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一箭双雕的计谋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73字

    很好!

    一箭双雕的计谋,米南消失她用计嫁给自己,如果能一直坐稳这个位置自然是好,不能的话离婚的时候也能赚一笔。

    景伯昊的冷意片刻后转为笑意,他的笑不达心底,只在表面,“我竟然忘了这个,这些年虽然你在米南家不愁吃喝,你的叔叔婶婶也很疼爱你,但至少不是你自己家的,拿人家的时间久了总会不好意思,这份补偿正和你心意。”

    米思的脸白的没有颜色,他居然这样看她!

    景伯昊侧过脸,仿佛没有看到她的苍白,“签字吧,只要你写得出来,我景伯昊就给得出来这笔钱。”

    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听到这一段话以后崩塌,她猛的转头瞪着景伯昊悲愤的说,“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就算你不爱我,但至少不要这么嘲讽我对你的爱!”

    “爱?”这个字只让景伯昊觉得可笑,米思你以为你心里想的什么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是吗?这个字眼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让我觉得恶心。这么多年,你应该感谢米南大度,不和你计较,你抢了她的所有东西,她却把你当亲姐姐一般的对待,你无非是要打着爱的名义要抢走她心爱的男人。”

    “签字!”

    景伯昊一把从米思手里夺过那个离婚协议,重新摔到她面前,没了仅有的耐心低喝着:“马上签字,我现在看到你都觉得恶心反胃,我不想再和你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再多说一个字,我已经对你仁至义尽,除了让你满意的金额以外,我会将市中心的一套房产划到你的名下,不会让你离婚了无处可去。”

    米思睫毛颤了颤,没有说话。

    铃铃铃。

    电话响了,景伯昊接起来。

    “喂。”

    “老公你忙完了吗?”

    现在家里的气氛降到负数,一根针掉到地面都可以听清楚。米思将电话那头米南开心的声音听了个真真切切。

    老公……她身子一颤抖。

    景伯昊一边接电话,一边向阳台走去。声音卸下了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嘲讽和不屑,全部为温柔替代,“怎么了,我现在还有点事要处理。”

    “老公今天晚上你要来陪我吗?我自己在医院真的好无聊啊。”米南躺在床上无聊的揪着头发,声音透着一丝委屈。

    “乖,我等一下就过去陪你,你先自己玩一下手机看看电视,我这里可能还有半个小时。”

    景伯昊归心似箭,这里的情形让他眉头自动拧起来。

    听他这么说,米南沉默了一下,开口问:“你在家里吗?”

    “对。”

    米南今天已经发短信告诉他,她已经看到了那场婚礼,她没有责备,反而是一个劲的道歉,惹的他格外疼惜,恨不得立即就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景伯昊不隐瞒,“嗯,我马上就处理好了。”

    “嗯好,我等你,不过你等下来了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我最爱吃的东西啊。”米南撒娇。

    景伯昊立把板脸拒绝,面露关心,“不行,医生说这几天你要吃清淡的。怎么可以吃辣的东西呢!”

    她最爱的是胡辣汤。

    “那好吧老公,但是你要答应我出院以后你一定要带我去吃一顿好不好?”

    景伯昊嘴角噙着笑意,无奈的说,“好,只要你好好的养身体,出院以后你想要什么的,我都满足你好吗?”

    “嗯,我一定会乖乖的养好身体,不然的话,出院以后我也没有办法好好的做一个完美的新娘啊是不是?”

    “好啦老公,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忙吧,我先听你的话先看看电视。”

    “嗯。”

    景伯昊没有开免提,但米思却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干二净。

    挂断电话,景伯昊抬头看到她的一瞬间,脸上的爱意,笑意瞬间消失被冷意取代。

    “签了吗?”景伯昊走近一看,女方那一行还是空白,浓浓的眉蹙成川字,“你是对我给你的条件还不满意?”

    “米南叫你什么?”米思答非所问。

    “米思!”景伯昊怒喝,她无权过问。

    “呵呵。”米思不为所动,全当没有听到这声怒喝,低语着:“不管因为什么我和你是真真实实的举行了婚礼。是正式的夫妻,可是在我和你还没有正式离婚之前,别的女人就已经叫你老公了,你有没有一点点尊重过我?”

    “尊重?”

    这两个字真的让景伯昊愤怒了,他上前捏着米思下颚,不断加大力度,直到她疼的皱眉才稍微解气,“我的妻子自始至终就只有米南一个,如果不是你在婚礼上故意弄的头像让大家知道我娶的是你,坐实了那场婚礼,现在又何必那么麻烦!”

    手一挥,米思被甩倒在地上。

    “赶紧签,别再浪费时间了。”景伯昊不耐烦的扯领结,他已经一点耐心也没有了,他恨不得立即就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奔到医院去。

    他毫不掩藏的急切,刺激了米思的倔强。

    “如果我不离呢?”

    “米思,你别挑战我的底线。”

    “这个婚我不离!”

    米思拿起来那份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

    景伯昊瞳孔一收,脸色冰天雪地。

    看他这样,米思仿佛觉得这些日子她的被动,受的那些委屈算是解气了!

    不待他开口,米思继续讲,“现在我是你的妻子,我是你的正牌妻子,我不需要你的钱,不要房子,我只想要你妻子这个身份!”

    那场婚礼不是她的安排,面纱掉了也不是她有意而为之,但她现在却被迫成了他的妻子,她嫁给了他。

    一切不是她的意思,却成就了今天这个局面。

    她接受了现实,安心的做他妻子,她知道他不爱自己,也没奢求过永远,她甚至清楚明白只要米南回来提出要求,她会答应。

    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这样逼她呢?还没有正式离婚,他们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伤害自己!

    “米思,你撕了一份,我可以给你千千万万份离婚协议,直到你签字为止,我让你离婚至少还将你拿人看待,你不识趣我可以如你所愿让你一辈子呆在这个别墅,我依旧可以米南过夫妻生活,你非得让自己卑微低贱到一直主动守着一个看你就厌恶的人也得看看我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