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折腾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6本章字数:3007字

    蒋妤叹了口气,心里有些犯怵,她不知道自己和母亲这番谈话代表什么,她摸不透自己的心,她和张若虚之间始终隔着一条河,跨不过去,这想法在她心里暂停,她垂着睫毛,说,“妈,我宁愿嫁给爱自己的,张若虚对莉莉的爱太深沉,七年,多少人会耗七年爱一个女人?他的深情我消受不起,我只能默默转身。”

    妈妈抱着她,十分心疼,这个女儿看着长这样大,虽然有时会耗心神,但基本上也没怎么要她操心过,现在,听她这样说,整颗心像过山车谷底一般难受。

    一个星期后,蒋妤和赵权商量先住到一起看看,主要还是为两人未来作打算,同事们知道两人好事将近,为他们祝福。

    赵权在生活里和他承诺的一样,细致入微。

    这天,同事商量好来打个热闹,但没事先告知两位,门铃响起,蒋妤以为是送外卖的,拿起钱包就开了门,又慌着掏钱,“多少钱。”结果一抬头,吓一跳,一群她的同事!

    其中,张若虚也夹杂在里面,她没想过张若虚会过来,他这样大的官职和同事一起凑热闹?难道他不尴尬嘛?其实,张若虚,是尴尬的,但,这是他想了很久的结果。

    他远远的站在人群背后,遥遥望着蒋妤,牛仔裤,白衬衫,上身的衣服明显是赵权的。

    扎着简单的马尾,样子青春美丽,看起来挺像能一起过日子的女人,是从没有过的形象。

    蒋妤把一众人等请进来,大家参观之后齐齐坐在桌子边,赵权拎了两匝啤酒出来,微笑,“今晚喝多久?喝多少都行,喝醉了就在这里睡着。”又停顿了下,故作似有难色,“张军长要和我们一起热闹嘛……”本心,他是不太放心的,毕竟他知道蒋妤喜欢张若虚。

    一旁始终规矩无言的张若虚心中冷笑,果然,担心的还是他,那么他就发了这个疯,把这女人抢过来……面子上,还是大度地一切依其言,“要热闹自然一起。”

    因为都是同事,大家也放得开,喝的特别尽兴,中途,放开了玩真心话大冒险,蒋妤不是很擅长这些游戏类玩意,屡次输了,选的都是真心话,之后有人问,“蒋妤,你和赵权都住在一起了,说说呗,赵权是你谈过的第几个男人?”明显的造势之嫌。

    蒋妤随着大流,“正式谈恋爱的,真正的,是第一个。”问询的人根本不信,“真的?”蒋妤只嗯了一声,双手紧紧扭捏在一起,接着又有人问。“赵权是不是你最爱的男人?”

    停顿一秒,蒋妤答,“是。”同事们开始凑热闹,要赵权亲了一下蒋妤,赵权便在蒋妤脸上亲了一口,大家又凑热闹要亲第二口,弄的蒋妤有些尴尬,但还是配合了。

    其中有知情的大概晓得点内情,说,“唉吆,别一直央求了,人家恩爱是背地里秀的嘛,现在秀什么?”张若虚一直不吭声,始终置之事外,心里起伏到极点……

    又闹腾了一个小时,同事们要走,蒋妤送人,张若虚在后,蒋妤两手揪着搁在身前,“我和赵权大概还有一个月便会举行婚礼,你要是有空也可以参加。”

    “抬起头来。”蒋妤听见一道清淡的声音,略有些轻佻,“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喜欢他。”

    蒋妤慢慢抬起头来,笑了下,流露出无懈可击的媚态,这个时候的她是痛恨的,你张若虚是什么?是她什么?算她什么?凭什么这样质问,凭什么这样关心?而且这句话更多的像是折辱,“这和你无关吧,张若虚,我的人生从来都是由自己决定。”这份自信让她姣好五官上流露出来的媚态更明显,“有些事,抓着不放只会无趣,没有结果的爱情我从不要。”

    张若虚低着头,然后又抬起来,似乎笑了一下,“要是我说有结果呢?”一个打横直接把蒋妤抱进车子里,飞快的驶离,就连蒋妤一个劲的呼喊,他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张若虚把蒋妤带到自己的别墅,开门,随手踢了一把椅子,“坐。”

    蒋妤看了他一眼,“你想干什么?张若虚?幼稚不幼稚?我现在和赵权住在一起,你这是不尊重他,知不知道?”她努力让自己平息,但是不稳的气息出卖了她此时的状态。

    张若虚嗯一声,三两步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我不知道什么是幼稚,只知道有些事想明白了才能做,就如你,你跟着赵权,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你得不到幸福。”

    蒋妤的眼睛里氤氲着水汽,好像有点儿崩溃,或许是被这句话刺激的,又或许是张若虚露出少见的温暖,总之,她的心有点儿荡漾,“张若虚,踏实?得不到幸福?这些恐怕都和你无关吧。”张若虚看着她湿透的眼睛,搂住她,“有关……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让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要是你嫁给赵权,我会一辈子不安心的,蒋妤。”

    一辈子不安心?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原来你仍旧没有踏出那一步,原来,你只是出于心里不安,蒋妤冷笑一声,“不好意思,张军长,我怎么做都是我的选择,我的人生我自己掌控,我要是将来过的不好,也是我的事,懂不懂?你别再管我了,给不了我爱情就什么也别给。”

    张若虚瞥见,她的手很白。白嫩,此时却暴出一条条青筋,可见心情激动,几缕乌黑柔软飘在粉嫩的腮帮子边,格外娇柔,有时候,这女人不能瞧,似乎有一股魔力吸引了他整个人,尤其是她生气的时候。

    蒋妤见对面的张若虚睨着他似有出神,“我能走了吗?”喊了一声,自己也稍侧头看了眼,张若虚笑笑,本应谑孽十足,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多少有些心不在焉,他猛地上前几步捧住蒋妤的脸,然后印了一个吻在她唇上,一个特别正的吻,两人唇贴着唇半天没有分离。

    蒋妤望着她,也没说话,脸蛋儿红扑扑,猛地推开,收回眼色,“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张若虚,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把我的生活统统搅乱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狠狠推开张若虚往外面跑,张若虚急喘着追,因为身高和速度的差距,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追上了之后,他牢牢固定住蒋妤,蒋妤头发散了,披着,狠掐手指头,一声不吭,她知道自己只要一说话,铁定激动的要命,她的指甲掐出手心一个月牙儿,

    张若虚没二话,抱起她,往屋子里,“我会和赵权说,你俩不能结婚。”蒋妤不知道拿什么态度来和张若虚谈判了,只闭着眼,“我的人生凭什么由你决定。”

    一句,‘我准备照顾你下半辈子’把她所有的心声塞了回去,她所有忍住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崩溃,好像火种遇到了干柴,两人噼里啪啦燃烧着,张若虚手伸过去把她的衣裳往上面更撩开了些,不由抚摸着她的腰肢,她的腰骨……

    不知怎的,张若虚开始有心跳加速之感,又低下头去,蒋妤唇微张开了,舌头顶在唇齿间……张若虚像中了邪的,越靠越近……直到挨着了……心痒难耐!扎扎实实的心痒难耐!……吸住了,然后狠狠的吻着……

    两人愣似打了场大仗般,额头,领口都是汗,张若虚更是气喘吁吁,差点,差点他在别墅里彻底要了她……同样,抽身出情绪的还有蒋妤,她狠狠睇了张若虚一眼,擦唇。

    其实是恨自己的,她的爱情无所成,本该放开张若虚,怎到了最后倒似逼着自己落荒而逃……她既然选择和赵权在一起,又怎么能和张若虚纠缠不清?她应该对赵权负责。她很明白,但是,张若虚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控制不住。

    结果,两人相对无言,蒋妤开口,“对不起,我得回去了,就此为止,张若虚,你没有确定好自己的心思之前不要来找我,我已经做好了对赵权负责的准备,我从不给别人第二次机会,在爱情上,或许有的女人会给无数次,但是我觉得错过一次就行了……求你了,别摇摆,因为我控制不住,只要你一过来,我肯定过去……”这话是真的,她像上了瘾,不由自主。

    而且,越引诱越过分,越控制不住,她怕自己哪一天真的做错,一无所获,张若虚于她显然不是一个有安全感的男人,赵权才是,一再流连只会让她痛失所有。

    经过这件事,蒋妤心里的纠结感更重,她觉得自己必须下定决定,便跟赵权说一个月之后结婚,其实这只是初步的打算,根本没完全定下来,只是,她现在极力的需要一个出口来让自己缓下来。

    结婚前夕,有最后一次任务,去西藏……同行的有她的同事和张若虚,还有一些其他领导,主要是随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