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米思放弃了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09字

    张婶以为她是要放弃了,十分同情,“少夫人,你不要因为别人的一通电话就放弃你的婚姻,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对少爷也有信心,现在你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等少爷从医院回来以后好好的和他谈谈,他一定会发现你的好。”

    景伯昊又是一夜未归,他吩咐了张婶给米南准备补品,也就意味着米南正在医院,景伯昊陪着她所以才没有回来。

    在张婶他们那个年纪的观念里,夫妻之间或许开始不用有感情,但后面一定会日久生情。

    可是有些东西,特别是感情,怎么可能说日久生情就日久生情了。

    张婶眼里散不去的同情。多多少少刺的米思心脏疼痛,也让她更加看清现实。

    是我的,总归是我的,不是我的,既然得到了人,也得不到人心。

    何况她连人也没有得到!

    景氏集团。

    “人抓到了吗?”

    “少爷,对方太狡猾了,应该是早有准备,我们就晚了一步,让他给逃走了。”林海握拳,十分懊恼。

    “逃走了。”

    景伯昊狭长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直线,里面透出危险的光芒,修长的指手敲打桌面,一下一下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的,他很狡猾,知道陆地行不通走的水路,我们就晚了一步,应该有个黑势力支持他,不然的话就凭我们撒下的天罗地网,不可能还慢他一步。”

    “哥,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到他的行踪。”林海保证着。

    景伯昊看了眼林海,平静的说:“既然人家有人相助走的水路离开,自然是没想要给你留一点痕迹,就算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他不想让你找到,你还是找不到。”

    林海脸色一暗,的确是如此。

    康华有备而来,所有的道路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他这么迅速的出击,找人都找不到自然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不会透露一点蛛丝马迹让他找到。

    突然,他眼睛一亮有些激动的说:“虽然人是给他逃走了,但是这次让我查到了一些事情,他来这边是要进行一个黑交易的,他的货正放在东边的码头,他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围剿他,那批货他还没带走。”

    “哦,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查一查他那批货到底是放在哪个区的码头?像他这个人那么自负,既然东西已经带来了,他不可能再偷偷运回去,他一定会再重新找个地方交易,他给了我一个这么特别的见面礼,出于礼尚往来我也得回他一份大礼才是。”景伯昊平静的眼眸多了一丝情情绪。

    景氏集团早已经在好几年前国外就已经上市了。

    涉及的产业也是各行各业,遍布全球各地,黑白两道都有一定的实力,特别是在这个兰城,景氏集团可以说是一人登顶,景伯昊就早成为龙头老大,地位无人撼动。

    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他都有自己的势力,因为他可以在这诺大的兰城举手伸天,所以来兰城的这些外地人想要在他的地盘上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都想要和他排一些关系。

    想尽各种办法的都有,但绝大部分都见不了他的人,这一次的康华就是如此,见不到人就对他给了怎么好一个大礼?

    林海见景伯昊双手叉腰现在落地窗前,看着几十层以下的路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俊逸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情绪,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到他身上帝王般强烈强烈的气息穿透他覆盖了整个总裁室。

    气温瞬间骤降,让他感觉到背心发凉。

    这次他真的是死定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掳走了哥的女人这不是找死吗?

    他都有点担心哥具体会怎么对康华?嗯,应该是有点同情,也有点幸灾乐祸,他很期待。

    “哥,我这就立刻去调查。”林海有些激动。

    “医院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林海走出去两步又停住,立马回转身来,这才想起来,他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默默汗颜,“米南已经醒过来了。”

    “备车去医院。”

    “伯昊……呜呜……”

    景伯昊前脚刚刚踏进房门就传来米南伤心欲绝的哭声。

    到底是被关了几天,模样虽然没有前几天那么狼狈,她原本清亮的眼此刻看起来疲惫不堪,看到景伯昊的那一刻将他全部的恐慌崩溃都用眼泪哭了出来。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都是因为我才害你受了这份罪。”

    景伯昊心疼拉把米南抱在怀里,轻轻吻掉她脸颊上的泪水,但是米南一直哭,一直哭,他怎么都吻不干净。

    他心疼万分,抱的更紧了一分,“别哭了,我向你保证,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伯昊,你不知道这几天我以为我再也没办法再见到你了,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几天。没有离开你的时候,我不曾知道我对你的爱竟然这么这么的深。在我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我想的是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要成为你的新娘,我要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我要一辈子生生世世的和你在一起。”

    景伯昊亲吻的动作突然停住,他抱着米南微微抬起头,离开她脸颊,看着她梨花带泪的脸,伸手耐心的替她擦干眼泪。

    “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你已经安全了,好在医生说你只是受了惊吓身体没有大碍,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伯昊,我现在这个状态还可以做你完美的新娘吗?”

    米南觉得自己变丑了,她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摸一下自己的脸颊,不自信的看着景伯昊,“这几天我在那里不见天日的,我总觉得我自己变得好丑好丑。我没有信心还配得上你,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做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新娘,也是最漂亮的新娘,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勇气,伯昊,你把我们的婚礼再往后推一推好不好,让我好好的养养身体,一定要在自己最完美的时候嫁给你。”

    一抹情绪从景伯昊的眼睛里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