“陆总监真是越来越大度了呢!”

    我闻言轻笑一声,抬起手腕示意张邵阳看,见张邵阳疑惑的看过去时,我才开口说道:“张总,您也该注意身体了,我记得上次的那位郑秘书应该是半个小时,这次的陈秘书竟然只有二十分钟,是陈秘书不如郑秘书侍候的好呢?还是您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张邵阳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我想哪个男人都不会想要听到别人说他不行,而且这个别人还是他的老婆。

    “行还是不行,陆总监可以亲自试试!”张邵阳的声音中透着几分的危险,眸光紧紧的落在我的身上。

    我后退了一步,唇角微勾,说道:“抱歉,我有洁癖!张总,这份文件先放这了,您看完之后有什么想法请及时提出,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就不打扰张总了!”

    说完我就无视张邵阳满眼的怒火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张邵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陆蔓!”

    张邵阳的声音有些压抑阴沉,他对女人一向都是温柔的,但这份温柔,却独独没有留给我。

    我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径直向前走去,我能感觉到身后张邵阳的目光一直紧盯着我,回到办公室后,关上了门,刚刚一直微扬的嘴角这才落了下来,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刚刚在门口听到的声音。

    摊开手心,上面的指甲印那么明显,还有淡淡的血丝渗出,这样的场景,这三年来我自己都记不清究竟有过多少次了,但这颗心为何还是会痛。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想了一下,转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