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尘埃略定

    更新时间:2018-09-24 00:43:37本章字数:3375字

    我和小猪一路赶到边关,看到竹竿和肥波穿着士兵的衣服站在门口站岗,他们两个看到我们回来了,特别开心,我问他们有没有一个女孩骑马回来。他们说有一个。我问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给我描述了一下,没错,就是卫瑾小喵。我忙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她去哪里了。他们说没有注意到,我问其他人,其他人都说看到那个女孩了,但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天色已晚,肥波问我为什么要找那个女孩,我说那个女孩也是我此次出行要找到朋友。竹竿说天已经很晚了,要不我们先去找家客栈休息一下,明天再找吧。我摇了摇头,我感觉这是我离她最近的时候了,我不想错过。小猪看了看我,说我们去找吧,时间越晚,找到的可能性越低。

    我们找了整整一晚,走遍了周围的小镇,问了一家又一家客栈,酒馆都没有找到卫瑾小喵。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我们四个坐在一家酒馆门前的台阶上,肥波和竹竿已经累坏了,俩个人靠在一起昏昏欲睡。小猪坐在我身边,我很失落,也很内疚,我告诉小猪,我说我觉得我错了,如果我在白塔镇上没有拖拉,直接去虎贲将军的墓地也许就能碰到卫瑾小喵,如果我在客栈里多问了老板一句,我们就能找到她了,如果当时看到卫瑾小喵的背影时,跑的再快一点,说不定……“自作孽不可活,都怪我,错过了她,不知道下次看到她会是什么时候?”我低下头,心里很内疚,很伤心。“大原,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她只是走过了你的生活,没有谁对谁错。”小猪看着我,说道。我抬起头看了看小猪,太阳刚刚升起,温暖的晨曦照在小猪的头发上,小猪的头发微微发红,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这句话直到很多年以后,我依旧牢记于心。

    小猪问我下一步该去哪。我说去京城的知音茶坊。“你是想去找你娘吗?”小猪笑着说。“不是,我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我娘。”我说。我低头看了看腰间的那个翠玉镯子,我想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四人,回到了京城,一路上也不曾忘记打听抚头和卫瑾小喵的消息,但是没有什么结果。我们回到京城,去了知音茶坊,到地方之后,才发现,那个茶坊已经被封了,上面贴了一个大大的封条。我们问了旁边的店铺老板,店铺的老板说,他们也不知道,就知道前些日子,来了一队官兵把茶馆给封了,我问老板有没有看到官兵们抓人,老板摇了摇头,说没有。

    后来,我和小猪,肥波,竹竿四个人商量着说回去吧,茫茫人海,就凭我们四个,想要找两人,太难了,不如回去,没准还能等到他们。我们四个人骑着两匹马,一路向南方走去,一路上,我们四处打听,抚头和卫瑾小喵的下落,但是依旧没有消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们四人回到了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壹号客栈。小猪问我是不是要回朱家角。我摇了摇头。小猪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离开朱家角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找到抚头和卫瑾小喵,可如今,我连一眼都没有见到他们,回去干什么呢。小猪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突然想起了郝翰,想起了竹叶青,他说我回来之后一定要去找他。我说吃过饭,我要去竹林里去找我的一个好朋友。“谁呀?”小猪好奇的问道。“你们见过的。”我说。

    我们四个人一起进了竹林里,我凭借着自己的零零散散的记忆,找到了郝翰住的竹房子。我们四个进去后,发现郝翰正在竹房子里酿酒。郝翰看到我之后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小猪,竹竿和肥波看到郝翰后都大吃一惊,觉得很尴尬。后来小猪跟我说每次她看到郝翰都觉地额头很疼。我跟郝翰介绍了小猪,竹竿和肥波,说他们三个是我路上结识的好朋友。郝翰很开心,说很少有这么多人来这里找他。当天晚上,我们五个人喝着竹叶青,聊着我路上的趣闻趣事。郝翰时不时地哈哈大笑,我跟郝翰说在边关那个酒鬼将军喝到他送我竹叶青时的表情和变化,郝翰特别开心,“怎么样?我酿的竹叶青,那必须是玉露琼浆呀!哈哈哈。”我问郝翰有没有考虑过,多酿一些竹叶青把它运到城里去卖。郝翰说他自己也考虑过,但是人手不够,他自己一个人酿酒,运酒,卖酒太折腾了。我告诉郝翰说我们四个人可以帮他,我们可以在城里开一家酒馆,只卖竹叶青。郝翰说好是好,但是没有本钱。我自己出门时带的钱也快要花光了,我问郝翰,我送他的那把刀还留着的吗。郝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他拿到刀的当天就给当了,当了一百五十两银子,现在花的还剩二十多两了。我一只手捂在脸上,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先别开店里,就在这竹林里酿,运到城里卖吧。郝翰很开心说这样多好呀,他是绿林郝翰,出了竹林去了城里卖酒,传到江湖上,那他还叫绿林郝翰吗?

    后来,我们四个人就在郝翰的竹屋里住下了,晚上我和郝翰一起去潭水边取水,然后回到竹屋里小猪和我们两个一起酿酒,白天,竹竿和肥波带着酿好的竹叶青送到临安城里去卖。虽然每天赚的不多,但是日子过得简单踏实。有时候,下过雨之后,郝翰还会带着我在竹林里挖竹笋,每次都能挖到好多,我们带着竹笋回到家,等到了晚上,竹竿和肥波带从城里买回来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一些水果,食材。小猪总是自信满满的大展身手给我们一阵煎炸烹炒,还记得第一次,我们还是满怀期待地坐在餐桌旁,等待尝尝小猪的手艺,后来才发现,小猪做出来的菜,不是巨酸,就是巨咸,只有肥波一个人能吃的下,小猪看我们不吃问我们是不是做的不好吃,我们一个个都看着小猪说怎么会,“那你们吃呀,我看着你们吃。”小猪听到我们的话,开心地说。我,郝翰还有竹竿,看了看旁边不抬头,一直吃的肥波,又扭过头来看了看旁边开心的小猪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我们三个相顾无言,拿起筷子,随便夹上一口菜,然后直拨米饭,“好吃!好吃!”我们三个不住地夸小猪。后来,小猪经常做饭,拦都拦不住,不过熟能生巧,小猪做的饭菜也越来越好吃了。每天住在竹林里,生活所迫,我也慢慢的学会了郝翰的扔东西打蛇的技巧,郝翰总是笑着说:“怎么样,我跟你说的生活所迫,没错吧。”我每天依旧留意着竹林间小路上的情况,期盼着有一天,卫瑾小喵和抚头能够回来,但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竹叶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却始终没有他们的踪影。再到后来,我们攒下了一些钱,在临安城里开了一家小酒馆,我们依旧每天在竹林里酿酒,白天肥波和竹竿把酒运到酒馆卖,算是有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摊位。时间一天天的过着,有一天,肥波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也喜欢他,他想结婚。我们都很惊喜,问他那个姑娘是怎么认识的,肥波说那个姑娘是临安城的,她经常去酒馆买酒,后来就认识了。肥波的婚礼办得很热闹,结婚那天,我们五个人喝的大醉,竹竿哭着对肥波说就算他结婚了,也不能忘了我们。肥波也哭了,不断地点头,说一定不会忘,一定不会。肥波的新房就在酒馆的旁边,肥波每天跟往常一样,依旧去酒馆卖酒,只不过经常会带上他的妻子。没有过多久,竹竿也结婚了,我们也都很惊喜,问那个姑娘是从哪里认识的。竹竿笑了,说是在肥波婚礼上认识的。竹竿结婚后,也搬到临安城住了。每天,肥波的妻子和竹竿的妻子留在酒馆里看店,肥波和竹竿一起来竹房子运酒,日子过得很开心。竹竿和肥波都结婚了,小猪却一直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婚事。我和小猪都明白,我们都已经融入了彼此的生活,但是小猪知道,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结还没有打开,她愿意陪着我,等到我打开心结的那一天,那怕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天会有多远。

    时间一直往前走,岁月会让谁白头。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一不小心就经历了八个循环。这八年里,老皇帝驾崩了,太子登基,新皇帝登基后在天下广选美女,立之为后。这一天,郝翰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我和小猪很好奇,问他怎么了。他说新上任的武林盟主虎头召集天下武林人士三个月内在青峰寺集合。我问郝翰虎头是谁,为什么之前从没有听说过。郝翰说他也不知道,几个月前突然出现的,据说他武功很高,在邹城成立了虎头帮,就在前几天,武林盟主大会上,力压群雄,当上了武林盟主。我问郝翰虎头召集天下武林人士去青峰寺干什么呢。郝翰说自己也不知道,可能会有大动静。“我也得跟你一起去。”小猪说。“我从小在江湖长大,也是武林人士。”我看小猪和郝翰都要去,我说:“我也跟你们一起吧。”

    小猪,我还有郝翰在壹号客栈买了两匹马,郝翰骑一匹,我和小猪一匹。路上,我问郝翰:“为什么武林盟主下令召集武林人士,我们都要过去呢?万一有人不想去怎么办呢?”郝翰说:“不想去也得去,这是武林盟主的命令。”我说:“就算不去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是一个大帮派的话,就一个人不去又不会被发现。”郝翰看着我,认真的说道:“武林盟主号令武林,这是江湖的规矩,大家都得遵守,没有规矩,就没有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