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囚禁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1:09本章字数:2247字

    就算是下车,飞儿也是被蓝墨宸抱下来的。无力的她,只被迫地承受着他的搂抱,凌.乱的发,遮掩了脸上残留的泪水。

    没有完全遮掩的脖颈处,还能看出刚才爱的激越。

    进.入屋后,令飞儿没想到的是,这个恶劣的男人,居然轰的一下便把她扔到了那张大大的床.上。

    那感觉,就跟扔一枚炮弹一样。飞儿的脑袋一阵犯晕,抬头,撞进一双阴戾的眼睛。

    原本的怒火,再度控制,敛眉,咬着唇,只紧紧的盯着他,不明白这个男人又在犯什么疯症。

    “去把你洗干净了!”

    只冷冷的丢下这么句话,蓝墨宸转身就走。气的飞儿把自己脚上的鞋子脱下便往那男人扔去。可惜,只扔到了门边儿上。人,却是连边儿都没碰上。

    “蓝墨宸,你什么意思?你不得好死!”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辱,这个男人,他居然骂自己脏!

    好整以瑕的回头,蓝墨宸的唇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堪称妖孽般的笑容。只是,那双遂眸,却毫无笑容。“我这屋里不收脏污的女人!”

    跺脚,飞儿把屋里所有的东西全砸了个透,再把床.上的东西也掀到了地还狠狠的踩了二脚。发.泄累了,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蓝墨宸,你去死,去死!”

    “对于间接杀害我父亲的女人,我是不会替她请保姆的,所以这屋里,你若是想睡的舒服,不好意思,你得自己收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蓝墨宸再度显现在那里。

    飞儿手里的动作一凝,看向门口,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端了一杯清凉的果汁来,就那样闲闲的站在门口轻轻的吸着。那滋滋的声音,显现出来他喝的很爽快。

    他人,只是随意站在那儿,却让人移不开眼。因为之前欢爱的缘故,他的衬衫扣子还解.开着,露出里面精壮的胸膛,性.感而迷人心神。

    脸上嚼着一抹邪邪的笑容,就那样含笑盯着你,却让人心儿一颤。不想承认自己被他吸引,飞儿抓起一件浴袍就往一边的洗手间走去。临进洗手间门口的时候,还扬起下巴,向蓝墨宸轻蔑的哼了一声。

    挑衅的意味十足,却逗的蓝墨宸笑意更浓。

    内心,却是懊悔不已。早知道这恶魔男人这么没品,刚才就不要使劲地砸那些东西了。光是收拾那张大床,就有的麻烦了。

    笑看着飞儿进.入了房间,蓝墨宸这才转身往楼上走去。

    罗佛斯看见他上来,弯腰向他行礼。

    “那小子正在我常住的那套屋里折腾!”不是疑问,而是用的肯定。听的罗佛斯不得不感叹,这对儿父子,明明见面就不对盘,却又是相互间最为了解对方的人。难怪有人说,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是敌人!这对儿父子就是这样的例子。

    “是的,总裁。少爷带着的人全带着你替他准备的那些精良武器,正与陈皮他们起着冲突。刚才陈皮还打电话来,说小少爷这次好象真发火了。”不止是发火呀,一进门就撩倒了好几名。虽然以前你们父子俩也闹腾过几回,但也没这一次厉害呀,这次可是见了血的!

    一想到那几名被打伤的兄弟,罗佛斯就头疼无比。虽然说人手也不少,可也经不起这对儿父子这么折腾呀。训练他们,可得花费好多的时间和精力呢。

    不去看罗佛斯可怜兮兮的眼神,蓝墨宸径直把桌上的文件打开。“让你查的其它事情,有线索了么?”

    把可怜的表情收起,罗佛斯一脸正经的禀报:“具体的,没查出来,明明就有一条线索的,等到我们找过去时,那个人却突然心脏病去世了。”

    翻文件的手顿住,垂着的睫毛,把蓝墨宸眼里的阴戾和怒火遮掩住。隔了一会儿,才冷漠的扫了一眼罗佛斯,“看来,只要牵涉到这个女人,就总有人的动作比我们快一点。很被动啊!”

    不敢看蓝墨宸,罗佛斯的脑袋低的更凶。“是,在她的身后,似乎有一条线,而且,飞小姐似乎真的把某些事情忘记了。她的记忆并不完整,但人,又确实是她。这一点属下在少爷的庄园里面观察过她好几天。从她与少爷的对话中,完全看的出来,她真的不知道有少爷的存在。一个母亲,亲自生下了儿子,可她却不记得,这,似乎很不合常理……”

    原本淡然的遂眸,突然划过一丝厉光,蓝墨宸的表情再度冷凝了几分。每次只要说到那个女人,他就会不受控制的情绪外露。也只有她,才能让他如此。

    “这件事情,再多派点人手,最好找几个没接受过训练,底子却不错的人进行培养,看来,只有进.入那个基地,才能最好的了解到那里面,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坏女人的失忆,还有与自己分开后的一系列奇怪的举止,肯定与那个秘密基地有关。想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便只能替了解她的一切。了解她在忌讳什么,在乎些什么!

    正事谈完,罗佛斯却并没有离开,犹豫不决的看了一眼还沉浸在思考当中的蓝墨宸。“总裁,她这几年失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对手搞的鬼,万一,在她身上做了什手脚。或者她若要对你不利,你这样天天和她呆在一起?”不合适这几个字,还没说的出来,蓝墨宸淡然的眼神便扫了过来。被他这样的眼神扫过,罗佛斯脚底便生起一股寒意。

    “去办你的事吧!”

    在总裁的手里这么多年,还是不能看透他。更没法子揣摩他的心思。得到这一命令,罗佛斯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

    眼神,扫向电脑里面,蓝墨宸看着里面的飞儿正懊悔的盯着屋里的一切。

    看样子,她并不想收拾乱七八糟的房间,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瞟向了门口。

    像做贼一样,轻手轻脚的走向那道门,似乎想打开出去。

    一抹笑意,浮在脸上,蓝墨宸自己已经在想象,那个女人发现打不开门,就算是打开窗户,也没法子出去时的生气噘嘴的样子。

    飞儿虽然明白,把自己公然放到这样的房间里面,多半还是会采取一定的防逃措施,可不死心的她,当然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

    很遗憾的,那扇门,纹丝不动。不死心的她,拧了好几下,根本就拧不开。气愤不已的她,踢腿便去踢那扇门。

    浴袍下的美.腿,一伸出来,修长而光滑,可能是浴室熏蒸过的缘故,腿上的皮肤还泛着粉红。这一伸出来,让蓝墨宸一下子就想到了莲藕,嫩嫩的,粉粉的,一见,便想扑上去狂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