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顿悟归来

    更新时间:2018-09-24 00:47:13本章字数:2614字

    抚头在邹城没呆多久,就快要到了江湖上选举武林盟主的日子,武林大会在南阳忠义坡举行。这天,抚头带着虎头帮的人一起向南阳出发了,一路上,抚头想起师傅告诉自己的任务,把武林盟主夺回来。

    抚头带着虎头帮的人来到了南阳忠义坡,那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各门各派的武林人士乌泱泱的一大片,抚头刚到门口,有一个人拦住他的去路,说是工作人员,让他登记一下姓名,帮派。抚头说:“虎头帮帮主,抚头。”抚头是南方人,虎和抚发音不清楚,工作人员看到抚头脑袋上戴着老虎面具,以为他叫虎头,就给在登记册上记上了虎头帮帮主——虎头。抚头本来就不善言语,也懒得跟他争吵,虎头就虎头吧,反而更霸气一些。

    武林大会上擂台上,各门各派休息的地方,墙壁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店,药酒店红底黑字的广告,工作人员说,每年武林大会都是这样,毕竟布置场地还有这么多人吃喝拉撒睡,都是要花钱的嘛。

    忠义坡上有很多工作人员跑来跑去地维持秩序,他们一个个扯着嗓子喊,什么什么帮派请到擂台的什么什么地方观看比赛。其实在这种场合,原先计划的工作人员完全没与什么用处,一听说比赛就要开始了,大家一窝蜂全向擂台涌了过去,工作人员拦都拦不住,有个工作人员急眼了,竟然破口大骂,险些被武林人士打死,还好被其他工作人员给拦了下来,才没有出人命。

    一会儿,主持人上场宣读了比赛规则,不能用暗器,不能攻击关键部位,不能......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比赛正式开始了。江湖上的武林人士都知道,这个武林大会是一直比赛到武林盟主产生为止的,一个人的体力是有限的,谁先上去谁吃亏,所以一开始没有人上去。大家假装若无其事的看着擂台,等着看看谁最先耐不住性子上擂台。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主持人刚刚宣布比赛开始,就有人直接上了擂台,此人正是抚头。

    抚头站在擂台上,带着老虎面具,威风凛凛,等待着挑战者。比赛开了半天,接连上去了几十个个武林人士,没有一个能自己下来的,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成重伤,底下的武林人士看着台上的虎头技压群雄,无人能挡,心里都想着江湖上的龙头老大哥少林寺为什么迟迟不上人呢?是不是有什么计谋呢?这时少林寺“唰唰唰”上去了十八个人,十八个人还在台上摆了一个造型。方丈站出来解释说这是少林寺的十八罗汉,虽然看着是十八个人,其实他们练得武功各是一部分,他们十八个在一起才是一个整体。底下的武林人士不禁赞叹,真是被方丈的厚脸皮给折服了。抚头倒也不在意,拉开架势,准备迎敌。不到一炷香的时刻,十八罗汉跟下饺子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飞出了擂台,落到台下人群中。擂台下的人纷纷议论,看来这武林盟主非这个虎头莫属了。武林大会破天荒的这么早就结束了,抚头站在擂台上,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武林盟主的位子。

    当天晚上,在武林盟主的庆祝宴会上,抚头下达了第一个命令,下令江湖上所有武林人士,三个月内在青峰寺集合。

    第二天,抚头就带着虎头帮的人快马加鞭朝青峰寺奔去。抚头血红的眼睛盯着前方,爹,孩儿马上就能给您报仇了。

    抚头带着虎头帮的人刚刚赶到青峰寺山下,就看到几十个人站在青峰寺山下,好像在等自己。抚头下马,走了过去,那是几十个人一看到眼前这个带着虎面具的壮汉,身后还带着一队人马,猜肯定是新上任的武林盟主虎头了,几十个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抚头磕头,领头的人可怜兮兮地看着抚头,说道:“盟主,让我们加入虎头帮吧。”抚头看了一眼眼前这领头的人,那个领头的人腰间的宝刀看着很眼熟。抚头让他们起来,那个领头的很开心,以为抚头答应了自己,连忙站了起来,笑嘻嘻的看着抚头。抚头指了指他腰间的佩刀,那个领头赶紧把刀解了下来,双手递给了抚头,抚头接过来,拔出宝刀,果不其然,正是自己佩戴多年的那把留人刀,抚头想起来八年前深夜里的那伙强盗抢走自己宝刀的情形,那伙强盗正是他们几个,抚头怒上心头,宝刀一挥,那个领头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脑袋就咕噜咕噜滚到了地上,血洒一地。其他的那些强盗吓了一跳,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地不知所措,“杀!”抚头一声令下,身后一群带着虎头面具的虎头帮的众徒一个个抽出佩刀,一拥而上,将那几十个山林抢匪砍成了肉泥。

    当天晚上,抚头带着虎头帮的人上了青峰寺。昌天方丈早就听说了新上任的武林盟主要来,早早地站在寺门口等候了,昌天方丈笑呵呵的带着抚头来到了客堂,抚头让自己的手下都在客堂外面候着,昌天方丈带着抚头刚刚进了客堂,抚头就转过身来把门关上。昌天方丈不知道武林盟主这是什么意思,也不好意思问,“盟主,请坐。”昌天方丈笑着给抚头让座。抚头头也没抬,径直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昌天方丈,这个自己梦里不知道杀了多少次的老秃驴。昌天方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死期将至,他依旧笑呵呵地问道:“盟主武功盖世,武林大会上技压群雄,堪称人中豪杰,却不知师承何派呀?”“八年前你见过我的!”抚头说。昌天方丈一听这话,心中一惊,他抬头一看抚头那双血红的双眼,自己确实见过。“啊!”方丈恍然大悟,才发觉不好,起身要走。可惜已经晚了,抚头站了一把抱住了方丈,他抽出宝刀,捅进了昌天方丈的身体,鲜血顺着刀刃流了出来。昌天方丈绝望地看着抚头,脸色苍白,抚头摘下面具,看着方丈,咬牙切齿地说道“八年前,你见死不救,这就是因果!”话刚说完,抚头握紧刀柄,翻转手腕,奋力向上一提,留人宝刀在方丈的身上划出了一道完美的直线,昌天方丈倒在血泊之中,被割成了两半。

    抚头走出客堂,他看着这一座座佛殿,巍峨高大,雄伟壮观,万千诸佛,日日食人间烟火,却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爹惨死荒郊野岭,这样的佛,留之何用!抚头心一横,一声令下,火烧青峰寺!那一晚,青峰寺火光冲天,寺里的和尚一个个高声呼喊救火,万千大厦哪里还来的急,整个青峰寺陷入火海之中,千年古寺,毁于一炬。大火一直烧到天亮,整个青峰寺被烧的只剩下一个山门,寺里的和尚都跑光了,大火熄灭后,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无数的金银珠宝,还有一些被烧地破破烂烂的绫罗绸缎。抚头告诉虎头帮的人,向江湖上传消息,就说青峰寺昌天方丈违背江湖规矩,不肯听从武林盟主的命令,已经被武林盟主处置了,三个月内,所有江湖人士在青峰寺集合,谁若是违背了,青峰寺就是他的下场。

    抚头走出青峰寺的山门,看到山门外的一块石板血迹依存,八年了,八年前自己就是在那块石板上磕了三千响头,佛却不愿打开这山门,八年后,佛却只剩下这山门了。抚头转过身来,看了看这大火之后的青峰寺,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现在的青峰寺才算是真正的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