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梵音小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10:37本章字数:3111字

    霍梵音有两个外号,一个叫‘老贼’,一个叫‘小佛爷’,前者是熟人叫的,后者是军政圈人叫的,从小时到二十三,多少人崇拜,多少人唏嘘,先哈,个子很高,往人群一站,一般人会想出个不恰当的成语——‘鹤立鸡群’,这足以形容他的海拔了,接着,人,帅呗,光洁的额头,利落干净的短发,侧分到头顶蓬松,远观,男模,近看,高级男模。

    打宽的肩,细致的胯,紧窄的腰身,反正,无一不是迷人的,陌生人,第一印象顶好,这男人雅观,长的好看,说话斯斯文文,和你对话,你说着,他好像在细致的聆听着你,显得你多受重视似的,再来,这男人还不说脏话,周边见过他说脏话的基本为零。

    只有几个好友知道这男人的可怕,他做事,一个字,毒,在你不经意间便让你风卷残云,一般人儿还真就不敢惹他,不过他玩的也有些大,简直是毫无下限,早些年更是S/M偏好者,想一想,一个男人,衣冠整齐,手指头摸索着一点儿下流的玩意儿,是不是还挺刺激的。

    诸如此时,家庭聚会,父亲霍继都和好友宋氲扬,白原澈几个人聚会,一群人欢欢乐乐,宋氲扬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人在一边玩的好好的,白原澈的两个儿子也在那倒腾,就霍梵音一个人规规矩矩和家长坐在一起,只是,他的目光却是盯着不远处的一个小身影,宋阮芝——青梅竹马的女神,大美女,宋氲扬的二女儿。

    霍梵音去替大人倒水的时候,母亲莉莉叹气,“你看,你们的孩子都挨个玩的兴高采烈,我家梵音就不行,他好像融入不进去……玩不到一块来。”意思,很明确,就是说霍梵音不合群,事实看起来也确实如此,霍梵音和几个小伙伴也就是略略之交。

    宋氲扬开导,“我家大儿子虽说比梵音大了六岁,可最崇拜的就是梵音了,我之前也觉得梵音沉默了些,宋轶伦(宋氲扬大儿子)叫梵音‘老贼’……”

    几人默默把目光转向霍梵音,他在那泡茶,什么人喝什么茶,摸得一清二楚,杯子也分的一清二楚,这都是没人告诉他的,只要细细想,便会觉得恐怖,这男人,心思缜密的厉害。

    几人年轻人从远处跑过来,讨水喝,霍梵音把手中放了柠檬的水递给宋阮芝,亲自伺候的服服帖帖,宋阮芝抱着水壶往嘴里灌,霍梵音看着她,笑,“慢点。”

    宋阮芝直在心里啧叹,这男人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才叫人叹服,脸上的红晕开散,一朵朵的,问,“梵音哥哥,你什么时候去利物浦?”

    霍梵音依旧微笑,“明天。”这一块的正经人都以为他是为了学业,然后顺便去看一场英超球赛,鬼知道这小太子是去鬼混,他去玩大的,他也是个注重名声的,在国内玩怕被熟人逮着,就去国外混迹,只是不常去……

    在一系列S/M道具里,他偏好的是沉红色的绳子,毕竟审美观不赖,红色的绳子绑在雪白的手腕上,最刺激,他觉得也最能激荡起他的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当然,你别以为他这样会玩就没有真爱,面前的这位就是,宋阮芝,小公主,多少人呵护着长大的,不愁吃不愁穿,天真无邪,偶尔耍点大小姐脾气,但人家嫩颜啊,所以还是蛮可爱的。

    霍梵音能包容的东西很广,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三十岁娶这个女人,或者这个女人收心了再娶,她身边包围的男人也不少,所以,他给她天空翱翔,他手里有根线,攥紧。

    晚上,双亲在床上谈话,母亲说,“霍梵音挺喜欢宋阮芝的,为什么不谈恋爱?梵音从小到大带回来的那些女人都挺好得,就是维持不长,过段时间就说人家不要他了,哎……”

    父亲好像很开明,“莉莉,梵音是一个长情的人,软芝是个可爱的女人,但谈不上多聪明,梵音愿意让着她,宠着她,可,我总觉得最后和梵音走到一块的不是她,是别人,是个精灵……”莉莉用手肘一拐霍继都,“就你厉害……你小时候还说搞定霍梵音的人没出生了,这不,霍梵音就挺爱软芝的。”霍继都拿被子覆着她的头,“你啊,关心关心女儿,她比霍梵音还不合群,也不跟别人玩,整天自个人窝着……”

    说到这,莉莉火了,“还不都是你,整天只知道让她吃东西,长这样胖,叫她自卑,不敢出去,都是你……”

    此时,两人口中的两个小孩窝一块儿,霍蔓头颅枕着霍继都膝盖,“哥哥,你以后会娶宋阮芝嘛?”霍梵音背靠着床,削薄的五官投下阴影,“会,她会是你的嫂子。”

    霍蔓蔓小,搅着手指头,“可是我不喜欢她……你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善良,是不是,你是个挺坏的男人……那天,我在你的手机里看到S/M工具了,你是不是和舅舅一起玩?外公不知道这事……”霍梵音并没有打算瞒着他,一下下抚摸着她的头发,“那是舅舅玩的……宝贝儿,哥哥心里有数。”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离开。

    英国,利物浦!

    霍梵音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再次站在港口看着前面的橙色的灯光,心里仍旧是平静额,视线转移到路灯下的两个天秤花盆,移开目光,旁边站着是聂钊禾,外公聂云双胞胎儿子中的一个,他,叫舅舅,因为是老来得子,比霍梵音还小两岁。

    霍梵音燃了一根烟,“这次的货怎么样?”聂钊禾望着这男人立体的侧面,唏嘘,在刀尖上舔血的恐怕就是他了,到目前为止,霍梵音喜怒无常,除了在玩这上面,其余的他还真就摸不透这男人,倒不是说这男人多难搞,而是他具体交流自己的一切信息。

    他们去的是专业的地方,专业玩这种东西的,所谓物以类聚,这事儿就是这样,玩得到一起来就玩,玩不到就撤退!他霍梵音从不强求。

    一个包厢,他和聂钊禾先进去,随后来了几个姑娘,无一例外,年轻,漂亮,但是没钱,这个俱乐部选人有个规矩,就是女人急需用钱,拿钱来束缚你,时候好算账啊,而且还允许男方用设备记录,你说,不公平,是吧,的确是不公平,但是这是买卖,哪里有公平性可言?

    其中一个低着头的,霍梵音一眼就看上了,倒不是别的,而是那张绝顶好看的脸,她很纯,纯,美好,一个女人沾染了这两样,男人便想糟蹋,或者占为己有,对于霍梵音来说,他不想占为己有,也就只能糟蹋了。

    “叫什么?”问了,挺礼貌,燃烧的烟还没有灭掉,烟灰蹭到手腕上,女人咬着唇,“周周……”声音,很甜,嗲嗲的,但又透着股与之相反的坚韧,霍梵音点头,“多大了?”

    “二十三!”周周说,撒谎,撒的还蛮厉害的,她真实岁数比这个差远了,她未成年。

    霍梵音这人一般人家在岁数这块儿,他从不追究,“能接受多大程度的?”你既然送上门,他也会吃,往后展手,慵懒,坐姿也狂野,随后另几个姑娘被舅舅带出去了,舅舅知道这坏胚子看上这个最年轻的了!

    门关上,周周说,“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似笑了一下,霍梵音唇角慢慢扬,以波澜不惊的微弱角度扯开,解开衬衫纽扣,“…小小年纪玩的挺厉害……”

    “市场有需求,自然也开放些。”

    女人的变化是霍梵音始料不及的,“过来。”轻悠悠一句,她迈至他的身前,双手捧着他的脸,逼着眸子,这实在是挠心,这女人的表情,淫而乱,华丽刺眼!就一个男人的审美来看,美好,可就一个正常男人的审美来看,不能娶。

    其实,这都是在假装,这女孩儿,叫周周的,完全就是走投无路来找人的,她有虐待症,有时候发作起来能砸掉一屋子的东西,她并非没钱,挺多钱,但这批怪癖性子叫她生不如死,她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快乐,最后,还是不得其法,只能碰碰运气试试这招了。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会遇见这样一个美丽的男人,他看起来无情又冷血,只是,他身上的香气吸引着她靠近,他良好的教养叫她折服。霍梵音捧着她的双腿两侧,夹住,单手拿过一边的沉红色绳子缓缓绕在她的手腕上,一圈又一圈,直到女人开口,“够了……”

    霍梵音玩咖,自然解女人衣扣也熟练,他一颗颗,目光灼在周周的肌肤上,“身体也很漂亮。”一手慢慢扶上去,周周吮住他的指,挺有经验的,这让霍梵音以为这女人有过很多次这种经历,他粗鲁禁锢着她,手就伸了进去,“真嫩……”这方面的老手,一摸就知道深浅。

    唇,游走在她的耳廓,慢慢,霍梵音发现,这女人好像软了,经不起摧残……

    (留言板的宝贝们已经每人打赏50磨铁币了哈……提醒,留言板在简介那,看到写评论几个字点开即可,这不是霍梵音第一张,只是人物小传而已,算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