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不该心软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29字

    真是交友不慎!她刚才就不该心软的!米思后悔死了,真不该来这里!

    “喂喂。”方晴晴一屁股坐在米思身边,米思正生气呢,“你坐过去!”

    “不坐!”方晴晴拉着米思,脸上没有一点愧疚,理直气状的很:“那你说我能怎么办?人家明示暗示的想要和你单独聊聊,我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吧,无论结果怎样也得你亲自告诉他嘛!”

    “哼!”

    虽然面上依旧不爽,实则米思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好啦,你别生气了,我请你吃顿好的算赔罪怎样,随便你宰我都可以。”

    米思瞪她一眼,“你看我现在还有心情吗?”

    “怎么没心情,东一尘不是走了吗?”方晴晴突然想到重点,“我还没问你他怎么走了呢!他那毫不掩饰对你喜爱的神情显然想和你单独呆,怎么就走了?”

    “他走和我走,你说他选哪个?”

    想到东一尘看她的神情,米思到现在都觉得无法正视,怎么还能一直面对面坐在同个餐桌。

    “噗,你也魅力够大的,人家对你一见钟情,你说他咋看上的不是我,不然就他的身份,我百分两百从了啊!”

    “方晴晴!”米思真要生气了。

    “行行行,我开玩笑的,这个月我奖金一定超多,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让你消消气。”

    只要能离开这餐厅去哪都成,米思答应下来。

    两人刚起身,面前就出现个人拦住他们。

    是她!

    米思看一眼便认出了她,是那天和景伯昊车震的女人。

    小脸一僵,沉了沉气米思才开口:“请问你有什么事?”

    贾丽娜脸色不好,愤怒的看了眼米思,挑衅的道:“米小姐,既然你已经红杏出墙,为什么还要赖着景夫人的位置不让呢?”

    “你在胡说什么!”米思渐显怒气,这女人居然污蔑她,“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呵呵。”丽娜不屑的嗤笑出声,“都和人家含情脉脉的坐在一起谈情说爱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米小姐,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管你是真出轨还是假出轨,昊本来就不爱你,知道你今天和别的男人约会,你猜他会怎样?”

    米思脸瞬间惨白,她咬着唇,疼痛让她平静:“你威胁我?”

    “你是谁啊!凭什么这么对米思说话!你哪只眼睛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约会了!”方晴晴狠狠的瞪着贾丽娜。

    “关你什么事!”贾丽娜反瞪了回来,转头看着米思苍白的脸色,嘲讽的冷笑起来:“我现在不过是好言相劝,米思小姐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伯昊不爱你,这一点不用我说原因吧?你们这个婚姻本来就不幸福,如果让他知道你今天在这里的事情,你看看是你主动识趣离开的好,还是他让你狼狈离开的好!”

    贾丽娜说完就昂着头转身离开,高跟鞋踩在地上嗒嗒嗒的响,一如她的高傲端庄一般高调。

    “什么人啊这是!有本别走我们打一架!”

    方晴晴气的撸袖口真想打一架,察觉米思表情不好,赶紧抱着她安慰:“米思,你别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别说你和东一尘没什么,就算……”

    后面的话她卡在喉咙没讲出来,因为米思的表情很难看,她也不了解具体的所有事,深怕说错了话起不到安慰作用,反而让她更伤心。

    “晴晴,其实我和景伯昊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米思将所有所有全部告诉方晴晴,她终于松了口气,泪水积在眼圈被她强行憋回去。

    认命的道:“她说的全是事实,即使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如果景伯昊知道了,我也一样被扫地出门。”

    听完米思的话,方晴晴这才知道了原来米思在景家是这样的地位,并不是她想象的荣华富贵,嫁给了心爱男人幸福,更多的是伤心。

    她为米思鸣不平,“你等着,我去找景伯昊和他谈谈,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没那必要的晴晴,本来我就是代替米南和景伯昊结婚,你知道景伯昊一点也不爱我的,景伯昊其实已经向我提离婚了,米南一回来也就是离婚之日,所有一切便会解决了。”

    米思脸上有难过,但更多的是坦然。

    她一直暗恋景伯昊的事她十分清楚。

    现在见米思这样更多的是无奈,“你呀……唉,感情的事情最说不清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有一点你得照办,如果景伯昊欺负你的话你得告诉我。”

    不爱米思,显然就会欺负她啊!

    方晴晴极度不放心米思,“要不你别回去了,刚才那女人显然不怀好意,要是真的挑拔可怎么办。”

    “放心吧,景伯昊只是给不了我爱而已,别的并没有为难我,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我都饿了!”

    两人照计划去吃了顿好的,这顿饭两人像有共识都不谈感情。

    两人聊聊这几年的趣事,聊聊大学时间,米思被那影响的心情渐渐好起来。

    和好姐妹相聚酒是少不了的,方晴晴点了一瓶红酒,两人一边喝一边聊,时间过的特别快。

    饭后,和方晴晴分别以后米思打个车直奔伯景别墅。

    她酒量不好,虽然一大瓶都是方晴晴喝的,但她也微醺,走路轻飘飘步伐轻盈仿佛要飞起来般。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她连开门都哼着歌曲。

    想想其实这样挺好的,之前她在期盼什么?

    她和景伯昊这样各过各的不好吗?轻松自大多好啊!

    她也想通了,这个婚是肯定要离的,只是早晚问题,与其这么伤心过日子,不如开开心心的不让爷爷担心比一切都强。

    米思刚一进去就对上张婶表情凝重的神情不断冲自己使眼色。

    室里气压低到可怕,米思的酒醒了大半。

    景伯昊坐在沙发上,看她的目光冰冷如陌生人。

    “你回来啦。”米思多想问出以前一样的话,却不知为何没有勇气,也不想问。

    他回来这里不是为了看她,而她再期盼也没用,她只是在他扔离婚协议书给她时认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