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她,不是你的宠物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1:09本章字数:2043字

    辣椒炒辣椒,还米饭炒米饭呢!

    飞儿看着面前一脸老神在在的小毛孩子,只能无奈一笑。好女人,不屑与小男人计较,所以,她飞飞儿忍!

    看她敢怒却不敢说的委屈样子,小鬼头再次胜利的得意了一把。嘿嘿,对付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就得有点儿强横的手段不是。

    只是,晚上的时候,坏女人可能是吃辣椒吃多了,讲故事到一半的时候,居然想上厕所。

    看她满脸是汗的样子,小鬼头终于忍不住问她。“女人,你吃辣椒也会过敏?”

    苦哈哈的瞅瞅一脸质疑加不爽的小鬼头,飞儿怒啊。“祖宗,你看我每次吃饭,只挑口味一般的。可是你今天晚上让我吃辣椒,我能不吃么?唉呀,不行了,我得赶紧去,你等着哈!”

    抚着下巴,果果再次坏笑。“嘿嘿,因为我每次吃了辣椒,就会肚子疼,想看看你是不是也这样的,没想到,我还真继承了你这一坏毛病。真是好的没过给我,坏的到是一大堆儿。不过,也算是对你的小惩吧,谁叫你没生一幅好肠胃来着!”

    从厕所出来,飞儿觉得自己的某处那叫一个辣啊。可是,那隐.私的地方,还不能说,说了多难为情啊。唉,谁叫自己晚上的时候,明知道自己吃辣的,就会肠胃不好,肚子会闹意见。可还是没抗的住诱.惑吃了辣椒呢。这,就是活生生的报应!

    洗完手,才出门,却看见大门一下子打开,从外面进来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们。

    疑惑的盯着那些人,飞儿不解了。她知道小鬼头有不少的保镖,但只要他在屋里面,这些保镖可是不会进来的。现在进来这么多男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府第再来了一个牛.逼的人物!

    从自己搬到这里来之后,就再也没看见过这府里面的其它主人,难道,是这里的主人回来了?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小鬼头的父母回来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飞儿激动哇,她可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一对儿没事就把钱拿来教育孩子的父母。

    可是,当一个昂扬的身躯往里行来,那凌人的气息逼人而来时,她的眼神有些许的呆滞。

    灯光照在那人的脸上,飞儿看不清楚,却有种强烈的熟悉感狂袭而来。

    意识告诉她,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跑掉,而不是傻傻的站在这儿。可是,她还没转身,那个人就走了进来。

    空谷如兰的遂眸,如冰山上的雪莲,又如临堂的帝王傲然而来。只是随意的站在门口,却让人腿肚子发软,有种想要俯拜的冲.动。

    当那人的眼神投向飞儿时,飞儿的腿真的要软了。这,这不是上次冤家路窄的那个蓝墨宸么!

    旋身,想要趁机溜掉,只是她才跑两步,纤细的胳膊便被人一把拽住。

    手上一疼,一股蛮力冲击而来,紧接着便撞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

    没想到蓝墨宸会寻到这里来,飞儿破口大骂。

    看她一看见自己就想逃跑,还态度恶劣到如此地步,蓝墨宸心里的怒火再次往上窜起。长臂一展,便把她整个人圈到了怀里。

    “女人,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我们才做了一半,就被那个该死的男人打扰了。看来,你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没进行完,对我有意见了呢!”他醇厚如大提琴一样的声音在飞儿的耳朵边响起。明明很好听,却让人听着脚底生寒。

    腿屈起,想要奋力往后招呼这男人。却被他孔武有力的双.腿一挟,飞儿居然象被束缚住的鸟儿一样,再难动弹。

    “放开我,你这精虫上脑的家伙,再敢对我做那种事情,我……”

    这话还没说的完,就被蓝墨宸一把拽过来,手,抚在她纤细的脖子来回的摩.挲着。“就怎么,就对我更加的温柔?呃,我这人偶尔还是很喜欢女人野性一点,不过,太过了,我就不喜欢了!”

    明明不是那意思,却偏偏会被这男人故意扭曲事实,这让飞儿有种想把他拍飞的冲.动。为什么当初不学刺杀呢?若是学了,也不至于到了现在会被人随意的掌控吧!

    “飞飞儿,别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有好感,我身边的女人不少,想爬上我床的女人更是排着队的。可是,就是你,是你——”说到这里,蓝墨宸眼里面戾色,看的飞儿心里一凛。

    攥紧了拳头,毫不怕死的反问。“我怎么了?我不就见过你两次面么。至于让你这么恨我?再说了,你老子的事情,是他自己想不通去服毒的,关我什么事情?”开始是觉得挺对不起这男人的,若不是自己把他老子的招财玉拿走了,那道貌岸然的老头子也不会绝望到自杀。

    不过,他会自杀,也是飞儿从来没想到过的。毕竟像那种人,贪恋着人生,那是理所应当的。哪晓得他只是失去了东西便服毒自杀了!

    这个女人,居然敢把与自己的一切抹杀得一干二净,就算是果果的事情,她也一点也不知道的样子。做戏到她这份儿上,还真是无情到了极点。

    被激怒到极至的蓝墨宸,这下子是彻底的被惹.火了。

    一把箍紧飞儿的脖子,冷漠的看着她被自己勒的气也喘不过来。清晰的看着他眼里毫不遮掩的杀意,飞儿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杀自己的。

    虽然在飞花去的时候,就想过要死,不过,心里还是舍不得很多东西的。尤其是水水,一想到水水,飞儿的眼里便露出一丝温柔母性光晖。

    看到她眼里没有死亡的阴影,有的,却是母性的光辉,这让蓝墨宸的手,慢慢的就松了一点。难道,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对果果还是有爱的。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飞儿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就如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一样。

    “住手,老头,你越权了。这个女人,是我买来做全陪的,她,不是你的宠物!她的一切,只能由本少爷决定,哪怕是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