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聂云杨菱星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5本章字数:3144字

    这件事发生在别的女人身上,聂云觉得正常,偏偏发生在杨苓星身上,她小,粉,清。

    小的怜爱,粉的惹人,清的纯澈。

    再看一眼,又是犯罪,聂云修剪干净,边角圆润的指甲狠狠刮掉她嘴角边的残余液体,用纸巾包裹手指,上下擦拭,松开,没看,一个精准的弧度扔进垃圾桶。

    杨苓星不明白,别的女人为他做这种事他能舒服的双手伸展把汽车座椅占全,为什么到她这里就不行?聂云看起来挺厌她的,那种厌叫人揪心,叫人想哭,叫人控制不住。

    落泪了。

    自小没怎么哭过,没有烦心事,哭啥?

    聂云看她哭,哪哪都烦,不怎么友好的拽了她一下:“别哭了。”

    声音比刚才严肃,正儿八经军统范,加上身高威胁,得了,小姑娘彻底蜷了,一团儿,肩膀妥着。

    “再哭给老子滚出去。”

    这太子爷有两件事不做,一,不拿心哄不懂事儿的女人,二,不涉及没结果的事儿,杨苓星占全了,她不懂事儿,聂云又不确定要不要养她。

    十五分钟,小姑娘还在哭,聂云闷得慌:“走,送你去舅舅家舅妈照顾你,慢慢哭啊。”

    他这人特狠,你不入他眼,装可怜没用,他该对你毒的地方还是对你毒。

    就比如杨苓星此时被他从三楼牵到一楼,一步没停,小姑娘步子迈不开,他腿长,也不管,小姑娘在后面可怜兮兮抹着泪跟跑。

    到了楼下,打横着把她抱进车子里,发动,去舅舅家路上——

    赵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侄子大半夜来敲门,声音还不小,开了门,他抱着个小姑娘,小姑娘眼睛里有泪。

    “四舅,让舅妈看几天,我有事。”

    直接严肃,没具体把事情说清楚,转身就走,黑夜下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笔挺的身躯才离开两步,杨苓星就追上去了。

    她也是个倔性子,心里头气聂云为这么点小事把她丢下,聂云停下脚步,她眼睛瞪着。

    聂云冷冷哼声:“瞪我是吧?”

    杨苓星‘自闭症痴呆儿’不说话,咬着唇,哆嗦。

    对,就是气他。

    “行,你本事大,给我待着,别叫我接你。”

    杨苓星没再追,看着聂云的车消失在黑夜里。

    聂云发现把杨苓星送走是折磨自己,第一天,他就出岔子了,早上对佣人说:去给星星热一杯牛奶,说完醒悟,人不在家,出去玩儿的时候看到漂亮的小姑娘穿的裙子,想买,得咧,走人——一肚子气。

    最重要的是,他搞女人的时候不那么顺畅了,没多久就烦了,朋友都问他是不是做多了,起不来,聂云也不回,嘴里叼着烟,抽的迷人深沉。

    一个星期,舅舅家那边没来电话,聂云坐不住了,问佣人:“红姨,我不在的时候舅舅没有打电话过来?”

    “没有啊,少爷,怎么了?”

    聂云抽了半口的香烟往水杯里一扔,‘呲’一声,水头浮一层黑。

    某个天朗气清的下午,聂云买了几瓶五粮液送去舅舅家,打着看望舅舅的名号。

    赵钦给他开门,他进去,头往里探,赵钦立马明了:“找星星是吧,她和我儿子做作业呢,两人一个学校,星星聪明,教我儿子。”

    聂云想说这闺女都不说话,怎么教?

    他在楼下和赵钦聊了几句跑上楼,接近赵钦儿子赵辉书房书房时步子慢了。

    赵辉一个人在说话‘星星,这个钢笔我爸爸从外国买的,你觉得好用就送给你’,‘星星,你喜不喜欢吃莲子啊’,‘星星,你脸真好看,比天上的星星还漂亮’——

    前面聂云觉得没什么,后面一句,皱了皱眉头,情话吗?一推门,赵钦的嘴唇正吻在杨苓星唇上,还没彻底凑上去,占了五分之一,没占全或许是因为这个哥哥来了——

    小姑娘不懂,看到聂云,心里太高兴,撇下赵辉往聂云怀里扑,聂云懵了,把她给抱了,一匝一匝,小姑娘身上很香,他吸了一口,沉默不语牵着往楼下走。

    把赵辉亲杨苓星的事告诉了赵钦,赵钦嘛,也挺喜欢这小姑娘,不觉得有什么,这侄子板着脸,他只能把赵辉喊下来骂几句。

    聂云把杨苓星带走了。

    回家后喝口水都呛,一股闷气。尤其小姑娘离他远,他更不舒服,这吃里扒外的,对赵辉笑的那么好看。

    两人冷战——没人开口——

    一个月后,聂云从军校回来,手边傍着个女人,一个班,皮带一勒,腰细胸大,女人活泼,跟着他和另外几个公子哥去休宁路一家叫‘裕泰’的酒店胡搞。

    聂云玩儿的挺开放,不上被搞过的。

    杨苓星知道他今天回来,九点没到家,打电话,聂云正在搞,女人太投入,不撒手,公子哥之一宋世嘉接了。

    “你……”杨苓星憋了半天:“什么时候回来?”

    宋世嘉以为她是死缠烂打聂云的女人,幸灾乐祸报了地址。

    杨苓星穿好衣服,家里的司机送她去‘裕泰’,帮忙问了聂云的房号。

    杨苓星一个人过去,宋世嘉开门。

    愣了,审视,小天仙儿。

    “宝贝儿,漂亮的……”

    又不认识,以为谁叫来的小姐,扭着交际步往里带——

    里面女人浪叫‘聂云,我不行了’‘聂云,不要动了’……

    艳糜,乱七八糟……

    聂云抬头,杨苓星站在那,满脸通红,又愤怒……

    聂云吓的立马软了,性质高昂的禽兽样变成了一本正紧的君子。

    杨菱星捏着宋世嘉的手,弱弱的,慢声细语的问:“他以前就这样?”

    宋世嘉一颗心酥了,从没有女人像杨菱星这样温柔,她的眼睛就是澄清的五彩池,美的叫人停了心跳,她看着你,声音如一根线穿进了你的耳膜,她的表情,她的美貌,不带一丝污染。

    他,无法回应,喉咙口干了。

    聂云穿好衣服,瞧见宋世嘉的模样,恼怒的扯开他。

    宋世嘉觉得着了这小妖精地魔,三魂七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他像个痴儿抓着聂云的胳膊:“把她送给我,成不成?”

    聂云烦躁地踢了他一腿:“妈的,有病。”

    杨菱星第二天开始和聂云冷战,聂云叫一声,她不应,二声,她不应,三声,不应。

    一开始,聂云气:随便你,杨菱星,后来心想你算什么玩意,吃我的喝我的,还得被牵着鼻子走。

    几个月后,杨菱星十五岁生日,聂云给她买了一件维多利亚公主裙。

    他把衣服递给杨菱星时,手边挽着一个女人。

    杨菱星看了一眼礼服盒,扔到地上,粉白的公主裙掉下来,女人开口:“你这野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

    闹腾的聂云心里窝火,沉着嗓子吼了女人:“出去。”

    女人不敢置信,颤抖,聂云揉了揉眉心:“出去。”

    高大的身躯蹲在地上捡起裙子,杨菱星一脚踩上去,他拽了一下,她不放。

    “星星,你干什么?”

    杨菱星把手上的娃娃扔向聂云的脸,聂云没发火,无可奈何:“你要什么?”

    室内安静到可怕,杨菱星依旧没有开口,聂云衣服突然也不捡,把她搂到胸口抱起来。

    杨菱星的唇直直贴上聂云,眼睛睁着,很大,很大,很清,很清。

    宋世嘉说的对,这女人是小妖精,不能看,一看就着了歪门邪道。

    聂云有根筋一定不对,他回吻,吻的疯狂,差点就去扯她衣服,幸好最后一刻停手。

    一连几天,他为这事烦恼不堪,烟抽的特别凶猛,这天深夜正躺在床上,房门被打开。

    轻轻的脚步声,这是谁的,谁敢,他知道,但堕入魔道一般没阻止。

    一双小手撑着床边爬上来,他的腰被抱住。

    “十六岁可以做你和那些姐姐做的事吗?”

    聂云滚动着喉结:“不行。”

    杨菱星手指滑上他的睡衣:“十七岁?”

    聂云闭着眼,把她甜到撩人魂魄的声音割开:“不行。”

    杨菱星的手抚上他的唇,摩挲到嘴角:“十八岁?”

    聂云被小姑娘搞疯了,背上都是克制的汗水,他猛地侧着身体拉近杨菱星:“不行。”

    杨菱星不疾不徐继续摩挲,弓着身体:“你愿意和那些姐姐做,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做?聂云……你有反应了……”

    多纯洁,她像丁香花,散发着芳香,聂云告诉自己,畜生,她还是个孩子,她的观念都是你传播的,你以后还能那么混?

    杨菱星顺着他的腹肌下去:“聂云,我可能爱你……”

    聂云懵了,她分明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不是少女,她在撩你。

    把祸害从床上抱回房间,指着,“乖乖睡觉。”又从外面锁了门。

    可惜了,这万能的太子爷智商都被搞没得了,门,你从外面锁有什么用?里面开不了?

    杨菱星睁着眼睛,聂云总火她,为什么?赵辉说男生喜欢女生会亲,不喜欢会吼,她想妈妈了。

    感觉到这小姑娘没有活力是一天后,她不粘他,双目无神,坐在那,和木头差不了多少。

    烦躁,郁闷,聂云不正常。

    宋世嘉来了,手里拎着新鲜货,舶来品,国外的洋娃娃,还有一条Tiffany手链,聂云眼都红了,真不会买东西,他送的都是衣服,裙子,这宋世嘉,真俗气。

    杨菱星抓着洋娃娃说‘谢谢’,宋世嘉手一捞,“喜欢什么哥哥都给你买。”聂云坐不住了,“瞧你那样,非安个拐卖儿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