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米南为何逼她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13字

    可米南为什么要如此逼她?

    “你少在那里跟我提消失,如果不是你搞鬼我怎么可能消失,就是着了你道,你心心念念都想要嫁给景伯昊,现在你嫁了,幸福吗?”

    对!她嫁了,幸福吗?当然不幸福!

    可她能怎么办?

    她从来没有说过不离婚,但至少也得给她点时间表告诉叔叔这个决定吧!

    这几日看到景伯昊带米南去旅游她就想的特别清楚了,努力让自己压下被米南激起的怒火。

    她平静的道:“米南,我只想好好和你谈谈,这件事真的不是这样子,你消失,我……”

    “好了!别在这打感情牌了!”米南没耐心听不下去直接打断,抬头的瞬间却暼见她脖子上还未全消褪的痕迹,更是露出吃人的凶狠目光,“你如果有点自知之明就赶紧签了离婚协议书,让我和伯昊有情人终成眷属。”

    米南恨的牙痒痒,米思这个贱人自从她六岁那年父母去世以后就开始抢自己的东西!

    这个贱人现在连她心爱的男人也要抢,她杀了米思的心都有了!

    她回来以后大闹一场,让米思离婚,可是爸爸却骂她,爸爸居然说嫁了就是嫁了,什么代嫁,不但不理她心情,反而让她不能找米思麻烦!

    凭什么?她和景伯昊才是相爱的!

    这还不算,她打电话让爷爷做主,爷爷更是把自己骂个底朝天,说她现在去打扰米思就算是小三破坏她的婚姻。

    “只要景伯昊拿离婚协议来我就签。”

    米思累了,也让步了。

    她不想做一个破坏别人感情的坏人!

    上一次她没签,一是因为不甘心。二是想的先告诉叔叔和爷爷,米南既然话说成这样,这些已经没有必要了。

    离吧,早离早解脱。

    米思这话说的好像景伯昊不会让她离婚一样,再加上米思抬头的瞬间米南又看到了她胸前的痕迹,气不打一处来。

    这贱人是成功爬上伯昊的床了!

    “你以为伯昊喜欢你,他会挽留你吗?”米南冷以冷的嘲讽:“你不过就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你哪里配的上伯昊,如果不是爷爷要求,你认为我爸会收留你?你还能挂着米家大小姐的名号逍遥?这些年你还真是把自己当成公主了,忘了自己几斤几两!”

    “我告诉你,你有今天也得感谢你那对没用的父母早死,这么些年你的衣食无忧是我爸给你的,我算是你恩人的女儿,你居然抢走我的一切,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父母,永远是米思心中的痛!

    她的父母没有任何错,她更不能忍受别人这样伤害!

    米南如此难听的话让本对她有愧的米思脸色难看起来,语气也不由得冷了几分:“米南,我父母是你的伯父伯母,你是他们的侄女,为什么要说这么恶毒的话来伤害已逝的他们,对长辈该有的尊重都没有吗?”

    “呸!伯父伯母?尊重?米思你怎么就那么恶心,你都能抢走我心爱的男人了还好意思跟我讲尊重,你父母要是知道他们的女儿专门当小三抢别人的老公,估计死不瞑目!”

    “米南!”米思蓦地提高音量,“我不准你再乱说!”

    “我说的全是事实,你敢说你没有抢我的老公!你今天要不签离婚协议书,我明天就去挖你父母的坟,我要问问他们怎么生出你这个恩将仇报的贱人来!”

    “米南,你别太过分了!”米思强压着自己怒火。

    米南这个嚣张跋扈的性格发起火来什么事都能办的到。

    正因为如此,米思气的满脸通红。

    “再说一次又怎么了?再说一百次也是如此,米思你就是贱,你全家都贱,你父母是全天下最贱的,不然怎么会生下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人,专抢我男人呢!”

    “不要再污蔑他们了,闭嘴!!”米思崩溃的大吼出来。

    “我就要说,我偏要说……”

    “米南,我让你别说了!!”

    米思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猛的冲向米南,两只手抓着她肩膀,“我让你别再说了!”

    这时,玄关处传来开门声。

    米思正在气头上并没有听到,米南则是嘴角一个冷笑。

    米思见米南不反抗,想她或许是发泄够了,她放开米思,声音粗重的道:“我们好好聊聊。”

    米南身子一转,顺着米思放手的位置向后倒去,扑通一声,她撞到眼前的桌角,额头刺痛传来,血液流出。

    米南眼泪一下便流出来,这是真的疼!

    米思听到声响转过身,见米南捂着额头,一脸委屈的冲她哭叫:“姐姐,我哪里说错了?我和昊是真心相爱的,就因为这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没有……”米思呆了,她只是放开米南,并没有推她怎么会倒,只有一个说法。

    没想到米南变脸这么快,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你没有?”米南大声的哭,哭的全身颤抖:“你没有恼羞成怒推我,我会倒吗?我额头的伤口是假的吗?”

    “米南,你……”

    米南上前抓着米思,抹着泪继续哭诉:“我们好歹是姐妹,是你抢走了我心爱的男人,毁了我的幸福,你现在又伤害我,这么做你良心安吗?怎么对的起爸妈把你当亲生女儿一般养了你这么多年?”

    “米南……”米思本还想和她争论自己没有推她的,看到她额头不止的血,看到米南疼的五官都皱一起,她退了一步,可能是刚才转身没有看到米南,或许她真是不小心摔倒的。

    总之她受伤了,因为她嫁给了景伯昊她今天才会如此失了理智,是她愧疚。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先扶你起来再去给你拿药箱。”

    米思弯下腰,一个黑影突然出现一把推开米思,同时将米思揽在怀里,彻底分开了他们两个。

    米思彻底呆住,她看着景伯昊,他目光骇人,仿佛要生吞了她,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仿若刀子一下一下割着自己。

    低头看米南时却温柔似水:“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