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讨论爱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6本章字数:3049字

    赵权仍旧不敢置信,但见张若虚拉着蒋妤的手,也就没说什么?毕竟男人和男人站在一起,也知道自己的差距,赵权是一个很理性的男人,一眼看过去,便知道自己不如张若虚。

    张若虚把蒋妤拉至一边,“帮个忙。”声音不大。

    蒋妤“嗯”了一声,半天却不见他继续,扭过头淡睨去,“什么事,”

    张若虚破釜沉舟般抬起了头,“装一下我女朋友,我……”这一说不打紧,叫他又想到了莉莉,呵呵,感情这东西真是个不要命的玩意儿,五年了,他什么都忘不掉,“装一下我女朋友,今天晚上两个好朋友过来,叫他们知道我过得很好。”

    蒋妤好像也是一愣,一直不做声,她不知道什么样的好朋友需要张若虚拉下面子叫她来装作……此一刻的氛围格外令人窒息!

    但还是答应了,“可以……”

    晚上七点,张若虚开车在外面候着蒋妤,蒋妤进去的时候,张若虚似舒了一口气,“谢谢。”中途,张若虚还去接了一个人,赵溪正,赵溪正一上来,不要命的烦,“我说了多少次了,能不能不好老把我当枪使啊,哥……要保姆,找别人撒,我真的干不来这事。”

    张若虚呵呵一声,“人指明要你,我怎么办?难不成回绝?我可舍不得,赵溪正,你悠着点对待。”

    赵溪正哼一下,很是不满,“你也不看看小胖妞那体型,抱着不累啊?跟抱肉团有什么区别?”眼神瞥见蒋妤,乐了,“你和张若虚好上了?姐姐。”

    蒋妤端抱着胳膊,“好上了,怎么样?”范儿挺足的,赵溪正斜肆一勾唇,“挺好的,这哥们挺久没有女朋友,你,我估计能治的住他,你说,他爱上一个女人,七年了一直伤怀,不知道挪树吊,是不是挺蠢……是我啊,定不会放一段感情七年,五年都不会。”

    张若虚一棍子给他闷死,“赵溪正,话别说的太早,牟不定哪天你心碎了。”

    十几年后,赵溪正才意识到一语成谶,只是,那个时候他爱的女人嫁人了。

    车子停了,张若虚先下车,接着是蒋妤,赵溪正。

    这是一处小半山宅子,似乎听到了车子的声音,里面出来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姑娘,蒋妤知道这女人,她在张若虚照片里看过,莉莉,她知道另外一个是霍继都,两人是夫妻,小姑娘是他们的女儿。

    小姑娘见到赵溪正,手上的娃娃都扔了,小跑着过来要他抱,身后莉莉一直在叫喊着慢点,张若虚牵着蒋妤走到两人面前。

    霍继都立在门口,微笑,“张军长,大驾光临,甭嫌咱们这地方偏啊,菜肴可是一流的。”

    “好久不见,霍少将,梵音怎么没跟着来?”

    “去利物浦了。”目光落在蒋妤身上,“这位是?”

    霍继都微笑,直视蒋妤,谁都注意到他眼中光亮一聚!这是喜的反应!

    当初他以为张若虚是个花花公子,起码他和莉莉在一起,这男人会很快走出阴霾,没想到他是耗了一年又一年,让夫妻两人觉得有些对不住……

    张若虚倒也冷静,依旧微笑,“您不是看到了嘛?女朋友。”回头看了眼蒋妤,蒋妤也会意,娴雅一点头,“霍少将,霍夫人,您们好,我是张若虚女朋友蒋妤,刚认识不久。”

    莉莉开口,“欢迎你来这里,进屋坐着吧。”张若虚便牵着蒋妤进去,顺势一瞥头,只见不远处,赵溪正以一种极为痛恨的眼神看着他,然而,那眼神也只是一闪而过。

    屋子里,众人落座,霍继都张若虚在下棋,蒋妤则跟着莉莉去厨房,莉莉端着果盘过来,两人一起切水果,莉莉问,“你真的是张若虚女朋友吗?”

    有的女人就是聪明,能一眼看穿很多东西,蒋妤这样想,指尖颤了下,接着,渐渐弯曲,似握非握,“我是他的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生了做他真正女朋友的念头,同时,心里憋住了一股气,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总之,十分难受,便放下刀,“其实我知道张若虚心里一直有你,他把你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作为女人,我会吃醋,说实在的,看到你,我并不惊讶为什么他会爱你,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占据张若虚的内心,像曾经的你……张若虚是一个好男人,他值得被好好对待。”

    其实,这些都是她的心里话,也是她所认为的最真实的东西,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些话一咕噜说出来,可是,说出来之后舒服很多,莉莉脸上却是充满了笑意,“你是一个很自信,很勇敢的女人,你肯定会赢得张若虚的心。”

    赢得张若虚的心?蒋妤可不那么认为,在她心里,张若虚不可能爱她,之所以这样说全是她单方面的想法,在一起指不定猴年马月呢。

    饭桌上,张若虚眼神一直有意无意向着莉莉,蒋妤心里是不愉快的,她承认自己吃醋,即便和张若虚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假装两人是男女朋友,她心里也不舒坦,便就近夹了菜给张若虚,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回去的路上,两人坐车子里,最终,蒋妤还是发火了,“张若虚,你是不是傻瓜?”她单手支撑着车窗,“我要是你,直接告诉那个女人你忘不掉,你把我带过去,眼睛看过我吗?你眼里只有那个女人。”越想,她觉得越生气,“停车,我要下来,我自己打车回去。”对于她来说,此时的空气特别沉闷,车里的一切都非常焦灼,她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下待着。

    张若虚把车子停了,她说的是事实没错,一句话也反驳不得。

    蒋妤下去后,张若虚也出去了,想要拉起她的手,哪知蒋妤本能一缩,张若虚伸过去的手就那么抓空样儿抬着……

    蒋妤看他一眼,“我觉得挺累人的,以后也别装作了,该怎么活着怎么活着,人嘛,就得活一个痛快,清楚明了,张若虚,别再这样下去了。”

    “你以为你是谁?”张若虚也怒了,不知是蒋妤戳中了他的内心还是为自己窝囊的爱情窝火,他只觉不舒服到极点。

    蒋妤端着胳膊,“行,你慢慢生气,最好气死,我先走了,这以后都不管我的事。”她冷冷看着张若虚,心都一窒,为什么她会觉得难受?

    “上车!”张若虚还算稳着声儿说,这么一大晚上,他不可能丢下蒋妤一个人,蒋妤不理会,更瑟缩,看得出指尖都在抖。

    张若虚几步上前,沉着声音,“这么一大晚上,你一个人打车能打到什么?”蒋妤神情凛冽得不比张若虚差。

    意外的,张若虚这才首次入心般地看蒋妤——这张脸长的不错,虽不是顶级的美貌,但看很漂亮,“别闹了,行不行?我的错,让你心里觉得不舒服。”蒋妤神色冷酷,一股子暗火压在心底,张若虚爱的太明显,他自己不知道,她看的一清二楚,原本置身事外没感觉,现在心里对他有些念想,根本就没办法承受,爱情本就是脆弱的,既然坚持不下去,她一开始就应该斩断,那虚握的拳,终是紧合了下,马上又松开。

    “不好意思,张若虚,你和我的观念不同……还有……”她低着头,“几天前我对你毫无感觉,现在我有念头了,在我看来,爱就爱,说出来比不说出来好,哪怕接受不了也可以,水消云散,怕什么?我喜欢清清楚楚,不喜欢不明不白。”

    始终,她都没抬头朝张若虚这边看一眼,张若虚多少有些揪心,这又一次戳中了他,今晚,这个女人戳中他心窝无数次,他当初就是说的太迟,一直窝在心里,什么感觉都藏着掖着,现在听到蒋妤清晰名了告白,心里波涛一浪一浪。

    “对不起,我的错,我能说的只有这个。”他的音已沉得如魍魉而来,蒋妤迷魅的眼神望着他,声音都抽丝,气愤,无奈,毫无准备,走吧,走吧,这声音一遍又一遍攒进,摇晃着她,她失神,“所以说,我俩还是分开,省的我有念想。”

    她妖妖漫漫地离开……

    张若虚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纵身跑着,“蒋妤,试试。”蒋妤停下脚步,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张若虚跑至她跟前,重重咬了下她的唇,“给我个机会,把我能做的都做了……”蒋妤若有所思,心里牵挂着一丝舍不得,她并非真的想离开这男人,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真的要试试,以后还是不成怎么办?肯定会更加难以割舍,这一切都是命,她逃不开的命,眼里沉郁如冰,“张若虚,你爱的太深,我配不起。”

    张若虚叹口气,并未急于逼迫,“既然你说爱情是勇敢的,为什么那么急着离开?你没有把握征服我嘛?还是说你压根不敢迈出第一步?”

    停了会儿,蒋妤突然笑了,没想到自己想说的话倒是被他拿来做理论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