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在医院养伤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21字

    他再度将米南在怀中,声音温柔的就像午夜的大提琴般低沉磁性,“我等你状态很好的时候嫁给我,我让你做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这些天什么事情都不要想了,好好待在医院里养伤。”

    “好。我会乖乖听话的,为了能成为你最美丽的新娘,我一定会好好的养伤。”

    乖巧的趴在景伯昊的怀里,米南的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谁也没有看到她嘴角扬起的弧度。

    景伯昊选择瞒着她已经举行了婚礼这件事情,也就代表他心里还是很爱着自己的,并没有,因为这几天和米思的婚姻生活而忘了她。

    米思,你抢了我的一切!

    我不但要狠狠的羞辱你,而且要用事实向你证明你不配嫁给景伯昊,也不配拥有他的爱!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嫁给景伯昊,我不会让你从小抢了我的所有东西,长大以后连我深爱的男人也抢过去的。

    张婶因为要送东西到医院,这一天她弄了好几个补品都很忙,所以米思亲自出去买菜,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

    晚上的时候摆在餐桌的五个菜,一个汤其中四个菜都是景伯昊爱吃的。

    原本以为今天晚上的晚餐依旧和之前一样。热了变冷,冷了再热一直反复,直到最后她等不下去,自己食之无味的随便吃吃东西。

    没有想到,刚把碗筷摆上桌就听到了开门进来的声音,没过一会儿玄关传来声响,景伯昊走进来。

    米思迅速起身走到玄关处给他递鞋,然后伸手接他的公文包,“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晚饭刚刚做好。”

    现在的她俨然是一个贤妻良母的样子,每天做好他爱吃的晚餐,在丈夫回来的时候为他递鞋,接过公文包,给自己的丈夫最满意,最温柔,也是最漂亮的微笑。

    开头是她最希望做的,她也幻想了结局,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她准备的鞋子被他嫌弃的踢到一边,而她伸手要去接的公文包也被他巧妙的躲开,回应她温暖笑容的是他嘲讽的脸。

    “怎么?表现得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你这是进入到老夫老妻的状态了吗?我和你之间是什么关系?想、不用我一一向你说明吧,这里没有外人你不需要表演。”

    即使有心理准备,米思的脸还是白了几分。

    看她这样无辜的神情,莫名的就有火从心底传到脑海,她根本不是这种无辜柔弱的女人!

    各种带有攻击性的话语,毫不留情的说出来,“在婚礼上故意弄到头纱,让所有人都看清你是米思的那一刻起,你在我的面前早就没有善良无辜这几个字,所以你现在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想要干嘛,想让我觉得愧疚,还是安慰你?像你这种没有心机的女人是不值得任何一个男人疼爱的。你现在用妻子做派对我做的所有事情,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所有的行动,想要做的事情都在这一年串如刀子般锋利的尖锐话语中全部终止。

    米思退回到饭桌上不再多说一个字。

    就算她早有准备,但是听到这些话以后,餐桌上的东西,放进嘴里也没办法心安理得的吞到肚子里

    一心想要他晚上能回来吃饭,可是现在他回来了,但结果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她一直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她只盼望着他能够回家就好,但没有想过他就算回来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

    她认为景伯昊不会和他坐在同一张餐桌上,而他却坐下了,而且还是她对面。

    偶尔投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只是因为要夹菜而一闪而过,仅管短暂,却也是冰冷的嘲讽。

    他向来都厌恶自己。

    “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米思打算给他腾出一块安静吃饭的空间。

    “夫人,你什么都没吃就吃这么一点怎么可以?”

    好不容易夫人和少爷能出来一张餐桌上吃东西,张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所以她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想要帮米思一把。

    好多天了,米思最希望的就是少爷能够回家和她一起吃顿饭,现在少爷回来了,夫人却要提前离席。

    米思脚步顿住,心里勾起苦笑,她是没有吃饱,但是现在她也没办法坐下来吃。

    “我不饿,你们吃吧。”

    “站住。”

    景伯昊突然开口。

    张婶面色一喜,赶紧说道,“少夫人你就过来一起吃饭吧,少爷这些天忙,好不容易回家吃顿晚饭。”

    这要换在前几天,米思一定会开心的不行,但今天她有自知之明,恐怕这一声站住,并不是叫她回去吃东西吧!

    但是她的脚步没有再向前移动一步。

    “我有事要和你谈,就在客厅等我。”景伯昊无温度的补了一句。

    咯噔,心脏猛的跳动一下。

    该来的总会来的,她的婚姻生活可能在此画下句号,景伯昊今天回来,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离婚吧。”

    一份协议书扔到她面前,景伯昊平静的就像在问“这个白菜多少钱一斤”。

    幸福来的太短暂,应该说她根本就不曾幸福,拿起那份已经有他名字的离婚协议书,米南从头看到尾,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景伯昊一直观察着她,见她从头到尾,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要么是早就有心理准备,要么就是完全没有当回事,这个女人费尽心思嫁给自己,只能是后者。

    她不会和自己离婚。

    强压的愤怒也在这一刻渐渐展露出来,被他全压在眼眸里,声音冷静:“里面的条条款款你应该看的很清楚了,虽然是场假婚姻,但毕竟以后多了一个离婚证,该补偿的我照样会补偿,金额你随便填。”

    拿着离婚证的手渐渐收紧,捏的起了皱。

    好一会儿她才松开,嘴角扬起一个自嘲的弧度,顺着他的话说,“没想到只是一场假婚礼,一个离婚后半辈子的保障都有了,这个婚离的还真是值得。”

    景伯昊沟壑一般深不见底的眸迸射出一束束冷光,这女人这是打算得不到人狠狠捞一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