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借孕成功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1:09本章字数:2740字

    “梦飞儿,这世上的名画、名表、名宝石、名手杖、名包、名石……你什么没偷过了,试问苍天,大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你去偷的?”冲着悬崖峭壁,一个长相清纯俏丽甚至说得上是倾城倾国的女人.大声疾吼着。

    阵阵怒吼不断的回响,像有千万人在一起狂吼抗.议。

    “这世上还有一样你没偷过,那就是种子!”一个阴渗渗的声音挟带着些许的嘲弄在她背后阴阴的响起。

    猝然回头,看向身后身.体处于阴暗中的身影,女人皎美的面容扭曲起来,“种子?我是神偷飞飞,你居然侮辱我去偷种子,这是对我的严重鄙视!”张扬挥舞着的爪子,显示出她强烈的愤恨和不满。

    阴影里面的人影仍然不紧不慢的看着她,那沉静如水的眼神,平静得让人看着便心生寒意。“我说的是人种,都长到二十岁了,人也长得不丑,居然还是白玉之身,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生.理有问题,或者说——”说到这里那人居然停了下来,似乎故意卖关子。

    倾城貌美的女人被她这么一说,明显的尴尬起来。眼神往一边瞟来瞟去,“那个,这不没看见合适的么!都没顺眼的,我找那些人做什么?你当我真的欠压呀?!”

    那人却在此时接下之前没说完的话:“或者说,你压根儿就是害怕!”

    圆睁大眼睛,倾城倾国的美.人简直不敢相信那人会说出害怕这个词儿出来。吸气,呼气,“鬼影子,你给我等着瞧,这次我就如你的愿,去偷人种,还要偷一个绝世无双、举世闻名的人种!”吼完,她转身如风一般离去。那速度,快得让人只一眨眼功夫,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树下面的身影慢慢走出来,面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瞬闪而逝。“飞飞儿,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要不我的谋划又会失败了!”

    拉斯维加斯……

    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也是梦想者的天堂,在这个地方,一夜暴富,并不是神话,但一夜堕入地狱,也比比皆是。

    不过到这里来的人,大部分都是揣着一夜暴富而来。

    拉格尔酒店,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酒店,也是最大的赌场娱乐场所。门口一处活性火山化石,每隔十分钟便喷一次仿真火山,人们一走近它还能感受到它灼.热的气息。

    酒店二楼大堂,一群辣妹正煽.情的跳着钢管舞,迷离的灯光倾洒在她们健美迷人的身.体上,让人感觉到那种野性和柔软的美冲击着视线。

    赌场里面人声鼎沸,时而曝发一阵惊喜的欢呼声,时而能听到一阵叹气声。

    当不远处的旋转楼梯上一位身着GIANFRANCOFERRE条纹衬衫的男人走下来时,全场的眼光全都齐聚到他身上。

    在他的身前身后,各站着四名面色冷酷的黑色男子,一看就是这人的贴身保镖。

    男人昂扬的身躯一跨入大厅,便带来一股非同寻常的凌人气息,如王者出巡。那张冷峻的面孔,如刀刻玉凿一般,上面写着生人勿近。那双鹰隼般的锐眸,只是淡淡的扫了大厅一眼,便让人如电击一般不敢动弹。所有的女人全盯着他气都不敢喘,除了大厅右边那张老虎机面前那个红发蓝眸的女人。

    男人的眼神若有意似无意的扫过她,八号桌,连胜三天,天天卷走自己赌场上千万的资金。她的手气,好到让人生疑,可那帮无能的手下,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破绽。

    接过WATER递来的红酒,蓝墨宸闲闲的靠在一边看着那个女人玩儿。

    估计是赢得太多,再一次把别人面前的筹码划过来时,她面上只是慵懒的笑容,甚至于还在此时打起了哈欠。

    微抿的薄唇微往上挑,蓝墨宸的眸里划过一道肆意的冷笑。

    把面前的筹码一收,梦飞儿再度伸了个懒腰,看看那些人全输得不敢再来了,她也没了兴致。“唉,只求一败呀!这么大的赌场,居然找不到与我一起赌个痛快的人!”

    “我陪你玩。只怕,你玩不起!”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

    微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突然坐下来的冷酷男人,梦飞儿的眼睛在他身上只停留了一秒钟。还算得的去,身材是自己喜欢的款型,面孔也还不错,冷酷无情得有些嚣张。

    “三千万,我赌了!”懒懒的把面前的筹码一推,飞飞儿嚼着一抹自信而魅惑的笑容斜睇着男人。

    对于对面女人的胆量和豪气,蓝墨宸的兴味更浓。

    手一抬,身后的人端过一盘的筹码,“六千万,我跟了!”明显比对面的多一半,这一看就不是公平的赌注。

    从来不乱占别人便宜的飞飞儿皱眉,“我只有三千万!”挑衅的媚眼就那样闲散的看着他。似乎在说,我只有这么多钱,你得看着办!对面的男人仍然不紧不慢,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薄唇再度轻扬,一抹颠倒众生的邪肆笑意往上勾去。

    “你输了,陪我一夜!”并不是缺少女人,而是这个女人确实勾起了自己的兴趣。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惊呼,一夜三千万,这恐怕是整个赌场最高的召女夜价了。

    飞飞儿微怔了怔,想到之前才说过的要把可耻的玉女身破除,轻轻点头,示意赌注成交。

    原本看这男人很顺眼,想要放水让他一把,哪知道人家的技术怎么也比自己更高一筹,飞飞儿知道,这是真的碰上对手了。

    潇洒的把面前的筹码一推,皎洁妩媚的面上浮现一丝轻浅的明媚笑容,“你赢了!”

    抬手,示意她过来,飞飞儿带着纯净的笑容把手递到他手里。接触到他浑厚的大手时,一股异常的电流袭击而来,飞飞儿面颊飞红。

    “啊……很疼俟,出去,出去!不来了,我不来了!”

    原本以为会像别人说的俗仙欲死,哪里知道痛楚袭来,整个人如被一刀劈成二瓣一样痛不可当。

    箭在弦上,哪里有半道上收回的道理。只是停顿了一下,身下女人美好的紧窒让他再度动作起来。

    一阵惨呼声在宽大的总统套房不断响起,直到半个时辰后,那种惨呼声才渐渐被声又一声的媚唱取而代之。

    云消雨停,蓝墨宸居然不象以往一样,完事便往卫.生间跑。这个女人给他不一样的感觉,如兰的天然清香,幼滑如丝绸的肌肤,让他舍不得立即出来。

    第一次,他生出了想要与一个女人长期发展的念头。

    “甜心,你叫什么名字?”带着情感的磁性嗓音,沙哑而性.感,但身下的人儿却只是哼哼一声。“赶紧下去,我的骨头都快被你压碎了!”

    看着娇.小的身.体,无力的瘫在床.上,那种情se过后的慵懒一览无余,随性却又该死的迷人心神。

    某处再次有着异样的反应,蓝墨宸发现听话的侧躺在她身边,想要把她搂在怀里,慢慢培养感情。

    身下的人却在此时突然俏皮的翻身压.在他身上,倏然睁开的双眸灿亮如宝石,却划过一丝狡意。正觉得事情不妙时,却觉得后脑勺一阵剧痛。

    “这种事情不好玩,再敢打这样的赌注,我也不会再上当了!哼!”

    收拾整齐,打开窗户身姿灵活的往外一纵,她的身影便消失在黑夜中。

    第二天凌晨,蓝墨宸在剧痛中清醒过来,刚抬起身,便看见对面的镜子里面显现出一个憔悴的面孔。

    甩甩脑袋,后脑勺还是很痛。“可恶的女人,居然敢偷袭!”

    没想明白为什么这女人没要自己的命,身上除了脑袋瓜有些疼,也没地方受伤,再看屋里值钱的东西全都在。蓝墨宸一时之间有些糊涂,不明白这女人费尽心机的想干嘛!

    起身往洗手间去,想要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一下,却看见镜子里面的男人脸上,有一只张牙舞爪的乌龟在爬啊爬……

    身上,更有着大小不一的红色乌龟怒目横眉的瞪视着自己。“大乌龟,小王八!你们都是一家人,偷种成功喽!”在最后面,是一只画的很别扭的飞鸟,道上的人都知道,那是飞飞儿神偷的特别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