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她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2本章字数:1027字

    想到此,容域低头瞧着资料中附上的一张南岳公主的画像,轻轻勾起了唇角。

    回想着资料中记载不久前南岳公主自杀未遂被救回一事,容域嘴角的孤度更大了。

    南岳公主,叶璇玑,他的王妃……不管她是谁,有什么目的和秘密,他都会一一弄清楚的!

    经过七年前的那一场教训,他不会再让任何人危害到他,那怕只有一点点也不行!

    ——

    “嗯……”叶璇玑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

    叶璇玑动了动身子,却发现浑身沉重的紧,完全无法动弹。

    睁开迷蒙的睡眼瞧去,赫然入目的一幕让叶璇玑瞪大了眼。

    容域跪坐在躺椅旁,双手交叉趴在叶璇玑身上睡的正香,甚至……叶璇玑看到自己的衣服上有一大片可疑的濡湿,而容域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恶心巴拉的银线!

    嗯!

    叶璇玑蓦然瞪大眼,浑身僵硬,恶心的感觉布满全身,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

    下一刻,叶璇玑的动作快过她的大脑,一脚将容域踹到了地上。

    “哎哟……”容域痛呼一声,被迫惊醒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叶璇玑。

    “王妃,我刚才做梦,有人踢我,好痛!”容域捂着自己被踹疼的地方,脸上带着属于孩童的纯真和委屈。

    叶璇玑听了容域的话,忍不住嘴角抽搐。

    她总不能告诉容域,你不是做梦,是真的有人在踢你,而那个人就是我……

    “做梦而已,醒来就没事了,王爷快起来吧。”叶璇玑从躺椅上起身,努力忽视掉容域嘴角残留的液体,强忍着恶心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摊上这么一个……夫君,也不知道她叶璇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

    皱着眉头思考人生的叶璇玑没有看见,从地上起身的容域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看了一眼天边快要落山的太阳,叶璇玑低头凝视着自己身上那一片濡湿……

    “阿桃,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叶璇玑发誓,容域要不是个傻子,她一定会揍的让他爹妈都不认识他!

    ——

    五月二十一,南岳送亲的使团归国,离开西楚。

    叶璇玑站在西月城的城门口,送别南岳使团。

    “公……王妃,保重,臣等告退。”为道的使臣向叶璇玑深深行了一礼,语气敬重。

    不管如何,是叶璇玑的牺牲才换来了南岳的和平,所有南岳人都应该尊重她,感谢她。

    叶璇玑扫视了一眼西楚的大好河山,对准备离去的使臣语重心长的道:“回去告诉父皇,好好练兵,下一次,南岳可再没有公主可以和亲了。”

    叶璇玑之所以在南岳受尽万千宠爱,除去她自小便生的倾城倾国以外,还因为她是南岳唯一的公主。

    所以,这次的和亲她才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站在叶璇玑身旁的容域听了叶璇玑的话心中微微一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中蔓延,神色隐晦复杂的看了叶璇玑一眼。

    南岳使臣先是一怔,随后愧疚无比的应道:“是,臣一定将公主的话转告给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