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少年战神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2本章字数:1034字

    说着,容域就打算抬步上前,幸好楚言眼疾手快将他拉了回来。

    “阿域,那是喜帕,要等晚上入了洞房后才能取下来。”

    周围的人听到容域的和楚言的话,三三两两的窃笑私语,南岳的使官一脸阴霾,想怒又不敢怒。

    必竟,辰王是个傻子的事,他们早在来西楚之前就已知道了。

    阿桃愤愤的咬着唇,扶着叶璇玑的手气的轻轻颤抖。

    “阿桃,淡定。”叶璇玑虽然看不见,但她也清楚的听见了那些窃笑和低语。

    无非就是说她嫁了一个傻子怎么怎么的了……

    嘁,傻子怎么了,傻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嫁就能嫁的。

    楚言朝唱礼的礼官使了个眼色,礼官会意立即唱道:“请公主上轿!”

    似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叶璇玑镇定自若的扶着阿桃的手往花轿而去。

    轿夫压好喜轿,恭敬的行着礼,恭迎叶璇玑上轿。

    待叶璇玑上了花轿坐稳后,礼官接着唱道:“起轿!”

    这时,楚言拉着容域上马,带着他走在前面开路。

    八个身着红衣的轿夫同时抬起喜轿,平稳的匀速跟在容域身后。

    街道两旁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不时窃窃私语。

    “哎,听说这南岳璇玑公主是天下第一美人,只可惜却嫁给了一个傻子,真是可怜。”

    “要说可怜,最可怜的人应该是辰王才对,想当初,他可是咱们西楚的少年战神。”

    “是啊,可惜天妒英才,辰王竟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傻子。”

    ——

    听着轿外隐隐约约传来的议论,叶璇玑把玩着手中的苹果若有所思。

    她之前也听阿桃说过一些关于容域的事,七年前的容域,那可是整个西楚的骄傲与荣耀。

    只是好端端的人为何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傻子?这其中必然大有文章。

    喜轿前行的速度很慢,轻轻的摇晃让一大早就被抓起来的叶璇玑昏昏欲睡。

    打了个哈欠,叶璇玑低声问跟在轿外的阿桃。“还要走多久才到辰王府?”

    阿桃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回道:“公主,要申时五刻才能到辰王府。”

    “呐尼?”轿中的叶璇玑发出一声惊呼,随后又不解的问道:“驿馆到辰王府有这么远吗?”

    现在才午时一刻,离申时末还有足足还有两个多时辰!

    也就是说,她还要饿着肚子在这狭小憋闷的喜轿中呆五个多小时!

    “回公主,西楚说是为了体现出对公主和南岳的重视,所以让喜轿绕着整个西月城的走一圈,然后才到辰王府。”阿桃一边保持速度跟着喜轿,一边低声回答叶璇玑的话。

    然而叶璇玑听了阿桃的话后,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哪是什么对她和南岳的重视,这分时是给她和南岳一个下马威啊!

    但此时此刻,她别无他法,只能祈祷时间过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走在前面的容域一身大红喜服,胸前挂着硕大的红绸团花,墨发高高束起,斧刻刀削般的俊脸神情庄严,端坐在马上一言不发,恍然就是七年前的那个少年战神。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