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章:不用工作

    更新时间:2018-09-17 13:50:25本章字数:2227字

    林致远本身比苏恩大了一轮,她刚毕业他就把她栓在了身边让她失去了同龄人该有的自由,可外面的世界并不是苏恩想的那么美好,他给与她的都是最好的,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他免她惊,免她忧,免她无枝可靠,可她偏偏不识好歹,他们哪像是夫妻。

    看着这样的苏恩,林致远知道她脾气一上来就是闷声不开口,打不得,骂不得,要是打了骂了,那还不得上天了。

    林致远气不过,苏恩虽然没开口气他,这比开口说几句气话还伤人。

    索性让彼此冷静一下,她要去西藏一个月,除非他林致远死了,不然苏恩休想踏出秦家半步。

    她要是有本事去,那就去了一辈子别回来。

    “如果你想去西藏,以后我有空了陪你去,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着事”林致远尽量的耐着性子说道,语气中满是平静。

    “那是工作”苏恩看着他,眼中满是委屈。

    “你不需要工作”他一句话呛的苏恩开不了口。

    “我林致远养不活你吗?你去西藏一个月,你以后那是小孩子过家家,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你知道吗?”她一毕业就被被他圈养在身边他娇养着,那知这世间疾苦,人心险恶。

    苏恩不言一语,座在哪里,不吭一声。

    “恩恩,其他事情我能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他们刚结婚多久,她就要离开一个月,撇着他不管不问了。

    说完林致远看了一眼,似是觉得他听了进去,起身去打扫厨房门口处的碎渣,免得待会再伤了她。

    林致远在收拾残留碎片的时候外出晨练的林母却回来了。

    看着林致远此时正弯下身捡门口处的碎片,垃圾桶里全是破摔的碗,又见旁边座着的苏恩,秦母心里的气不打一出。

    他儿子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挣钱,在外面多少人对他敬畏,不敢有所不敬,一回到家倒是被苏恩使唤了。

    一大清早起来忙前忙后的给她做饭不说,现在还她倒是要飞到林致远头上了,外人伺候她还不够,现在让他儿子来伺候她了。

    “你座在这楞着干什么?”林母朝着苏恩大声说道“没看见致远在干什么吗?”

    背对着苏恩的林致远听到这一声吼急忙转过身“妈”

    他走向前去,急忙斥止住慕云英接下来的话“恩恩刚刚手受伤了,你吼她干什么”

    林致远走到苏恩面前,不动声色的将她护在身后。

    一见自己的儿子这般维护她,慕云英心里更是火烧火燎起来,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女人抢了,她能好受?

    从苏恩踏进他们秦家起,苏恩就没给她这个当婆婆的好脸色看,别以为一天到晚不说话,看着乖乖的模样,背地里估计也是小心思多的是,这一年来估计也没少挑衅她和林致远的母子关系。

    “你那么维护她干什么?我这话还没说了,她倒是哭哭啼啼起来了”

    苏恩的眼中蕴藏着眼泪,低着头,并未出声。

    的确,是个男人看了都心疼,可慕云英看了不是滋味,一个穷苦人家飞上枝头的凤凰,装什么柔弱,一副狐狸精的骚•样,把他们家子越勾的神魂颠倒的,就连她那中意的女婿也偷偷的瞅着她看。

    别以为她慕云英什么都不知道,苏恩要是敢有那不干不净的想法,她慕云英第一个把她赶出秦家大门。

    虽说林家在海城不算是什么世家名门,发家致富也是从林致远的父亲林朗开始渐渐起家的,但是通过林朗和林致远两父子几十年的奋斗在海城现在也算是个豪门,成了名门贵族。

    林致远在海城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旗下还有子公司,资产少说也是几个亿,况且林致远在政界还有些地位。

    她家儿子一直都是外人眼中最年轻、最睿智、最有前途的人,她苏恩嫁给林致远是觉得亏了还是怎么的?一天到晚丧着个脸,娶了这么个媳妇,真以为他们秦家欠苏家了。

    林母越想,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你倒是说一句话啊!”慕云英不解气,她一说重话,她就知道掉眼泪“你要是觉得嫁给我们家子越觉得委屈,早点离婚离婚”慕云英皱着个眉头不耐烦的说着。

    听到慕云英这话,林致远怒不可遏的大吼了一声“妈”

    这一吼,吓得慕云英抖索了下肩膀,侧过身看着自己的儿子,林致远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怒气。

    “你是要吓死我啊!”慕云英剁了下脚“你是娶了个妖女回来了,还是怎么的?”

    林致远压下了心中的怒气,闭上眼,抿住唇,停息了几秒后才睁开。

    再开口时,语气明显比先前缓和了些许,苏恩咬住唇,被林致远护在身后,女人泪藏在眼角处没掉下来。“恩恩小,不懂事,你也跟着她乱来吗?你跟我爸结婚多少年了,她那岁数和陆云瑶差不多,你能让她有多懂事,你就把她当女儿看行了,别把她当媳妇看”

    林母不解气“你问问她,从她进门到现在我有没有说过她一句重话”

    “妈,我都知道,恩恩昨晚还跟我说你对她好,她说她只是不会说话,一说话就怕说错了,就不爱开口,只是怕说错话”林致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耐着性子解释着,说着慕云英爱听的话。

    男人的右手还拉扯着身后苏恩未受伤的右手,紧紧的捏着,不愿放开。

    慕云英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有意给自己台阶下,不愿将事情闹大了,毕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再继续吵下去还不是自己的儿子伤肝伤心,自己的儿子又是一根筋,夹在她和苏恩中间日子也不好过。

    慕云英睨了一下站在林致远身后的苏恩,女人依旧埋着头,不言一句,慕云英也就直摇头。

    算了!算了!这个媳妇还小,也不能让她有多听话,他儿子丢了心,她也认了。

    “妈,恩恩的手受伤了,你就少说她两句,你说的那些话,我以后都会教她,你看慕瑶,一天到晚还到处疯跑,至少恩恩一天到晚还好好的待在家里陪你,你每天能看见她,心里也安生些”看着自己的母亲慕云英,林致远深邃的目光中满是柔和的笑意。

    一边是自己的老婆,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人。

    慕云英看着自己身姿挺拔、五官俊逸的男子,这样的男人多少女人想嫁,偏偏有些人不懂珍惜。

    身为他的母亲竟也为林致远感到一些心疼,苏恩有什么好的,却蛊惑了他的心。

    罢了!罢了!竟然林致远那么喜欢,她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