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这个该死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72字

    男人只是笑笑,不再说话,转身走了。

    景伯昊抱起米思就要离开。

    “等一下……”方晴晴忙追上去,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并解释了米思来这里的原因。

    虽然她很惧怕景伯昊的气势,但不想因为自己让这夫妻二人产生嫌隙。

    景伯昊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理都没理,把方晴晴尴尬的晾在了原地。

    米思被搂的紧了,呼出几口热气,不安的扭来扭曲,景伯昊直接把她抱起来,大步离开了酒吧。

    把她扔到车后座,他开车回家。

    米思坐立不安的这扯扯那抓抓,她将身上的西装抓落到了一边,喉咙感觉要烧起来,她烦闷的不停扯连衣裙的领口,扯开好大一块里面粉嫩的肌肤一展无疑,头晕脑胀使得她无意识的嘤咛出声,听起来都充满了诱惑。

    从后视镜看到她锁骨的肌肤,景伯昊就觉得一股火从小-腹升腾起来,咬牙咒骂了一声,这个该死的女人!

    一路飞驰,到别墅后他抱着米思回到别墅,张婶刚做好了午饭就看到少爷抱着少夫人回来,正高兴两人居然一起回来,却见两人的状态都怪怪的,她满脸纳闷。

    “少爷,你们回来啦。”

    张婶向景伯昊打招呼,景伯昊阴沉着脸不理睬她。

    抱她到房间里,直接把她往大床-上一扔,触到柔软的床垫,米思满意的咕哝一声,翻了个身睡了。

    景伯昊寒着脸,很想去浴室接一桶凉水泼到她身上,但想了想又作罢,气势汹汹的离开。

    他路过客厅,张婶忙叫住他:“少爷,饭都准备好了……”

    “不吃了!”景伯昊冷冷道,刚要迈步他又扭头吩咐一句,“少夫人在睡觉,你把饭菜热着,等她醒了再吃。”

    他大步离开,回到车上时看到遗落在后座的西服,顿时嫌恶的把西服抓起来扔到了外面,张婶追了出去,就正好看到景伯昊扔那件西服,看衣服还是崭新的她就捡了起来。

    反正米思还在睡觉,张婶无事可做,就把西服拿去干洗了一番。

    头痛欲裂,米思茫然的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在家里,她不是和晴晴一起在酒吧吗?

    真是丢人,一杯酒就让她记忆都断片了,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带着疑惑她拨通了方晴晴的电话。

    和方晴晴通过话以后,米思才知道是景伯昊带她回来的。

    那个连多看她一眼都很嫌恶的景伯昊?

    她打量下自己,没缺胳膊少腿,身上也没伤痕,景伯昊真的只是好心把她带了回来?实在太反常了!会不会他想等她醒来以后再好好教训她?

    米思出神的想了一会儿,出了房间。

    张婶见她出来,赶紧说道:“少夫人你醒了,饭菜都热着呢,我去给你端过来。”

    米思点点头,看着张婶忙碌,她坐在餐桌前,扭头看到了挂好的西服,看那样式和颜色不太像是景伯昊的衣服。

    米思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突然想起了醉酒后的片段,好像有人救了她,但不是景伯昊?

    “这衣服……”

    张婶端着饭菜过来,接过话道:“我看到少爷把它扔出来,看衣服还是新的,就自作主张捡回来洗了洗。这么新就扔了怪可惜的。”

    “这衣服不是他的。”米思肯定的说了一句,记忆清晰了一点,那个救她的人肯定不是景伯昊。

    “什么?”张婶一愣。

    “没什么。”米思回过神,对她笑笑,“这衣服给我处理就行了。”

    吃过午饭,她又给方晴晴打了个电话,问她知不知道酒吧里发生的事。

    一说起这个,方晴晴就眉飞色舞:“米思,你不知道,你家景伯昊对你多好,简直像天神下凡一样又帅又有气势!我刚看到他的时候吓死了,简直冷的像冰一样,但对你真是没的说,不过,你怎么会认识东一尘的?”

    “东一尘是谁?”

    米思茫然的很,她连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方晴晴也愣了愣:“就是在景伯昊出现之前救你的那个男人,他可是东家的少东啊,据说刚从国外回来继承了东氏总裁的位置,是炙手可热的钻石单身汉呢!本来我都不知道是他,主要是在国外的时候他名气太大,又因为是同胞我关注就多了些。”

    东一尘?米思默念这个名字,猜想这西服大概就是他的吧。

    “你的意思是这件衣服是东一尘的,是他先帮了我,之后才是景伯昊?”忍着头疼,米思尽可能的组织一下经过。

    “是这样没错!”方晴晴接着道;“我觉得你应该赶紧把衣服给人家还过去,景太太留着别的男人衣服在家算怎么回事。”

    ……

    这晴晴,说话还和以前一样直白,不过就喜欢这样的她。

    “我知道了。”

    “折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陪你送衣服,晚上我们再约一顿美食,今天在酒吧都没有好好聊聊。”

    米思看看时间,距离晚上还有好几小时呢,她现在应该去把衣服还给人家,再道个谢,毕竟帮了她,晴晴说的没有错,别人的衣服放在家里始终不好,而且还是男人,还是早还早了。

    “行,就这么决定。”

    挂断电话给张婶说了晚上不在家里吃米思就出了门,她一向不让别墅司机送自己,一般是打车。

    按着晴晴给自己的地址赶到东氏集团,下车就看到方晴晴身影。

    “你这么快就到了?”米思惊喜道。

    “想早点看见你呗。”方晴晴拉住她的手,看到她另一只手提着的西服打趣的笑笑,“结婚了果然贤惠了啊,连西服都洗干净了才送回来。”

    “这不是我洗的。”

    “少来了,我又不是外人何必跟我这不好意思,洗了就洗了,本来也该洗的。”

    ……方晴晴这嘴,米思决定不和她坚持这个没意义的话题。

    “你确定是东一尘吗?”米思又问了下,再三确定,别到时候送错了人可尴尬。

    方晴晴肯定的点点头:“我现在可是兰城最大的L时尚杂志的编辑,对这些名人怎么会认错?自从你和景伯昊结婚以后本市最有价值的钻石单身汉就是他了,刚回国人气就燃炸,你不知道有多少名媛千金挤破脑袋想嫁给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