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6本章字数:3044字

    两人是死活不同意,无奈父母热情,像一股蜜包裹着,张若虚最终还是在蒋妤房里。

    他坐在屋里唯一的沙发上蛮正紧,他晓得自己现在跟蒋妤是个蛮微妙的时期,必须做好戏给蒋妤父母看,极为和颜悦色,“我睡沙发,你是睡床,就这样,明天早上我走。”

    “谢谢。”蒋妤不知道这个时候说自己母亲纯粹感冒,他会作何反应,但是她心虚了,不想说,起码,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感觉让她暂停了脱口的欲望,但还是巧妙的把话搭开,“张若虚,我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你———”张若虚不吱声,在想用什么话堵她,这女人有必要这么急着跟他解释?像脱离关系一样?

    谁知,蒋妤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张若虚,要是有一天发生了什么出乎预料的事情,你记得一定要平静。”其实是在为自己和他之间可能发生的一切做准备。假如这男人有一天知道了,会不会翻脸?张若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怎么一下子说这?

    蒋妤却像在自言自语,“希望你不要怪我———”

    原本好好的,两人喝的有点儿多,但都是正常的,可蒋妤睡觉不太安稳,夜里迷迷糊糊的觉得口渴,起来倒水喝,不知怎么滴,地上躺着张若虚,她一下子绊跌在张若虚身上,直接趴进他怀里,挺结实的胸膛,像一块板砖。

    这男人没有睡在沙发上?了了想间,一只健壮的手臂压制着蒋妤,接着,她的唇被封住,一股带着酒味的气息闯进来,她呼吸都要停了,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恋爱没谈过啊,更没有接吻过,之前都是和别人耍耍,进一步的行为是没有的,所以也就不曾体会到这样的感觉。

    当张若虚去掀她衣服的时候,出于某种懵懂的想法,她也没有阻止,任凭他,其实她头脑也挺昏沉的,有些浑浑噩噩,她是这样说服自己的,感知着张若虚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抚摸着,感知着这个男人的手移到自己锁骨处,蒋妤闭着眼镜低低的喘息,她额头上都是汗水。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心里的那股子又刺激又激动的感觉叫她一错再错下去,当张若虚进来的时候,她闷哼了一声,然后开始配合,两人在房间里小声的,低沉的喘息着,蒋妤手指甲扣在张若虚线条美好的背部,随着他的起伏一下下移动,直到身上的男人喘息的力度加重她才慢慢的松开双手,却在那一瞬,听到一个词‘Lily’,很明显,别的女人。

    就是这样一个名字打破了蒋妤心里刚刚渗出来的甜蜜,她的手紧了些,越想越难受,她这分明是倒贴,把自己整个人送给一个心里有着别的女人的男人,这算什么?

    张若虚迷迷蒙蒙的,因为起码喝了快一斤了,感觉到女人抽气的声音,极力的支撑着自己的额头,“蒋妤?”但还是一句之后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蒋妤在收拾被子,张若虚撑着起来,他半撑着身体在那半天不动弹,像雕塑一般的美好,盯梢了蒋妤好半晌才开口,“昨晚……那事儿是不是真的?”

    他又不是傻子,有些事肯定是知道的,也知道自己昨晚迷迷糊糊干了什么,蒋妤也没扭捏,做了,确实做了,承认也就承认了。但她心里一根刺,这男人昨天晚上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张若虚视线不移,叹了口气,低下头轻轻摇了摇头,好像喃了句,“愿意跟着我就跟着———”然后,起来了,蒋妤怀疑自己听错了,问了一次,张若虚说,“愿意跟着我,就跟着……不愿意就不必跟着。”这男人责任心挺强烈的。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是蒋妤心里挺欣慰的,起码,他愿意对自己负责任,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不可忘却的女人,这又有什么关系?可她也不敢多问,张若虚早餐都没吃,直接走了,她升腾成彩虹的心又黯了下来,不知道这男人是几个意思?

    要说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负责,这样的关系肯定走不长久,感情她也变成了一个不那么好的女人了,之后,张若虚没联系她,搞得她心里七上八下,更是不安生,随后,她去了部队。

    第一天就感冒了,喷嚏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啊欸!”打地眼泪流,手在拽卫生纸,下一个喷嚏又接踵而至,旁边另一个维系人员正在检查系统,“蒋妤啊,你要病了,一定要赶紧去看医生,别传染我了……”

    蒋妤用卫生纸捂着鼻子,“赵权,那你离我远点,今天要么我检查,要么换个搭档啊,我这感冒好像挺严重的,真传染就不好了————”

    叫‘赵权’的维系人员笑笑,“我这不是关心你么,再说了,你鼻子都红了,我让我妈煮点治感冒的送过来。”赵权虽然是个维修人员,但人家里条件也是响当当的,红旗下的二代,妈妈是政治部主任,爸爸是外交官,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先瑞士留学的,学航天系统,后又去哥伦比亚,总之,人才,长的也帅气,比蒋妤小2岁,今年二十五。

    蒋妤把自己的胳膊往里一避,放开鼻子,鼻子确实通红,“不用了,多麻烦,你妈妈也要上班的,不是吗?”

    “姐姐。”赵权甜兮兮的叫,又去扯着她的胳膊,好像生怕她跑了,“没事,反正她也要出去的。”蒋妤看一眼他穿着工作服的窄腰,长腿,————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想起了张若虚,那天,他说对自己负责,好像也就是那么一说吧,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来。想着,还是有点寒心的。

    “那你就带吧。”赵权一惊一乍,“行啊,姐姐。”,蒋妤忍无可忍,这男人搞的有些黏糊糊的了,赵权似乎看懂了她的神色,见风使舵,“这是你第一次答应我让我给你送东西,以往你理都不理我,我叫你姐姐是因为你不让我叫名字呐。”

    “是吗?”蒋妤压根不记得,斜眼瞟他一下,好像在问‘我有这么不善良吗?’赵权趁机解释,“你在我们下一届眼里就是御姐,是女神……长的好看,做事扎实,我们都拿你当做榜样,蒋妤,你不知道我们觉得你完美。”

    蒋妤笑了,脸颊上两个小梨涡浅浅的显现,她没想到别人这样评价她的,她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赵权打心眼里对她不设防,这笑容,让他心里砰砰跳的厉害,看完,还是想看,“其实,我挺喜欢你的,蒋妤。”微笑,彬彬有礼。

    蒋妤抿着唇不做声,赵权的模样很阳光,很朝气,好像赤诚无邪的眼里全是你,对你的尊重,对你一览无余的坦诚———但是,这恰恰是蒋妤接受不得的,她不擅长和这样的人相处。

    何况,她觉得自己好像对张若虚上了心思,那样的男人真招人,接触了三两次就把女人魂魄给勾了,你说他阳光,确实阳光,但是那样的阳光好像只是礼貌,你说他年轻,但是做起事来十分老成,而且挺有把握的,好像他做的事全都是自己决策好的。

    这样的男人,谁不能征服?虽然,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喜欢的女人叫Lily,但是这个世界上完美的事情,一心一意对你的男人本来就少,不是吗?蒋妤如是安慰。

    即便是年纪大了,她也不想找一个人草草了事,即便赵权是优秀的也不行。

    赵权见她不作声,把手怏怏一抬,“怎么了?”

    蒋妤一哼笑,若无其事,“赵权,你年纪不大,好女人多,不必吊在我这————”

    赵权笑了,而且挺干脆的,那种大笑,衬托的脸颊熠熠生辉,他观察蒋妤挺久了,这女人根本没有男朋友,平时和男人接触的也比较少,他从她好友那倒是经常听见说这女人抱怨父母给她挑男人。

    原本他以为这女人眼光高,现在一看,她说自己小,原来也是怕姐弟恋的,往前说,“蒋妤,我挺喜欢你个性的,而且你也二十七,正好到了结婚的年纪了。”

    蒋妤不知道怎么讲,两人是同事,把话说绝了不太好,便支吾开口,“我有男朋友了。”还是慢吞吞的说,赵权完全不敢置信,而且面子上十分难堪,觉得这是借口,蒋妤继续,“我男朋友叫张若虚……”

    “张若虚?新来的那位少官?不可能,你两都没有几乎见面,怎么可能处对象?蒋妤,你蒙我呢?”还是不相信,毕竟一个人心心念叨的东西要是突然被告知物有所属了,谁喜欢?谁觉得心里舒服?

    对于赵权来说,当下就是这样的感觉,他意外又失落。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句低沉的声音,“她说的对,我是她男朋友。”蒋妤回头,张若虚一手扶着栏杆进来,赵权整个脸都僵硬了,“张军长。”话极慢。

    “你好。”张若虚挺直接的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