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拿你自己抵债

    更新时间:2018-09-20 17:10:14本章字数:2089字

    察觉到安星辰身体的僵硬,宫凌谦伸手拉过了安星辰的手腕,牵着安星辰在大床边坐了下来。

    不知道是刚刚宫凌谦的那句话,还是宫凌谦身上让人安心的松柏似冷冽的气息起了作用,安星辰心里的恐惧减少了几分。

    “你要是累了就在这床上睡吧。”

    其实宫凌谦并不喜欢别的人碰他的床,不过要是这个人是安星辰的话,宫凌谦奇怪的并不会排斥。

    “不用了……”安星辰不好意思的连忙冲宫凌谦摇了摇头:“宫少……你睡吧……我就在这待一会儿就好了……”

    声音顿了顿,安星辰尴尬的又小声接着道:“等不打雷了,我就回去……”

    宫凌谦见安星辰不肯去床上睡也不勉强,自己在大床上躺了下来。

    时间已经很晚了,安星辰见宫凌谦闭上了眼睛,怕打扰到宫凌谦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只不过安星辰哪里知道只要有她在旁边,宫凌谦今晚上恐怕都要睡不着觉了。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的被宫凌谦低沉的声音打破:“安星辰,你很害怕打雷?”

    安星辰愣了愣下意识朝宫凌谦看了过去,便对上了宫凌谦那双深邃的眼眸。

    四目相对,安星辰尴尬的冲宫凌谦轻点了点头,毕竟她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害怕打雷确实是挺丢脸的。

    “为什么会害怕?”

    安星辰刚才的反应不像是简单的害怕,倒是跟心理创伤后的应激反应有些像。

    安星辰对上宫凌谦的目光,放下心防第一次忍不住将六岁时发生的那件事情说了出来。

    宫凌谦听完,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在一想到第一次在酒店碰见安星辰,是因为安星辰被拿去抵债中了药才误闯进他房间里的事情,宫凌谦脸色顿时更冷了几分。

    冷声开口:“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的母亲?”

    “你才六岁竟然在大雨夜里把你一个人丢到荒郊野外去,之前欠了高利贷为了五十万就把你卖给那些人渣抵债!”

    “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了!”

    毕竟那个母亲会舍得大雨夜把自己女儿丢到荒郊野外去?那女人这样做分明就是想要抛弃安星辰。

    宫凌谦越说脸色越沉了几分,心里莫名又有些庆幸,幸好那天晚上安星辰是闯进了他的房间。

    安星辰见宫凌谦明显有些生气的样子不好意思的小声解释:“是亲生的。”

    “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

    “可能是因为我是姐姐的缘故,我妈比较偏爱我妹妹一些。”

    “不过我爸爸比较疼我一些。”提起爸爸,安星辰的眼眸里闪过抹光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下去,被悲伤代替。

    宫凌谦看着安星辰又涨的通红起来的眼眶,还要眼眸里那显而易见的悲伤,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安星辰现在这样难过的样子,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脏像是被针扎了下似的。

    他不喜欢看安星辰这样难过。

    可是宫凌谦从来都没有安慰过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皱着眉,忍不住伸手,手掌落在了安星辰柔软的头发上轻揉了揉,笨拙的开口:“别难过。”

    宫凌谦刚刚这下意识的动作太过亲密,两人又挨的极近,等反应过来后,宫凌谦跟安星辰两人都愣了愣。

    四目相对,两人间的气氛一下子染上了抹暧昧。

    宫凌谦深邃的目光落在安星辰樱桃红似的嘴唇上,宫凌谦深邃的眼眸不由的暗了几分。

    那晚激烈旖旎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那甜美的令人上瘾的滋味,宫凌谦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难以自控的沸腾了起来。

    安星辰敏感的感受到宫凌谦落到自己身上那炙热的目光,顿时像是烫着了似的,慌忙移开了目光,没敢在看宫凌谦。

    安星辰咬着唇轻咳了声忙出声打破了这越来越暧昧的气氛:“那个……宫少……时间已经很晚了……你快休息吧……”

    说着安星辰起身故意走到离大床远些的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宫凌谦看着安星辰落荒而逃,无奈的抬手捏了捏眉心,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现在到安星辰面前倒是一点用都没有了。

    将心里刚升起来的欲望强压下去,宫凌谦怕在吓到安星辰,没在出声,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房间里一时之间安静的只剩下宫凌谦跟安星辰两人的呼吸声。

    过了半响,安星辰忍不住悄悄的朝宫凌谦看了过去,见宫凌谦闭着眼睛,呼吸平稳,应该是已经睡着了,心里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刚刚被宫凌谦摸过头发,安星辰想起刚刚宫凌谦那个占有欲满满的炙热眼神,白皙的小脸顿时不自觉的染上了两抹红晕,胸腔里的心脏控制不住的砰砰砰加速跳了起来。

    安星辰忍不住伸手按在了自己狂跳着的心脏处,慌张的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平复了加速狂跳的心脏。

    宫凌谦其实并没有睡着,一直等到过了快两三个小时,宫凌谦听着安星辰的呼吸声渐渐均匀,这才睁开了眼睛。

    一看,果然安星辰人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不过安星辰应该睡的并不安稳,眉头都是微皱着的。

    宫凌谦掀开被子下床,脚步不自觉的放轻了几分,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安星辰沉静的睡颜,一惯冷酷的俊脸上难得划过抹不自觉的宠溺笑容。

    怕吵醒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安星辰,宫凌谦小心翼翼的伸手将安星辰横抱了起来。

    轻手轻脚的将安星辰放到了大床上。

    替安星辰盖好了被子后,宫凌谦这才在安星辰身旁躺了下来。

    宫凌谦的目光忍不住落在身旁的安星辰身上。

    两人明明不过才是第二次见面,可这已经是宫凌谦第二次跟安星辰同床共枕了。

    宫凌谦不仅没有觉得讨厌,甚至觉得跟安星辰同床共枕这种感觉还不错。

    想着宫凌谦唇角忍不住微勾起抹弧度,忍不住伸手,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落在安星辰的小脸上,一点一点临摹着安星辰小脸的轮廓。

    目光渐渐的不由的幽深了几分。

    唔,安星辰我现在后悔了,早知道该让你直接拿你这个人来抵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