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09-25 14:00:11本章字数:2041字

    没等多久,程浩便效率极快的将查到的信息发给了宫凌谦。

    安星辰乘坐那辆出租车最后的下车地点是靠近郊区的一个叫海林的公园南门口。

    宫凌谦一拿到信息,立即就开车往海林公园那边赶了过去。

    宫凌谦想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安星辰要骗他说回家,却又自己偷偷的过去海林公园做什么!

    一个多小时后,宫凌谦风驰电擎的赶到了海林公园南门口。

    公园不大,宫凌谦将整个公园都找了遍,也没找到安星辰。

    宫凌谦脸色更沉了几分,又打电话给程浩让程浩调出海林公园南门口路段的监控记录。

    一查监控记录才发现,安星辰刚到海林公园南门口时就被一个戴着帽子跟口罩的男人捂住了口鼻弄昏迷过去后给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果然!安星辰出事了!!!

    宫凌谦脸色阴沉的立即又让程浩查了这辆面包车的行驶路线,结果发现面包车一路往耀城郊外开了出去。

    那面包车的行驶路线全都是往偏僻的地方开,最后开进了一条还没来得及装监控的路段。

    那条路的范围很大,根本就确定不了面包车到底把人给带到哪里去了。

    宫凌谦一听这情况,立即让程浩放下手上的所有工作,带上人赶过去搜寻。

    结束了通话,宫凌谦立刻启动了车子朝着耀城郊外连连加油门,飞速的开了过去。

    “哗啦”一瓶矿泉水尽数泼到了还在昏迷中的安星辰脸上。

    被冷水这么一刺激,昏迷中的安星辰蹙了蹙眉,缓缓睁开了眼睛。

    印入眼帘的是一间荒凉废弃已久的破败屋子。

    安星辰愣住还没回神过来,下一瞬间,一道洋洋得意的笑声响了起来:“贱人!你终于醒了?”

    安星辰回神过来顺着声源看了过去便见旁边站了两男一女三个人在。

    三个人都十分的谨慎,脸上带着口罩只露了双眼睛出来。

    安星辰动了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被人用绳子牢牢的绑在了椅子上根本就挣脱不开。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绑架是违法的,你们快放了我。”

    安星辰话音刚落,下巴便被那女的一把抓住,那女的恶狠狠的瞪了眼安星辰冷笑着开口:“小贱人!你现在还跟我在这里装无辜呢?!”

    “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不要脸的去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什么不好,偏要去做插足别人感情的贱小三!”

    “这次我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安星辰听的一头雾水,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女人忍不住皱眉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什么时候当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了?”

    安星辰话音一落,那女人情绪更加激动了起来,伸手一把狠狠的揪住了安星辰的头发声音尖锐的开口:“安星辰你这个贱人!现在你跟我在这装无辜是不是?”

    “好啊!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那我就让你好好的看看!”

    说着那女人直接拿了自己的手机翻了张照片出来,径直将那照片放到了安星辰的面前。

    安星辰不明所以的目光落到了那张照片上,脸色顿时一变,只见那张照片里的人竟然是她跟唐棣!

    而且她们两人的姿势还十分的暧昧,唐棣紧紧的抱着她,看着两人像是在亲密接吻的样子的。

    很显然,昨晚上她跟唐棣被人偷拍了。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照片里跟你接吻这男的就是我的男朋友唐棣!”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安星辰皱眉立即解释道:“你是真的误会了!我跟唐棣一点关系都没有!”

    “误会?你当我是傻子么?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唐棣能把你抱的这么紧?”

    说着那女的松开了扯着安星辰的头发,反手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安星辰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声,安星辰被打的头晕耳鸣,疼的半边脸都麻木了,耳边便又响起了那女人冷冷的声音:“贱人,疼么?”

    “你放心,这次我不会要了你的命的!毕竟杀人犯法!”

    “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你给我离唐棣远一点!”

    “让我在知道你跟唐棣有关系那就不是这次扇一耳光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了。”

    说着那女人站了起来,将安星辰的手机丢在了地上,看着安星辰冷笑了声:“这里是耀城郊区,离耀城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不会有车经过这里,更不会有人经过这里!现在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

    “安星辰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那女人得意的一笑,带上那两个男人转身就上车离开了。

    一片荒凉破败的老旧屋子里顿时只剩下安星辰一个人。

    外面的天色一片昏暗,夜空里阴沉沉的积满了大片大片的乌云,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看着天色恐怕很快就要下大雨了!

    不行!安星辰想着咬了咬唇,她必须要自救!

    借着昏暗的光亮,安星辰看见脚边不原处的地方掉了一块碎了的玻璃块。

    想着安星辰动了动身体,绳子绑的很紧,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反而一动绳子就紧紧的勒进了肌肤里,疼的安星辰额头上都冒了层冷汗出来。

    安星辰紧抿住唇角,皱着眉头,安星辰用尽全身的力气,故意身体朝一边倾斜。

    下一秒钟,只听见砰的一声,安星辰连人带椅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安星辰疼的紧抿住唇角,浑身都出了层冷汗,只是现在安星辰连疼都顾不上了,咬紧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扭动着身体一点一点朝那块玻璃挪过去。

    安星辰第一次发现时间可以过的这样的慢。

    过了大半天,安星辰难受的浑身都出了层汗,被捆住的双手终于可以顺利的摸到那块碎玻璃片了。

    安星辰松了口气,手里紧握住玻璃片,摸索着找到了绑住了双手的绳子,握着玻璃片一点一点在绳子上磨。

    绑着安星辰手脚的绳子是牢固的麻绳,安星辰磨了不知道有多久的时间,磨到后面,安星辰拿着玻璃片的手都疼的麻木了,掌心一片粘腻的濡湿,这才终于将绳子给磨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