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之容域篇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8本章字数:3791字

    我叫容域,是西楚嫡出皇长子,一出生就拥有无上的荣耀和尊贵。

    据说,我出生那一日天降祥瑞,天边金色的彩霞形成了一条腾龙的形状。钦天鉴断言,我是天龙降世,真龙之身,定会庇佑西楚繁荣昌盛。

    于是,父皇为我取名为容域。

    容,是西楚皇室的姓。

    域,指的是西楚的万里疆域。

    很小很小的时候父皇就时常抱着我登上皇宫中最高的祭天楼,告诉我说,这里只有历代皇帝与皇后才能上来。然后,他指着绵延万里的壮丽河山告诉我,这些,都是属于我的。

    等我再长大一点,大概五岁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我拜了一名无名无姓的隐世高人为师。

    师父教我习武,教我治国,教我爱民,教我作战……也教我习医。

    我天资聪颖,师父教我的东西我都学得很快,也学的很好,让师父很是欣慰。

    师父告诉我,我所学的东西都可以为我所用,但有一点——不能以我现在的身份使用医术。

    我现在的身份,也就是西楚皇子容域的身份。

    我不明白为什么,但师父说不能,那就是不能。

    后来,为了方便使用医术,也方便行走江湖,我有了另一个身份和名字,秦意。

    十三岁时,我第一次上战场。

    从此以后,我就像是上了瘾一般,对战场有一种莫名的热血与冲动。

    十五岁时,我已经名扬四国,轰动西楚,被封为辰王。

    十八岁时,我打赢了一场与北漠的胜仗,还打下了北漠的一大片草原,将它纳入了西楚的版图。

    打了胜仗后,我意气风发的回朝,向父皇和母后报喜。

    也就是在这时,父皇告诉我,他决定封我为太子。

    对于太子之位,我并不甚上心,但从小到大的潜意识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我没有拒绝。

    在父皇为我准备的庆功宴上,我见到了许久不见,我看着长大的丞相千金苏扶影。

    十三岁的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是西楚有名的才女。

    宴会上,母后为我与苏扶影谛结下婚约,只待苏扶影及第,我便举行大婚迎娶她过门,成为我的太子妃。

    我与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让她成为我的妃,似乎没什么不好,于是我欣然应允。

    可是,就在我即将被封为太子的前一夜,宫中突然传来消息,我母后突然病倒了。

    母后病的突然,太医院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没多久母后便离世了。

    后果,母后身边的嬷嬷端给我一碗羮汤,说是母后临终前为我煮的。

    我含泪尽数吃下。

    然而,在我吃下这碗羮后,我却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

    我母后不是突然重病离世的,她是被人下毒害死的,而在不久之前,他们给我也下了毒。

    一种可以让我变得痴傻的毒。

    可没有人知道,我在学成下山时,师父曾给了我颗防身丹药,可以让我百毒不侵。

    那碗毒羮没有让我变得痴傻,却让我知道了母后离世的真相。

    我想要为母后报仇,可那时的我羽翼未满,除了在军中拥有一定的威望,在朝中,我毫无势力。

    且,我并没有我母后被人毒害的证据。

    权衡再三,我只得选择隐忍,将计就计装傻骗过了所有人,然后暗中调查我母后被毒害的证据,以及慢慢丰满自己的羽翼。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装傻后不久,与我有着婚约的苏扶影竟提出了解除婚约!

    呵……我没有反对,也没有能力反对。

    一心想着为母后报仇的我,没有心思去理会一段我本就不甚在意的婚约。

    解除便解除吧。

    为了行事方便,我开始频繁的以秦意的身份行走江湖,渐渐的,我在江湖上,乃至天下四国都有了不小的名声。

    后来,师父年事太高,寿终正寝前将我唤到他身边,把他毕生的功力都传给了我。

    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师父再一次叮嘱我,我只能以秦意的身份使用他教我的医术,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另一重身份。

    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既是师父的临终遗言,我只能照做。

    师父仙逝后,我以秦意的身份和医术,创立了玄冥宫。

    又过了几年,玄冥宫在天下四国名声大振,我也掌握了当年我母后被毒害的人证和物证,也有了替我母后报仇雪恨的能力。

    然,就在这时,在一次战争中败给西楚的南岳提出和亲,以此来稳固两国的关系,抵制战争。

    西楚的王爷不只我一个,但当今皇后和景王,也就是我的皇弟,竟然明里暗里推波助澜,将这桩婚事推到了我身上。

    用他们的话说,一来可以借此打压南岳,让南岳明白自己的处境。二来,也是为我解决终身大事。

    呵……不得不说,他们为我考虑的还真是周到。

    但,前脚将婚事安在我身上,后脚却又派人去刺杀将要嫁与我和亲的南岳公主。

    我知道,他们想要一石二鸟。

    杀了南岳公主,既能挑起南岳与西楚的战争让西楚光明正大的吞并南岳,也能再度败毁我的名声。

    虽然,痴傻七年,我本就已经没有什么名声可言。

    为了不让他们的计谋得逞,我以秦意的身份在西楚边境与素未谋面,却即将成为我王妃的南岳公主偶遇,并来了一出英雄救美。

    短暂的接触过后,我发现,这个南岳公主与传闻中有些不太一样,与我想象中,也不一样。

    因为好奇,也为了方便保护她,我提议护送她到西月城。

    不得不说,她很有胆量,几乎没怎么考虑便答应跟刚刚相识不久的我走了。

    在抵达西月城的路上,出了一些小状况,但都有惊无险。

    从边境到西月城的一路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我了解一个人了。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位和亲而来即将成为我王妃的南岳公主,有问题。

    抵达西月城后我便与她分别了,因为,我还要赶着去扮演另一个人。

    傻王容域。

    在我装傻的这七年里,我的好皇妹容月,没少故意欺辱我。

    这不,在南岳使团抵西月城的竖日一早,她便迫不及待的带了一群拜高踩低的公子小姐来辰王府羞辱我,还唆使我去驿馆想要折辱南岳公主。

    可惜的是,楚言及时出现拦出了她。

    ——

    五月十八,是我与南岳公主大婚的日子。

    这一日,我的王妃在喜堂上一战成名,也彻底与皇后和容月结下了仇。

    不出所料,在我们照例进宫请安时,皇后开始刁难他们,但我的王妃很聪明,机智的化解了皇后的刁难,还让皇后因此被罚禁足思过。

    离宫时,她提出要去皇陵拜见我母后,那一刻,我心中是有些震憾的,但却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别有所图。

    在去皇陵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刺杀,然后坠崖。

    在坠落到一半时,我将浑身是伤昏迷不醒的她救走了,并以秦意的身份为她治伤。

    以秦意的身份面对她本是无可奈何,但不可否认,随着接触的加深,我也有了私心。

    我既想让她爱上秦意,也想要她忠于容域。

    然,世事不能两全,她一直忠于傻子容域,不曾对秦意动情。

    对于这个结果,我既有些庆幸,也有些失落。

    人有时候,就是这般复杂难懂的。

    芙蓉宴上,她再次被容月报复刁难,甚至在她毫不知道的情况下,她被人拿出来与我曾经的未婚妻,现在的丞相千金苏扶影相比较。

    皇后算计她时,我是知道的。

    但那时我还只是对她有些动情,还没有爱上她,于是,我冷眼旁观,想要看她如何自救。

    呵……结果是,她没有让我失望。

    从皇宫回来后,她让楚言教她习武,在他们日渐想处中,我看出来,楚言对她动了情。

    楚言是我生死之交的朋友,但叶璇玑……她是我的王妃,我不能放手,也不想放手。

    父皇寿宴上,她被阿依娜算计,眼睁的看到马蹄向她踏下时,我差一点就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冲上去救她了。

    好在,最终她有惊无险,只是断了一条手腕。于我而言,治好一条断腕,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我真正发现自己对叶璇玑的感情时,是在谢子羽来西楚后。

    我素来冷静自持,但有些感情,却是一发就不可收拾。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与我成亲三月之久的王妃,做了名幅其实的夫妻。

    那种肉体与灵魂合二为一的感觉,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比当年我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还要让我热血沸腾。

    那一次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她一心为我着想,提出要带我去玄冥宫找秦意帮忙。却不知道,我自己就是秦意。

    当年我不明白师父为何坚定的不让我以容域的身份使用医术,但后来我明白了。

    树大招风。

    倘若我医术平平抑或不是西楚的辰王都没有问题,可偏偏,我是西楚的辰王,也拥有一手几乎可以起死回生的医术。

    若我以容域的身份成为神医,天下四国和江湖上的人有求于我必然会为我所用,其结果就会导致四国失去平衡,致使西楚一国独大。

    很多时候,一国独大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深谙这个道理,也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便决定将秦意的身份隐瞒下去。

    可古人说的没错,纸包不住火,我的身份终究还是败露了。

    看着璇玑决绝的离开背影时,我心中沉重无比,但心底深处却又悄无声息的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再隐瞒了。

    原本我以为,等璇玑冷静几天我再跟她好好解释一番,事情就会这般过去了。

    但我没想到,她竟然固执的认为,当初我没有及时救治楚言的腿,是因为我不想暴露身份。

    然而,更让我头痛的是,她竟然还因此写了和离书给我。

    和离?

    呵,我早已爱她入骨,又怎么会放她离开?

    即便是让她恨我,我也要将她留在我身边。

    但楚言的腿终于是横亘在她心中的一根尖刺,一日不拔,我们之间就一日难安。

    其实,对于楚言的腿,我也心有愧疚,于是便决定赌一把。

    以我的性命为注赌一把。

    我去了鬼域。

    鬼域的凶险,纵然已经记载中看过无数次,也听师父提过许多次,但等真正深入其中后才发现,鬼域的凶险远远超出我的预计。

    数次九死一生,在我心灰意冷几乎就要坚持不下去时,我都是靠着璇玑撑过来的。

    她在等我,我心爱的女人还在等我回去,我不可以在这里倒下。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凭本事,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但幸运的是,我终于找到了治好楚言双腿的药,也活着出了鬼域。

    一出鬼域,我便接到了璇玑有孕的消息,我狂喜过望,不顾重伤的身体,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西月城。

    第一时间,我本想回宫见我心心念念的女人的,但想到横在她心底,也横在我和她之间的那根刺,我决定先拔除它。

    我去了安怀王府,不顾所有人的阻拦,以鬼域中采到的奇药为引,我自己的一身内力为辅,治好了楚言的腿。

    然后,我回到宫中,我心爱的女人不再怨恨我,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我释然的笑了,那一身内力,总算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