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什么都能给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6本章字数:1276字

    闫妙玲冷冷眯着眼,双眸黯了,声音也弱了:“他怀疑我?”

    原本妥当放置在沙发边的手指头也不安的蜷着。

    我故弄玄虚:“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的谁。”

    “呵。”闫妙玲不经意扫了我一眼:“你比我想象的难搞,我以为沈淖把你调教的够圆滑,看来我错了,你是带着刺的蔷薇。”

    要说之前她的话朦朦胧胧,现在算彻底剥开了,摆明一件事:她和沈淖很熟。

    我瞪着两只乌黑的眼睛:“你和沈淖什么关系?”潜意识里,担惊受怕。

    闫妙玲学着我刚才的姿态,笑出优雅弧度:“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告诉你?你应该不知道吧,霍继都是一级军长,高官,他这个军长分量很重,父亲叔叔都是上层的,你一个沈淖调教的出来的烂货,估计得嫌你脏。”

    听了她的话,心里很冷,带着点儿不知所措的冷。

    我一直以为霍继都是个普通的富三代,撇开这点,为什么霍继都知道我是沈淖调教出来的,就会嫌脏?

    继续想的瞬间,闫妙玲讽刺的看着我:“沈淖是不是让你写日记,里面全是教你如何勾引男人的。”

    我猛的从思绪里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盯着她,浑身发颤。她像一个站在暗处监视的人,把我看的通透,让我神经崩到极限。无法描述的惊恐冰住了全身,动弹不得。

    为了治疗性冷淡,沈淖的确教我勾引男人,并让我在日记本上记录。

    闫妙玲站起来:“想知道为什么,问沈淖……提个醒,霍继都,沈淖水火不容……这里面太复杂,别把所有的爱给霍继都。”

    别把爱给霍继都——

    她走后,我脑子仍旧盘旋着这话。

    沈淖,霍继都水火不容?

    我就知道他俩的关系很复杂,但从未想过水火不容。

    夜里,心里烦的要命。

    汽车引擎的熄灭加剧了心里的不安。

    我猛地打开门走到扶手边。

    当大门被推开,霍继都一手虚拎着外套的高大身躯映入眼帘时,我迅速从楼上跑下去,粗鲁的撞进他怀里。

    他顺势抱起我,把我捞的有些高:“怎么不睡?”

    我吸了一口气。

    他身上,有。

    熟悉的烟草味儿。

    还有。

     一丝极淡极淡的女性香水味。

    我没吭声,搂着他脖颈,他也没吭声,把我抱到房间,顺势勾紧门。

    我从他身上滑下来,往他宽阔的胸膛一贴。

    “继都……你会爱我吗?继都……”

    故意叫他名字,心里根本不想知道答案。

    我是个为他妖娆的傻女人,抱着他时,要求卑微低到尘埃里。

    原本,我渴望他对我同样爱慕,现在,只求待在他身边。

    多微薄的心思,可就连这微薄也得小心翼翼。

    沈淖曾告诉我勾引一个人有很多乐趣,但没说爱一个人得这么伤神。

    不觉间,湿了眼眶。

    霍继都很迅速的察觉到了我的情绪,把我推到门边,双手撑在我身体两侧。

    我盯着他冷邃的眸子,一手勾过去,开始解他的扣子。

    我不要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他不动,任凭我解,我抚过他精壮的胸膛,结实的腹肌,解他的皮带,他的裤子——

    然而,这一切最后变得很慌乱,我浑身发软,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迫切?

    这时,霍继都降低了高度,顺手脱了衬衫,赤条的笼我上方,鼻尖和我相抵。

    “莉莉……”

    他的声音迷魅,温柔,像一根线,把我的心牵出来,握紧,捏碎。

    “我爱你,霍继都。”

    哪怕有一天你不要我——

    他的唇来的欺然,狠狠吻住我,我俩像两团火,炙烤着彼此。

    我抛开了一切,不断配合着,不断放纵。

    他的激烈中的撞击让我发狂,他的背,我舍不得抓,身下,被我揪成一团。

    而他,越来越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