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难为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6本章字数:1777字

    霍继都慢慢往上,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跟猫爪似的忍耐。

    腰肢那忒痒,想扭,他整颗头颅杵那,盯着看,散漫不羁的说:“别动。”

    听上去有股恰到好处的暧昧,盯着他乌漆漆的发丝,我双手蜷了又松,松了又蜷。

    他的动作过于不羁,我有些控制不住,等完事。

    头顶砸来一句饱含笑意的低语:“软了?我抱你。”

    我没力气来搭他的话,他趁势弯低身子把我抱到怀里,我只觉得好累,累到这个男人的面孔在我面前特别清晰。

    沿路开车回去,霍继都给我买了衣服,让我在车子里换上。

    得了空,他闲散的啪嗒着方向盘:“别再相信别人,我只会叫唐七来接你。”

    我淡淡点头,又低头,身上不痒了,发现新大陆似的大惊小怪:“霍继都,这些点点没了哈,好像也没那么痒了。”

    霍继都被我的话给噎的笑出声,唇际一挑,抹着些诱惑:“不好?舔那会不白舔了……”

    他这话说的很正经,我却觉得空气中有种噼里啪啦的火花在滋滋燃烧,羞的一句话不敢说,只偷偷用余光打量着。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刀刻斧凿一般的沉骏轮廓上,忽明忽暗,心也跟着微微荡漾出一阵阵涟漪。

    我想,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应该把这个男人留在身边。

    后来,通过我的努力,霍继都对我很好。

    只是这个男人比谁都危险,比谁都狠毒,恰好,我遇见了他,葬送了自己。

    不过,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霍继都把我带回家,也没问我发生了什么,单纯的牵着我的手,让我跟他走。

    盯着他的后背,我一直在发呆,有他在,很安心,安心到什么都不想考虑。

    开门的瞬间,一个穿着干净朴素的女人迎上来,笑嘻嘻的招呼:“这位是莉莉小姐吧,我是霍少爷请过来做饭的,他说您喜欢吃宫廷菜。”

    样子很恭敬,和之前那个佣人天壤之别,我不禁感叹霍继都的细心,凡事细致入微。

    我回以礼貌:“谢谢。”

    随后,霍继都把我带到沙发边:“我换衣服,等会带你出去见个朋友。”随手把手机撂桌上,走向楼梯。

    约莫一会,他手机响了,屏幕一亮,我好奇的挪着脖子去看,光白的屏幕显示着一条短信:继都,我离婚了,我该怎么办?

    盯了十几秒,屏幕黑了,想再次打开,可心底不敢,怕霍继都会发现。

    一会儿后,他从楼上下来,丝绸灰衬衫裹着,显得正儿八经。

    走至我身边后,顺手拿起手机,视线触及到屏幕,波澜不惊的湛黑双眸敛了敛。

    我当时心有点凉,霍继都很少在人面前表露情绪,这人对他肯定很重要,起码不会轻于现在的我。

    几秒后,他迈开步子往外。

    透过落地窗,我看见他站在草坪上点了根烟,眯着眸子狠狠吸了口,电话接通后,他捻灭烟头,双手抄兜,一副闲散样儿向更远的地方走去,直到我看不见他。

    这时,佣人给我端了一玻璃壶的白茶。

    “莉莉小姐,下午有个女人来过,哭哭滴滴,看着很伤心,她说要找霍少爷,走的时候眼眶是红的,现在见到您,倒是觉得她和您有几分相似,不过您长的更漂亮,更有气质……”

    我浅浅抿出一个笑。

    这个佣人很聪明,知道看人脸色行事,给你点消息,把你夸的晕乎乎,说白了,可能是个墙头草,也可能不是。

    摆了副女主人的姿态:“家里有女人来这事,我是管不到的,谢谢你提点,以后要是有事都可以告诉我。”

    既然要套近乎,我也不拒绝。

    话才落音,霍继都从外面进来,浑身含着凉气。

    和我招呼:“我先出去下。”

    我探过桌子,努力去抓他手臂:“不是说带我见朋友吗?”

    “乖,今晚有事儿。”

    有事,和那个女人有关?遥想起闫妙玲说霍继都接纳我是因为我跟某个已婚女人有一张相似的脸,心里颇不安宁,是她吗?

    想到这,更不愿意他走,想抱着他,说:别走。

    可我没那么做,只笑着:早点回来。

    这就是女人啊,总口是心非。

    明明很想得到一个男人,又怕那个男人嫌自己缠人,所以选择退一步,往往就是这退一步纵容了男人太多。

    他走后,我暂且把这事放一边,木木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心想,得做点什么让霍继都意识到我对他的爱多浓烈。

    然而,还没开始思考,门铃便被人按响了。

    佣人去开的门,远远的,就听见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踏来踏去的声音,听着就一个感受,刺耳,极为刺耳。

    高跟鞋的主人——闫妙玲走进来后,看到我,也是一惊,讽刺和鄙夷瞬间爬上她的眼睛。

    “住进来了?呵呵,今天没整死你啊。看来赵九办事不行,我以为这个时候你在某个废弃工厂拍片子呢。”

    原来今天的事是闫妙玲指挥那个男人做的,没想到她会和盘托出,应该觉得我对她没有威胁吧。

    我没说话,她继续讽刺:“别那么看着我,你在重庆没任何身份背景,就是被搞死了都没人收尸,指望着霍继都……呵呵……”

    我冷笑一声,利落打断她的话:“今天是霍继都救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