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秦然

    更新时间:2018-09-20 12:05:12本章字数:3079字

    叶悠从理发店出来后就直接回到了四合院,刚一跨进四合院就看见秦亦舒正在院子里摆弄着古琴。

    “闺女,过来看看。”秦亦舒见叶悠回来了,连忙向她招手。

    叶悠好奇地走了过去,她小的时候就很憧憬武侠故事里那些十指芊芊在山野水间抚琴为趣的人物。

    “爸,你会弹琴?”若是秦亦舒会弹琴,她倒是可以天天听着古典中国曲,叶悠是不会去学琴,她只要一想起小时候在少年宫看到的那个弹古筝的小女孩的双手,她就不寒而栗,虽然古筝和古琴不一样。

    “不会,你想学吗?”

    “不想,我只想听。”叶悠毫不掩饰她自己的懒惰。

    秦亦舒大笑,他这个闺女就是实诚,越看越喜欢。

    “日后有时间了带你去江南,梅庵里的人喜好这个。”秦亦舒见叶悠很有兴趣的样子,就把古琴递给叶悠。

    叶悠连忙摆摆手,这玩意可不便宜。曾经肖扬送过她一个,还是一把有名的古琴,后来被她转送给了一个真心喜欢古琴的人,那人后来还真成了一个古琴名人。

    “你这孩子。”秦亦舒仔细收起古琴,眯着眼打量着叶悠的新发型,“我闺女真漂亮,我可得千万小心,被一不留神就被坏小子给牵走了。”

    “爸。”叶悠娇嗔,虽然她灵魂是三十岁的女人,可她在秦亦舒面前总是不自觉的变成了小女孩,可以任意向父母撒娇的女儿。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闺女害羞了,嫌弃我这糟老头子了。”秦亦舒乐呵呵地把古琴背在背上朝书房里走去。

    叶悠抿嘴偷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下肥大的校服。

    下午三点,叶悠和秦亦舒正在书房里练毛笔字。

    “小叔,悠悠。”一个年轻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叶悠的手一抖,雪白的宣纸上留下了错误的一笔,她无奈的放下笔看着身边的完全不受影响的秦亦舒。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这样的心境。

    叶悠摇摇头,心境这种东西不是想有就能有的,侧过头对着刚进来的男人点头微笑。不巧,这男人她见过。

    H市本就不大,那个圈子又小,她虽然很少和肖扬出席聚会,但四年里也曾在聚会上遇见过秦然两三次。

    秦然,确实是秦亦舒的侄子,这一点在她猜到秦亦舒的身份的时候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这次来的人会是他,她以为他是一个冷漠的人。

    叶悠打量着秦然的同时,秦然也打量着她,刚刚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叶悠眼中来不及掩饰的错愕与了然让他眯起了眼睛。

    叶悠认识他。

    “小然,来了。悠悠这还是我侄子——秦然。”秦亦舒完成了书写,放下笔一脸和蔼的看着秦然。他已经有一年过没见过秦然了,上次去秦家是为了认下叶悠的事,来去匆匆两人也没见着面。

    “小叔的字越发的好了,悠悠,介意我这样叫你吗?”秦然看着书案上秦亦舒和叶悠两幅毛笔字,两种完全成型的不同风格,没有在毛笔上下过功夫的人是不能写出这样的字。

    秦然看了一眼叶悠,在关于她的资料上可没有提过她从小在练毛笔字。

    “随意。”叶悠不自觉的想要和秦然保持距离,肖扬说过,秦然这个人看着温文尔雅,其实心机深沉,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完全不留余地,让人恐惧。

    “悠悠的字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只是欠缺了几分灵性,太过生硬刻意了。日后有小叔在身边教导,不出一年这字就要超过我了,悠悠不简单。”秦然一语双关。

    “那是自然,我的闺女当然不一般,你可不能再偷懒了。”秦亦舒维护叶悠,他自然也知道叶悠身上的违和之处,可他选择相信叶悠。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性子,只要是认定的人或事,他就一根筋认到底。他既然已经认了叶悠这个女儿,只要她不做出危害秦家的事情,她就永远是她女儿。

    “王婆卖瓜,悠悠都脸红了。”秦然打趣,既然秦亦舒都认同了他也不去猜忌,最多平日里多注意这边一点,他家小叔可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来来来,我亲自给你泡杯茶。”秦亦舒招呼着秦然,喝茶有时候是最能看出一个的本性。

    “我也好久没有喝过小叔泡的茶了。”

    ……

    在四合院里秦亦舒单独留出一间房间装点成茶室供人品茶,这些年来看书、书法和煮茶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重心。

    “悠悠,小叔的茶好喝吗?”秦然现在与叶悠并排坐着,秦亦舒在他们的对面摆弄着茶具煮茶。

    “看情况。”叶悠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秦亦舒手上的动作,在青烟中那修长的手如同魔术师正在舞台上进行表演,把她的心神吸得紧紧的。

    “怎么说?”

    “视心情而定。”叶悠对着秦然翻了大白眼,没看见她正认真吗?有事无事的打扰她烦不烦。

    五年的独居生活不仅让叶悠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让她养成了一个怪毛病——做任何事情的不喜欢被人打扰。有一次她正在家里构思小说却被院子里不知道为了什么而突然吵起来的大妈们打断,她当时直接就接了一桶水从窗子倒下去,之后还对着院子里那些淋成落汤鸡的大妈们破口大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区里的那些大妈见着她都连忙避开。

    秦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家中除了秦琪偶尔在他面前使小性子,还真没那个人当着他的面翻过白眼。

    “想学?”

    “不想。”叶悠语气不由得加重,对于身边这个不懂欣赏美,还干涉别人欣赏的苍蝇,她都懒得应付了。

    “看起来你很想学。”秦然好似没有听出叶悠的不耐烦,继续逗着她。

    叶悠双手握紧,克制着胸腔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脑海默念着:这个人是秦然,以后会成为省长,是绝对得罪不起的人。

    她常常地吐出一口气,测过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东西太贵了,也很麻烦,我平日里看看饱下眼福就好了。”

    秦然是什么人,虽然他看起来一副青涩的大学生的样子,可他绝对不是什么都不会的愣头青,不过他现在却很愿意去扮演一下。

    “我可以送你,当做见面礼怎么样?”

    “不用了,戏弄我很好玩?”叶悠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秦然,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可恶。突然她脑海里闪过一副模糊的画面,有一个人影正看着她。

    “怎么了?”秦然扶住摇摇欲坠叶悠。

    “没事。”叶悠按着头,勉强对他一笑却僵在住了,“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没有来过C市。”秦然小时候一直在国外,高中的时候回到国内一直呆在H市,甚少外出。

    “额。”叶悠难掩心中的失望,刚才画面里的那个人影她看不清,却记住了那双眼睛,明明就是秦然的眼睛,那个人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她脑海里?

    “悠悠,我让王嫂子过来给你看看,她曾经是军医。”秦亦舒已经放下了茶具,叶悠苍白的脸色让他很担忧。

    “不用了,刚才突然想起一个人,感觉和秦……有点像,过会就好了,没事的。”叶悠摇摇头。

    “还是……”秦亦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秦然冲他摇头。

    “小叔让悠悠回房间休息一会,若还是不舒服再找王妈。秦然,我的名字。”他最后一句显然是对叶悠说的。

    叶悠闷闷的点头,现在见到王妈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刚才的情况多半是所谓的重生后遗症。

    秦亦舒见这样也只好同意,只是怪异的看了一眼神色坦然的秦然。

    这小子才来不过一小会怎么看起来比我还要了解我闺女?

    秦然那里会想到秦亦舒的想法,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悠的身上,她刚刚的问话绝对不是想要搭讪或者托词,她是真的见过他。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呢?秦然在脑海里收索着每一个能让叶悠见到他的线索,却毫无所获,她根本不可能见过他,除非资料上写的都是假的。

    秦然眼睛眯起,每当他思索什么的时候都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能骗过秦家情报网的人不多,只是……秦然眉头皱起,叶悠的资料或许都是假的,但至少在高中的资料没有问题,那些影像是不可能作假的。

    什么样的人会花两年多的时间煞费苦心的去布置一步可能没有任何用处的棋子,要知道秦亦舒到C市不过半年时间,若不是为了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秦然想不通,叶悠的表现太矛盾,若真是为了秦亦舒那更应该表现得和资料上显示的一样:内向、脾气好、无才艺、平凡,可是她不仅有一手不错的毛笔字,行为举止间虽然有些刻意的痕迹却看得出她受过良好的教育,这绝对不是一个在小城市一般家庭长大的女生。

    “小叔,我需要和你谈谈。”此时的房间里只有秦然和秦亦舒,叶悠已经离开。

    “去书房。”秦亦舒无奈,若是他今天无法说服秦然,叶悠恐怕就得在秦家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