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18-09-20 12:05:12本章字数:3215字

    动了动脑袋,身体有些麻麻的酸痛感,叶悠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好吵,难道小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天天这样吵谁受得了,那群大妈大叔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咦!还在做梦吗?叶悠揉了揉还有些睡意盎然的眼睛,模糊的世界立刻变得清晰了。

    教……室!

    叶悠吃惊的看着她现在身处的地方,竟然是在一间满是学生的教室里,而她正趴在课桌上,叶悠条件反射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把她给彻底打醒了。

    梦竟然没有醒?

    “叶悠,你怎么了?”旁边一个扎着马尾,穿着校服的女生让叶悠回过神,她愣了一会,摇摇头,试探的问道:“下节课是哪个老师的课?”

    “你最喜欢的语文课,你睡懵了?真羡慕你,马上就可以不用读书了,高三太痛苦了!”

    高三?不用读书?叶悠乱哄哄的脑子里顿时清明了,而后她嘴角抽了抽,终日写重生文的她似乎敬业的重生了。

    叶悠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胳膊,若这不是梦境,是真的重生了,那她现在应该是她高三上学期闹着退学的那段时间。

    从书桌上那高高的一摞书中拿出一本语文书翻开,果然,高三上学期。

    “小悠,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肩膀被人用书轻轻打了一下,耳边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话语里透着关切。

    叶悠转过身,她背后坐着的正是她高中时期仅有的两个好友之一,刘梅。

    “怎么了你!”刘梅用手捏住叶悠的脸颊。

    叶悠条件反射的用手挡开,独居五年的她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突如其来的亲昵,尤其对象还是“仇人”。

    “你这是怎么了?”刘梅错愕的看着叶悠。

    叶悠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关心。

    “没事,有点不舒服。”叶悠挤出一丝笑容,现在她和刘梅还是好友,离她们最后闹翻还有七年。

    “你家里还是不同意?小悠,要不算了?你成绩不错,再熬半年,高考过了就好了。”刘梅一边说一边伸手摸着叶悠的额头。

    叶悠强忍着内心的排斥,“我已经决定了。”

    “哎,你还是那么倔,蚊子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会骂死我的!”刘梅确定叶悠没有发烧后收回手,嘟着嘴抱怨。

    刘梅真的很漂亮,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及腰的长发,尤其是现在嘟着小嘴的样子给她的柔美气质平添了几分俏皮,一身普通的校服都被她演绎的可爱了。

    “你怎么了?老走神。”刘梅的手在叶悠眼前晃了晃。“蚊子走了你就变成了这样,我嫉妒了,好伤心。”

    “我一会要去找班主任说退学的事情。”叶悠眨了眨眼,看起来有些傻气。

    蚊子,是叶悠和刘梅共同的好友,同一个班同一个寝宿舍,三人几乎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而蚊子开学没有多久就转学了,她的家人都在首都B市,她回到C市读书是为了解决户口问题。

    “你还真是铁了心了,你和蚊子说过没?”

    “没。”

    “我也没有联系她,长途好贵。”

    刘梅是农村出生的孩子,家境不好,三人之中就她的零花钱最好,平日里蚊子和叶悠在金钱方面都照顾她一些。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她习以为常,才会理直气壮的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叶悠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我去找班主任了,一会你先回宿舍,不用等我了。”

    叶悠转过身在柜子里翻找,她记得她应该有一份家长签字的同意书,是一次老师带队参加比赛前要求家长签字的。

    找到同意书后,叶悠拿出另一张白纸简单言明的休学的理由,写上自己的名字后,再把白纸覆盖到同意书上模仿写出了叶建军的名字。

    叶悠凭着记忆来到了办公室门前,办公室里只有班主任一人,她敲了敲门。

    “进来。”伏案批改作业的班主任皱了皱眉头,他班上的学生闹出了退学这样的事情他这几天没少挨批评。

    “班主任,这是我的休学申请。”叶悠递过申请书。

    “休学?”班主任一怔,之前不是说是退学吗?“既然你父母都同意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今明两天把东西收拾好。”

    “我这就回家,麻烦班主任开一张离校证明。”叶悠合上眼,班主任是教数学的,而她的数学成绩虽不至于一塌糊涂,但一直在及格线上徘徊。

    班主任从柜子里找出离校申请表,刷刷几笔签上了大名递给叶悠。

    叶悠拿着离校申请表从办公室里出来,没有几步就被人叫住了。

    “叶悠。”一个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男老师,在这个年代能穿的如此干净的就说明家里条件很不错了,男老师手里拿着书籍走到叶悠身前,问道:“你退学了?”

    叶悠摇摇头头,脸上浮出笑容说道:“是休学。张老师,若是我下学期又回来读书了,你可要收我呀!”

    张老师是叶悠班上的语文老师,而叶悠的语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平日里还会写写文章、小说,和文艺范的张老师十分谈得来。

    “你这孩子!跟牛一样倔,玩够了就赶快回来,我给你留位置。”张老师慈爱地揉了揉了叶悠的脑袋。

    叶悠心中一片暖意,前世她退学后就再没进过学校的大门,和张老师自然也就断了联系。

    “我不会让张老师失望的,我这一次会考上F大的。”

    张老师诧异,F大是全国知名文学类学府,每年报考的学生多如牛毛,但实际收取的学生不报考人数的千分之一。

    “有志气,老师等你。

    ……

    叶悠拿着离校证明顺利的出了校门,她站在学校门口却不知道她该去什么地方。

    她这次伪造签名的事情让叶建军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叶家是不能回了,至于她母亲家她是想都没有想。

    叶悠的父母在她读一年级的时候就离婚了,如今各自都已经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时候她也会想,她到底算什么,判给叶建军的她在新家庭待了这么多年,同父异母的弟弟都十一岁了,她依旧没有融入进去。而刚回到C市结婚的母亲,叶悠更是避之不及——她和她关系一直不好,性格相反,用叶悠以前的话来说:她们俩是八字不合。

    “啊。”

    叶悠被人撞到在地上,脚腕传来剧烈疼痛,应该是扭了。

    “你没事吧?有伤到吗?”温文尔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叶悠抬头仰望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扶起她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容貌一如他的声音让人眼前一亮。

    是个贵人。叶悠被心中突然生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叶悠稍稍移开身子道谢:“我没事,谢谢你。”

    男人看出了叶悠的抗拒不在意的收回手,眼睛在她的左脚腕上看了一眼,“没什么事就好,说起来那人是因为我才撞上你的。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这样我也就不担心了,再见。”

    “再见。”

    叶悠挥挥手,看着那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才转身一瘸一拐的朝校门口的花坛走去。

    真疼,叶悠坐在花坛边用左手揉着红肿的脚腕,幸好她今天穿的是运动鞋,要是高跟鞋她都敢她会有多狼狈。

    叶悠从小就是个不爱打扮的人,整天穿着牛仔裤T恤运动鞋没有一个女生该有的精致,直到她大学毕业遇见肖扬后她开始学着打扮,学会穿高跟鞋,那时脚腕不知道扭了多少次,后来即使她离开了肖扬也没有脱下高跟鞋。

    欲望都市的演员莎拉?杰西卡?帕克曾说过:“站在高跟鞋上,我才能看见真正的世界。使脚不舒服的不是鞋子的高度,而是欲望。”

    是啊,她当时就是因为对肖扬有了欲望才会勉强自己穿着不合脚的鞋子走了四年的路。

    叶悠摊开右手才发现右手手心刚在地上擦破皮了,左手伸进校服口袋里拿纸巾,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一个男士咖啡色牛皮钱夹。

    叶悠皱眉,恐怕这钱夹是刚才那个撞她的人放在她口袋里的,应该是之后那个男人的。

    她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最麻烦了,还与不还都不好弄。还吧,找不到人;不还,刚才那个人帮了自己,私自拿走也太没良心了。

    叶悠打开钱包,红粉粉的钞票特别扎眼,钱夹里有没有身份证、驾驶证等任何可以知晓身份的东西,唯一一张照片却是黑白的,而且还是一个清秀的女生。

    叶悠想了一会,最终决定在这里等等,如果那个人回来了就皆大欢喜,若是那个人没有回来,她就用这个钱给自己找个暂时住的地方,她今天不想回宿舍,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重生对于她而言完全是从没有想过的事情,虽然她整日写着重生文。

    重生她要做什么呢?

    叶悠茫然了,她不是她笔下的女主角有着各种各样重生的理由,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人,好不容易才从伤痛慢慢走出来,不想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该做什么?去找肖扬吗?

    她摇摇头,若是在四年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去到他身边,去爱,去报复。可是现在的她早就想清楚了,离开肖扬之后的五年里她一个人独居在D市的出租屋里最开始强烈的恨随着时间慢慢转为了遗憾。

    肖扬没有对不起她,他带着她看到了世界,他把她变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虽然只有四年的时间,因为他,她知道了爱,尝试了恨,学会了遗忘,明白了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