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若虚: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6本章字数:3352字

    张若虚在年轻一辈军官里真不错,首先,阳光,没多大军阀气息,其次,面子好,长的周正,再次,有才华,佼佼者,可——栽在爱情上。

    他喜欢一个女人,叫莉莉,关键遇见太迟,莉莉和他好哥们在一起了,为此,他惆怅了挺久。

    某段时间,国际关系紧张,国家把预备兵和老兵全招到东南,张若虚也去了,驻广州军区。

    一个月后,红色警备消除,他选择不回北京,其实是不想回,北京有莉莉,他心里创伤好不了,这一待就是四年。

    时间久了,也挺寂寞,就往酒吧跑了一次,这一跑,事便出了——玩出了一夜情,且,不是他玩的别人,纯粹多喝了几口punch,醒来,旁边一张妖娆的小蛮腰,一口吐着艳气的红唇,女人饱满的胸,正在穿胸罩————

    扶了扶额,懵了,“你是谁?”第一印象,非常不好,这女人,不是他钟意的类,女人见他醒来,转眸,笑了下,“我叫miu——”还挺豪爽,“睡也睡了,就当雁过拔毛呗——反正也不吃亏……”

    现在的女人都这样直接?还是仅仅这女人?张若虚牙咬得膈地慌,他不是喜欢一夜情的男人,转念一想,老子什么惊涛骇浪没过——坐起来点了根烟,回过头轻浮地瞟了眼女人,又极不耐烦地,“多少钱封口?”

    女人眼飘飘地勾着他,从烟盒里抽出根烟,双指夹烟的范儿,张若虚觉得,绝对老烟枪,那点烟的阔劲儿,够爽,够媚!

    他挺反感女人抽烟,但现在,女人那姿态,烟浪夹指间,一团团暧昧的烟圈着就荡出来,云里雾里,唇,还娇滴滴的微掀,美!

    一个娘们抽烟比爷们还门道,少见!!

    一时还没回过神,女人掐灭烟头,“不要封口费,我不会胡乱说,如果懂了,可以走了吧?昨晚真的纯粹战略失误。”

    张若虚望着她没做声。

    女人趁机离开,张若虚躺下,闭眼。

    还是得调查一下这女人。

    其实她叫蒋妤,挺本事的一个女人,只是接触的女人太少,她当初学的是航空类专业,毕业后托家里关系继续读书,后进了部队搞飞机维护。

    要说这女人,野心挺大的,她飞行类资格证也取得了,民航局颁发的执照,可以驾驶单发飞机,可,人,想的就是战机——战机——战机——

    可惜,还没有获取资格,总共女飞行员也没有几个,好的就更少,之前出过事,让国家对女飞行员要求特别高。

    她年轻,主要是毫无经验,广州区没人带,事情也就耽搁了,所以还是维护飞机,把零件摸熟了再重新出发。

    现龄也二十六了,比张若虚大一岁。

    父母挺急迫,再这么耗下去,不结婚了?也算是愁嫁方阵一员。

    千呼万唤,昨天父母逼着请假回来,但,回来的后果是吵架和激烈的碰撞。

    蒋妤气啊,气的直接跑酒吧灌酒,然后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张若虚搅缠一块儿。

    只是,清醒后也挺后悔,起码,她得对自己负责啊!昨夜,她第一次呢!

    一身酒味回到家,父母什么也没说,知道把女儿逼急了,但让她相亲的想法死不掉啊,还是张罗着晚上让她参加个酒会。

    蒋妤直接发话,亮出手机,“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酒会……宝贝,你们别急,这是我男朋友,我早就有了,下次带回来给你们看。”

    照片是张若虚,她,偷拍的,应该说张若虚睡着大大方方拍的,双亲一看,这小伙子,帅气,即便是闭着眼,也能看出好轮廓。

    “闺女,有没有睁眼拍的?”妈妈特别感兴趣问。

    蒋妤闷闷哼,“没有,他不喜欢拍照呢……”

    爸爸仔细端详,“这,看着面熟啊——挺像老张家那孩子,北京的——”

    蒋妤拿过手机,“爸,您别乱说——这人怎么可能你认识?”

    父母看似挺满意,也没有继续逼迫,蒋妤松了口气,轻轻松松去参加酒会。

    这酒会是地方官员办的,挺盛大,人也多,十有八九她不认识,便找了个透气的地方玩儿。

    却突然!

    “溪正,你这样对我?信不信我从这里跳下去!!”

    一个女人飚高音似的,蒋妤一撇嘴,这里二楼,跳下去不会死,但是会残废。

    准备转身,可又听见,女人的尖锐转成抽泣,“为什么和我分手,我做错了什么———”

    挺嗲的,反正蒋妤不会这种声音——好销魂。

    她觉得挺好玩,就继续听,

    “我告诉你,你敢和我分手,我把你的风流韵事全捅出去,看咱两谁难堪!”

    蒋妤冷笑,这女人,挺幼稚,就这样,还想复合?

    她悄悄走过去,探了半个脑袋,却,这一眼瞟过去,赶紧缩了回来,惊恐万分——这女人,她表姐。

    明明平时她说话都是大嗓门,粗着声音,怎么这样嗲?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敢相信。

    忽而,一声,“溪正,你干什么呢?走不走了?”

    “瞧,这女人非得巴着,呵——脑子抽了——赖着——”

    蒋妤生气了,这些公子哥是不是都挺不负责?分明自己表姐平时挺好的一个人。

    她也不管了,冲出去,“表姐,你别跳了。”

    却是懵了,和她一夜情的男人站那,还有一个子挺高的,她认得,书记儿子——赵赵溪正,今年才满二十岁,自己表姐这脑袋到底抽风了还是被驴踢了?搭上这么个小年轻。

    只不过当下,她更惊骇的是她睡过的张若虚怎么在这里?而且,他面色也是疑惑的,并不和善——这时,表姐下来了,恐怕也觉得丢人,着急往蒋妤身边跑。

    张若虚闲闲散散看赵溪正一眼,“我干女儿(莉莉女儿)要和你通电话。”

    “张若虚,你别把那小孩搁我这,我心慌。”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莉莉女儿很喜欢和赵溪正玩,三岁时,莉莉和霍继都带着女儿来广州找张若虚,女儿缠上了赵溪正,当时赵溪正年轻,精力挺好,女莉莉女儿回北京后,总缠着赵溪正视频,来来回回两年了,赵溪正最讨厌小孩子,不是张若虚面子,他根本不想看那孩子一眼。

    此时,更急,“你没看我有一桩烦心事啊——你看看这女人——”对蒋妤看了一眼,“你是她表妹是吧,带走——行嘛?”

    蒋妤不吱声,这样小的年纪,面子这样俊,身高这样好,关键那打直的背挺的像座山峰,挺好的部队苗子。

    张若虚散散一说,“我送她回去,事情解决了你给蔓蔓(霍继都女儿)打电话,小丫头特别惦记你。”

    然后,张若虚领着蒋妤表姐离开,蒋妤后头跟着,张若虚边走边说,“赵溪正不会和你在一起,他年纪太轻,而且很快也要进部队,你和他在一起并没有好处,与其巴他身上,不如另择良栖——我可以介绍几个适合你的。”

    蒋妤听着他和自己表姐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好像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表姐说服了,让她觉得有些意外,这男人看着阳光,不大,实则挺厉害。

    直至自己表姐坐上车子离开,蒋妤才松了口气,反应过来,又是有些闷,她跟着做什么?多尴尬!了想间,身后一句,“张军长?”

    自己父母的声音,完了——她心想,蒋妤妈妈上前几步,“原来你说的男朋友真的是他啊,怪不得不要别人——”

    张若虚懵了,男朋友?这女人不但和自己一夜情,还扯谎说自己是她男朋友?

    一转眼,手臂还被她挽着,她熟腔熟调,“对啊,爸妈——”又对张若虚捣蒜点头,明显要他打配合。

    多狗血的事,父亲好友的女儿睡了自己!

    他一向不驳女人特殊要求,淡淡说,“叔叔,阿姨。”带着迷醉的笑。

    好一阵嘘寒问暖后,蒋妤娇滴滴,“爸妈,我有些话要同他说——”只能这样讲话,他还不知道这男人叫啥!

    父母离开,张若虚把手抽出来,“够了没有?你这女人真能作。”

    瞧她春风得意飘飘样儿,张若虚心里不舒服起来了————摆明,这女人利用了他两次。

    接着,为避免麻烦,蒋妤把自己的事对他说了,包括那天一夜情的原因。

    完了,再次重申,“我是真的不需要你负责,只是很抱歉我那样做了,你也成年了是吧,我那是第一次——我都没怎么着,说实话,我知道这样有些不负责任,但是我当时有些懵。”

    张若虚愤懑了,你玩你的,我跟你鬼扯什么?只是,看这情况,这女人父母一定不会罢休,到时候捅给他父亲就不好了。

    声音挤出来,“你父母和我父母认识,真巧,你最好在你父母那戳穿,不然到时候咱俩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别人他们都不满意。”确实这样,张若虚不是她第一次拿来骗的,可两老眼光高啊,嫌东嫌西。

    张若虚摆手,“咱别扯这些,速度搞定,你不嫌事儿,我嫌———”

    确实,他父母知道他和莉莉的事情,担忧他不找对象,恰恰这女人父亲和他的父亲有些志同道合,他就怕逼他。

    他想得开,父母不行。

    何况,这女人风风火火的御姐,一想这,更头疼。

    蒋妤眼睛比猫还亮,“你没有女朋友吧,咱俩凑合下装模作样,过段时间我再和父母说,先让他们乐呵乐呵,你看行吗?”

    “不.行。”两个字,打破蒋妤的幻想。

    她万万没想到接下来麻烦大了,第二天一早,她父母非让她带着去张若虚家里看看。

    你说,她哪知道那阳光大美男哪里的?更别说看看了!

    支吾半天,“爸,妈,我不知道他住哪。”

    妈妈以为女儿搪塞,“哎吆,妈妈知道,张若虚一个人住,你想他父母不在身边,自己一个人没别人嘘寒问暖——”

    总之,话一茬接一茬,都是说张若虚如何缺乏关心,如何可怜,这样好的阳光美男要把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