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这种战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1:09本章字数:3847字

    饶是滚得快,但手被拷着,那速度怎么也没平时快。这么滚了几下,楞是挨了好几个。一时之间,飞儿只听见皮鞭虎虎做响,身上时不时的挨那么一两个。

    原本她皮肤就白,只要挨打的地方,指定就是一道红红的痕迹。没多大功夫,飞儿身上居然变成了红的红,白的白。红白倒也异常的分明,也异常的灼人眼睛。

    本来蓝墨宸的本意也只是吓吓这不听话的女人,哪知道这一玩儿,居然还玩儿上瘾了。

    再度挥起鞭子,那响亮的鞭声,吓得飞儿原本想骂那破男人的话,一骨碌全咽到了嘴巴里面。心里慌乱,居然直接滚到了地上,就算以前训练的身子骨柔顺了,但这样从上面滚到下面,身子骨儿还是摔疼了。

    再度咒骂蓝墨宸几句,还好也因为人滚下来,蓝墨宸倒也没落下鞭子。

    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啊转,觉得再这样被动挨打下去,终归不是办法,飞儿寻思着良策。

    看见不远处铺在地上的被单,飞儿想了一个好办法。

    滚啊滚,趁蓝墨宸的心神都在自己的身上,飞儿已经理住了一角。在他下一鞭子即将来临的时候,唰的一下把订单蒙过去。我不能打你,但我总能蒙你吧,只要把你蒙住了,嘿嘿,风水轮流转……看我不当一下女王,就不叫飞飞儿。

    只是,飞儿想象的太美好,现实却很残酷,那确实蒙了过去,却没蒙到人,而是蒙到了一盏台灯上。

    早在飞儿转动着眼珠子的时候,蓝墨宸便暗暗留了一手,毕竟这女人可不像那种肯吃亏的主儿。

    看她刻意往那边儿滚,蓝墨宸便盯上了一边儿的台灯,没想到飞儿当真打的是那样的主意。这下子,趁飞儿惊讶的时候,蓝墨宸则好心情的再度举起鞭子

    力道掌握的很好,与其说是在打她,到不如说是在撩拨她。鞭子从左边斜伸到右下腰。鞭身在上面留下一道红红的印子,宛如一片儿雪白的雪地上,盛开了一朵漂亮的腊梅花。

    痛加着刺儿的痒痒袭卷而来,飞儿气到脖子都红了。

    “臭男人,我跟你没完!”

    一扔不中,我拼着挨你二个我再扔!

    唰的一声,枕头飞到了蓝墨宸的身上,却被他手里的鞭子勾住,再度反扔到飞儿的身上。

    正忙着拿另外一盏台灯的飞儿,没提防飞枕,华丽丽的挨了一个。

    手刚碰着那盏灯,手背却是一阵剧痛。这一下,蓝墨宸是用了六分力气的,吃痛之下,飞儿手里的灯一下子落地,可怜她的脚,就这么挨了一个重的。

    看着白白的脚背上被台灯砸的红肿不堪,飞儿是又气又恼。当真是打人不成蚀盏灯呀!

    从来没被人这么欺侮的她,一时觉得委屈到了极点,抬眸,却看见蓝墨宸正戏谑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鞭子只是闲闲的甩来晃去。

    不用想,就知道这男人是存心在逗弄自己,把自己当做一只宠物来玩儿呢。

    悲从心来,飞儿突然站在那儿不动了,“打吧,打吧,被你打死了我也认了,反正你也觉得是我把你那老子害死了的。把我打死了,让我替他陪葬去。呜……太欺侮人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这样恶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台词一念完,眼泪也紧跟而上。

    要说哭泣功,飞儿练得可是炉火纯青的。以前用这一招,没少把飞花那帮杀手们镇住。

    只是,今天的蓝墨宸,在眼里划过一丝诧异后,皮鞭再度举起。飞儿心里一凛,这男人,还真是什么都不吃呢!奈何刚才话说到那份儿上了,飞儿也就铁了心的站在那儿任他打。

    还别说,她这不躲不闪了,蓝墨宸还真有些手抖。

    把鞭子一扔,“过来!”

    没想到自己的哀兵策略当真起了效,飞儿内心窃喜。不过面上却仍然是气鼓鼓的样子,扬起下巴,“不过来,反正你也想打死我,把我打死了你就趁愿了!”

    蓝墨宸看她还得寸进尺了,眸色微沉,飞儿吓得缩缩脑袋,赶紧往他身边走来。脑袋在低头的瞬间,一抹狡笑瞬间即逝。

    看她终于屈服,蓝墨宸内心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怎么说,她也是一介大盗飞飞儿,能这么快的屈服在自己的皮鞭下,说明,自己训人有术!

    只是,有些事情真的是风水轮流转的。

    飞儿瑟缩着走来,蓝墨宸刚伸手去搂她,却被她飞速的抬腿,一下子就顶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吃疼之下,蓝墨宸弯腰护住了肚子。刚才这一个屈腿,飞儿可没少用力气。

    飞腿,拾起地上的鞭子,飞儿下巴一抬。此时的她,可不会去想什么这男人要怎么样报复自己的处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她迫切想做的。

    趁蓝墨宸还没直起腰来的时候,飞儿的皮鞭唰的一下,重重的甩到了他的后背。

    之前蓝墨宸还会手下留情,现在的飞儿,那是恨不得把全部的力气都撒出来。这一重击,楞是把蓝墨宸打的往前冲了一下。

    抬头,一双眼睛已然血红。“很好,很强大,女人,你会知道打了我的后果的!”

    第三次,这是第三次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打!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他蓝墨宸也没脸在道上混了。

    在进来后,蓝墨宸便告诫过手下,没有自己的准许,不得擅自入内。

    光.着身.子只着了一条短.裤的飞儿,掏掏耳朵,对于蓝墨宸的威胁,完全无视之。

    如女王和般,嚼着一抹冷冷的魅笑,“是么,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乖乖,只要你向姐姐我求情,我一定会对你好一点,轻.一点的!”

    知道蓝墨宸是只狼,所以飞儿姿态做足的同时,手下更是厉害。扬手,再度狠狠的一鞭子挥过去,打在他的手上,飞儿看见他的手背清晰的起了一道红印子。

    “啧啧……没想到,你的皮肤会这么好呢,真是出乎预料呀!乖乖,一会儿姐姐会对你好的。”

    可惜,她这得意的话还没落嘴,手里扬起的鞭子便被蓝墨宸一把箍住,再狠狠一拖,可怜的飞儿便被拖到了他的怀里——

    眨巴眨巴俩可爱的眼睛,尽量做出一幅极乖巧的神情,以期得到蓝墨宸的从轻发落。可惜,被飞儿打过的蓝墨宸,自觉自己的男人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所以对她这一切可怜样,完全无视不说,还恨得牙痒痒儿。

    把她拽到了箱子面前,脚拷,拷上。

    最后,看飞儿反抗的太过于激烈,居然替飞儿扎了一针不知道何种玩意儿,可怜的飞儿一下子就变的绵绵的,手足无力的那种。

    “放开我,你给我打的什么破针?怎么会一点力气也没有!”就算是说这二句话,也觉得喘得够呛。这时候,还真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

    满意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蓝墨宸把飞儿拖到了镜子面前。“怎么样,现在的你,很美吧?看看,整个一鸡.头兔尾外带血蔷薇花。”

    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镜子里面的飞儿,蓝墨宸的眼睛里面溢出狂热灸情。

    飞儿想把脑袋偏开,却被这男人强行按住脑袋。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完全无语中。

    原本就迷离惝恍的眼儿,此时因为委屈汪了眼泪却强迫着不掉下来,。

    弯腰,含住她的嘴角,在上面辗转。

    飞儿一个激灵,想要推开他,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在刚才被他收得紧紧的,只能恰当的动一下。而身上又被他注射了一种药,想要推开他,谈何容易,那感觉,到反而象在欲拒还迎。

    喘.息,飞儿气得脸颊飞红,“真后悔刚才没踢到你的子孙代,可恶!”

    刚才只踢到了他的肚子,早知道就下手重一点。

    在她茱果上重重一咬,“你若是踢了,还能有我们的幸福可言么?以后你一生的幸福,可都得靠它呢!”

    男人沙哑的声音,里面挟带的邪魅味道,听得飞儿心肝儿颤悠。

    偏偏,她在他身下,还总被玩得兴趣高涨。每次在他身下绽放的之后,便有种自己真的好脏的感觉。

    “飞飞儿,你知道吗?其实你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低下.人,你看看你,在我的身下,还有别的男人身下,都能开得极其美丽。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你在老头子的身边,也会努力的绽放。你可真让人觉得恶心!”一想到当初无意中看见的老头子在调.戏飞飞儿的片段,蓝墨宸便觉得怒火中烧。

    当初看见老头子,就是触着她光滑的下巴,而她,则可怜兮兮,用哀求的眼神求着老头。她不知道,她那样的眼神,落在男人的眼睛里面,那就是一种变相的邀请……

    “不,你胡说……我不是,也没有!”被他咬的很疼,飞儿更觉委屈。

    在她下巴再度重重一咬,直到有血.腥的味道呛来,蓝墨宸才放开她。把那丝血吸到嘴里,感觉老头的印迹少了许多,这才冷冷开口。“飞飞儿,我都看见了。那天,你替他倒水,却不慎洒到他的衣服上。老头子一把抓着你的手,还碰了你这里。若不是我进来,只怕那天你们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吧?”浓重的鼻音,显现出来蓝墨宸心里的极度不爽。

    飞儿被他这样一提醒,这才想起当初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而那一天,也是自己第一次与蓝墨宸正面面对。没想到,那被被老头调.戏,他会记得这么深刻。记得当时他并没有别的情绪呀!

    看飞儿一脸的诧异,蓝墨宸恼恨的把她眼睛闭上。“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没事就在我面前装纯,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明明就低下了,却偏偏要装出一幅纯真的样子来迷惑男人。恶心!”

    一把推倒下飞飞儿,只有在这一刻,才能清楚明了,她,是完整的属于自己的。

    一觉醒来,懊悔不已,为何会如此投入在那种浪费体力的活动中不可自拔。

    飞儿是被光线刺激的眼皮难受了,才不舍的睁开眼睛。全身酸痛的她,动都不想动一下。昨天晚上,蓝墨宸就象瞌了药一样,把她玩儿了一个又一个的花样花招。若不是最后她实在抗不住,半装半真的装晕这一招,那男人才放过她。

    飞儿把衣服穿上,个人收拾完毕,这才慢慢出去。

    与她相反的是蓝墨宸,一大早就精神爽利的到了公司。一个晚上的纵横,没有让他有丝毫的疲乏,相反的,还精神状态良好。

    到了公司,罗佛斯居然很敏感的察觉出来,头儿的心情貌似很不错!

    “罗佛斯,今天的会议文件准备的怎么样了?”轻快的问话,听得罗佛斯内心雀跃。总裁象像今天这样的心情,有多久没见过了?印象里面反正是很久。但愿,从此以后他都会这么欢快。那小日子可就爽利了。

    “都准备好了,还差三分钟,你还可以喝杯咖啡再过去!”罗佛斯微微躬身,向他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嗯……很好,那就喝杯咖啡吧!”

    罗佛斯走到门口,看见走廊里面的一大群人时,面色突然就变的难看起来。祖宗,怎么这个小祖宗又来了?而且,面色还很……很难看呀!

    察觉到罗佛斯站在门口不动,蓝墨宸回身看向外面。

    当果果倨傲的身姿出现在视线里时,他的眼里也有着狂.风暴雨。这小子,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