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过去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27本章字数:2176字

     七拐八拐让自己稳下来,我妥着肩膀,揉揉撞疼的额头:“唐七,怎么了?”

    一股虚无的凉往外渗。

    就提了个女人的名字,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之后一路,我没说话,临入家门,唐七特别忧心的说:“莉莉,别在霍爷面前提那茬,他不喜欢。”

    “不喜欢?聂卓格是他旧相好还是挚爱?”

    心里不得欢喜,刚跟霍继都温存那么小会,现在好心情一准儿毁的一干二净,心里有根刺。

    唐七好言好语:“聂卓格父亲和霍爷父亲交好,结拜成兄弟,霍爷和聂卓格一开始关系也特好,后来耍小脾气嫁人。”

    耍小脾气就嫁了?这矫情的劲能冲上天,我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问:“现在呢,霍继都喜欢她?”

    唐七停顿半秒,回答也算迅速:“我的姑奶奶,聂卓格自从嫁人,每次嚷着见霍爷,霍爷都避而远之。”

    大概清楚了,霍继都心里肯定有这女人的一席之地,想想,不是滋味,霍继都到现在都没拿我当回事。

    不由得头疼,心神不宁,走路也心不在焉。

    唐七在后面连连喊话:“莉莉,你看着点路啊……”

    我不回头,一个劲往前。

    回去后,迅速洗了个澡钻被窝,也不清楚睡了多久,床垫一角传来的重力让我眯着的眼眨了几下。

    沈淖曾说过我睡意朦胧时,这双眼最能惑人,看着清澈,再眼复杂。

    眼前人又是心心念想的,便牟足劲,勾诱着降低自己的高度,睡衣里的风光也一览无余:“你回来的好迟。”

    霍继都一只手越过我头顶,虚搁着,“唐七说你今天生气了,问什么了?”

    我微微一笑:“没有。”

    他忽然冷了脸,肃然凌冽,“没有?”

    语气是轻松的,但我清楚,他八九知道我问什么了,心尖一颤,彻底把妖娆本色发挥到底。

    “随便问了些你的喜好什么的!”

    “喜好?”

    霍继都忽地俯低了身,离我大概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一只手把我头发往后捋,让我扬起脸和他面对面:“你还有一次机会说实话。”

    我有点怕,话都没法脱口而出,他这神情,温柔又狠,久经风霜也招架不住,更别说我。

    可我犟啊,抓紧身下床单,咬着牙装懵,“真没问什么。”

    他深邃的眸子里顿时半点温热都有。

    我不得不屈服:“有人讲我和一个叫聂卓格的女人很像,那天闫妙玲也说过我——”眼见着他表情沉重,一咬牙:“我问唐七你和聂卓格到底怎么回事,他让我别多嘴——”

    问完,一颗心往下坠,坠到支离破碎。他生气了,手背上的青筋正一根根凸起,他在忍耐,忍耐我提聂卓格。

    我太患得患失了,漆黑的夜里,一把抱住他:“我再也不提了,不问了,行不行——”

    不知怎么去疏散他内心关于过去的眷恋,只能极尽所能把自己给他:“只要你还要我,我就是你的……霍继都。”

    我觉得自己特渺小,卑微如尘埃,他一生气,或者说带着点儿生气的模样,就不知所措了,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空气在耳边流动,我闭着眼,努力汲取他身上的味道。

    霍继都仍旧没说话,手突然移到我腿边缘,向上刮蹭,整个身体也跟着压过来,冰冷的唇开始吻我,从眉心到鼻梁再到嘴角。

    我受激了,像条鱼从他掌下逃脱,一个翻身,双手贴在他结实的胸肌上,腿分在他两侧。

    霍继都就那么看着我,薄唇掀出几个字:“想自己动?”

    我抽开自己裙子的系带,把自己展露在他面前,坦诚到最原始:“即使有一天你不要我,也不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

    他的眼越来越沉,沉到可以把人吸进去,微合着些薄茧的大手在腰侧掌着,把我往前带了带。

    我尽量让自己变的柔软,可骨子里毕竟羞涩,解开他的束缚后,竟不知怎么进行下一步。

    再看他噙着笑,好整以暇支那盯着,更局促:“我不会。”小声的,特别没脸的支吾着。

    霍继都手指挑开我的唇,摩挲着:“宝贝儿,没听见。”

    我吮着他手指,太难为情了。

    他拉着我跟着他,慢慢挪到亟不可待的那处,在底下蹭了蹭,让我扶着:“自己往里弄。”

    我脸涨的特别红,几乎要滴出血来,半天没动作。

    他叹了口气,手到那块,拨弄了几下,扶着我慢慢坐上去,完成了特别羞耻的举动。

    后来的后来,天翻地覆。

    完事后,他去浴室洗漱,回来后搂着我睡。

    我虽闭着眼,却没有睡意。

    手机就放在一边,伸手就能够到,只要打开相机,按下拍照,一张床照就算完成了,沈淖交代的事也妥了。

    想到后果,踟蹰了,那或许不是我可以承担的。可假如不按沈淖的做,他把录音交给霍继都,死的比现在还快。

    衡量利弊后,忍不住慢悠悠够到手机,对着霍继都自拍了一张。

    因为心虚,放回去时,手机差点掉到地上,害怕使然,一夜没睡,天快亮时,才眯了会。

    疲倦的醒来后,霍继都已穿好衣服。

    阳光下,他手腕处那根红绳特别耀眼。

     我揉了揉眼睛:“你这红绳是做什么的?”       

    “这是命,走哪带哪。”视线瞥见一边的手机,心虚的揪紧了被子。

    再看他时,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眼里意味深长,嘴角边扬起的浅笑带着考量。

    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倒是他先开了口:“明天你去国防大学面试,都是熟人,随意答几个问题就行。”

    我‘嗯’了一声,莫名其妙问了一句:“霍继都,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霍继都的女人。”

     几个字,坚韧有力。

     那一瞬间我震撼了,他接纳我了。

     这比什么都有用。

     突然不想把他的床照交给沈淖。我想,就算以后不跟他在一块,这么一时半会的温存也够了。

    可毕竟贪心,再思考时,又觉得太短了,根本就不够,霍继都不知道我心里的九九,交代几句就出去了。

    他才合上门,我赶紧去摸手机,正拿到手编辑短信准备发给沈淖,门突然被推开,心虚之下一惊,手机从手指掉到地上,滑了几步远……

    一双被西裤包裹的修长有力的双腿定然站在手机边上,只要一弯腰——我所有的秘密将会无所遁形。

    我动也不敢动,不断吞咽着口水:“你,你怎么回来了?”双腿颤抖得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