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色诱聂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5本章字数:1084字

    杨北寒——这名字,聂云听过——北京城里的名人,起码,和军队挂钩,都能认识这作风利落的硬汉,即便不识,也听过名号。

    岁数也挺大,印象中没估计错,得七十来岁,现已退休,再瞧眼前这小不点,十五岁——莫不成,老来得子?

    杨菱星点头印证了这事,再也没说别的话——她心里不舒服,处处都是刺,不想回家。

    可,身边的男人是谁?同样出身名门将后,狠起来六亲不认,处事径往理性走——知道杨菱星名门大户,心里憋,当天带回家,衣服全收拾妥当,说,“明天找人送你,你回家。”

    杨菱星脚步踌躇到椅子边,刚要坐下,未开口,男人狠的厉害,“你必须得走——杨菱星。”

    “必须得走。”四个字——很有压迫感。

    杨菱星觉得,聂云是真的厌自己。

    她始终垂着头,灯光暗暗,发丝印在墙面上,如云,以及——纤纤白手局促不安——

    聂云一颗心越来越碎。

    他想把,这姑娘,占为己有——

    夜深人静,杨菱星做了出生到现在最大胆的事,她跑到聂云房间,脱了所有束缚,未着寸缕——

    她站在聂云床边,不动弹,姣好的身躯立着——

    聂云睡的浅,感觉不对劲,睁开眼,心跳到极致,灯下,少女发丝稍有纷乱,神态扭捏,两手抱成小拳蜷在身前,胴体因为紧张而起伏。

    被子一掀,气急败坏吼,“你他妈才多大年纪就想着男人。”被子甩在杨菱星身上,把她脸遮盖死死的,也是气疯了,大晚上,色诱他,搞的他满腹躁气着了魔,脑海中全然是眼前少女粉嫩白皙的躯体。

    被子被聂云揭开,杨菱星咬唇,急的掉泪,“聂云,我喜欢你,也不想离开。”

    阴鸷的眸子打在杨菱星身上——聂云心里有鬼——她这幅样子,他特别想在床上凌虐。

    鬼上身——他开始意淫她在床上的反应,她的声音会不会如她的美貌般悦耳?她生涩的反应会不会让他愉悦?

    完了,他混蛋了,他如是觉得——只要这女孩消失,扭曲的感觉肯定无影无踪。

    杨菱星被落在聂云房间一晚,聂云则去了别的房间——也没睡,愣是把自己关着,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早的,车子来了,聂云没叫杨菱星,叮嘱司机几句,让红姨叫杨菱星起来。

    杨菱星不哭不闹进去,心里也羞——昨晚,她做了件挺不知廉耻的事,聂云非但没要她,看也没看。

    车子离开——杨菱星在车后哭得稀里哗啦,搞得司机心里疼惜不已……

    到车站,杨菱星坐火车回北京,两天后到的,杨北寒跟前的秘书来接,还有母亲赵洛,大姐二姐小弟,一家人,全齐了。

    赵洛看见她,哭天抢地,心肝肺全纠结到一块拧着路。

    大姐也是眼泪汪汪,“被人给拐了,星星——你怎么这样命苦。”杨菱星也哭,她哭,不是别的,是离聂云太远,想聂云,想他的怀抱。

    可她脱了衣服,男人也不要她,叫她如何是好?她乖乖回来,没错——可回来了,又想去重庆,想去聂云身边。

    见见——总是好的。

    相思,总是最折磨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