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有药箱,无人上药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27字

    “疼……不疼。”话刚出口米南就改了,双眼蓄满眼泪,一颗颗的掉下。

    景伯昊心疼极了,“我先给你上药。”

    景伯昊扭头瞪紧米思,黑脸怒喝:“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滚去拿药箱!”

    “昊,你不要这样对姐姐,姐姐不是故意的,我的伤不疼,你别生她气好不好,这样会吓坏姐姐的。”

    米思拿药箱下来听到米南这话,手上一阵无力,药箱打翻在地上。

    米南……真的在她身上重复了从小不下百次的一幕。

    景伯昊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药箱,性感的唇抿成直线,扭头看着米思,毫无征兆的一个响亮的巴掌!

    力道大的米思直接被甩翻后退几步。

    给了她一耳光后景伯昊不屑看她一眼,越过米思将米南搂的更紧了些,脸上尽是担忧,“你现在的伤口如何了?”

    景伯昊紧张的检查米南的伤口,撞的比较深正往外流血,米南疼的直哭,景伯昊将米南抱了起来。

    “我带你去医院。”

    景伯昊抱着米南就出去了,除了打她的那一巴掌,视线没有再落米思身上,就连出门时碰倒了她也毫无感觉。

    张婶刚出来便看到米思倒在地上,神情慌了,“太太,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米思挣扎着站立起来,身子一踉跄差点倒地。

    她的膝盖疼的几乎无法站立。

    “呀!夫人你的膝盖怎么在流血!”

    米思低头一看,的确是在流血,可是那又如何?即使是这样她还期盼着景伯昊在关心米南的同时,可以回头看一眼她。

    她这是多么自卑。

    “夫人,你坐着别动,我去给你找药箱。”张婶神色慌张要去地上捡散落一地的药品。

    米思叫住她,“张婶,不用了,我呆会儿去医院处理。”

    医院里。

    米思打车过来的时候米南已经包扎好伤口正在病房休息,问了医护人员,一路找到病房米思的脚步止住。

    “疼,人家的伤口疼。”米南趴在景伯昊怀里,委屈的撇嘴。

    景伯昊看她眼泪汪汪的样心疼不已,抱着她替她呼呼伤口的位置,“我给你吹吹,这样就不疼了吧?”

    米思透过虚掩的门看到景伯昊温柔的吹她的伤口,其实缠着纱布能感受到什么,只是一个心理安慰。

    米思想米南应该很幸福吧此刻。

    实际上也是如此的,米南眼里全被幸福包围。

    米思突然觉得眼角发酸,片刻又觉得她哪里有什么资格眼角发酸呢?

    人家本来就是相爱的。

    她走吧!

    不想让景伯昊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米思收起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不想转身慌张弄响了门。

    忽然,一个黑影蹿出来,米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手臂拖到外面。

    来到一处安静的走廊,米思被狠狠摔开,若不是她早有防备,估计又得倒在地上摔出新伤。不过也好不了哪里去,被大力甩在墙壁上的感觉也没轻了膝盖疼几分。

    都来不及开口,下颚已被扣住,疼痛传来,米思抬头对上景伯昊的视线,她从里面看到了恨!

    恨?

    他恨自己?!

    “米思,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去惹米南,不要在我背后玩阴的,更不要伤害米南!”

    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力道,等他讲完这段话米思觉得自己下颚已被捏碎的疼。

    今天的事她真的无辜,可他不信,委屈的她鼻头一酸,原本收回的眼泪瞬间布上水雾,她本能的想要解释清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别在我面前做出一副你很委屈的样,真的让人我恶心!”

    恶心?!

    米思脸颊瞬间惨白的说不出话,颤抖着双唇,景伯昊的话就像一把刀正在捅自己的心口。

    而景伯昊对她的行刑还没有结束,他残酷的说:“米思,我早就告诉过你,米南才是我心中真正的米夫人,你算什么!你能安好的坐在这个位置的前进是米南毫发无损,如果你再做超出你身份的事情伤害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一路来医院,只是想着米南受伤最终还是和她有关系,想要关心看看。

    可景伯昊呢?他用他对米南毫不掩饰的爱一点点的伤害着她,他总是用行动告诉她,她所谓的爱不该有,也不配有!

    暗恋也不配有!

    是她的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永远没有结果的爱!

    因为她这份暗恋害的死去的父母也为她背上罪名。米思忽然觉得自己好不孝。

    米思自嘲着,“不客气……呵呵……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

    她努力回想,似乎没有一刻景伯昊顾虑了她感受的,已经把她伤成这样了,不客气还要怎样。

    “你想要怎样?最坏不过杀了我,还能如何?”

    米思讲这话的时候低下头没看景伯昊,有一丝颓废的现实,杀了她不至于,只是让她消失在他看不到的世界。

    景伯昊仿佛看不到米思的伤心,盯着她后脑勺,继续说着残忍的话:“你最好知道是你抢走了原本属于米南的位置,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伤害米南,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场,别以为米南善良,只要她替你求情我就会放过你!”

    呵呵,米南为什么求情?

    她何时是真心的帮过自己?

    “景伯昊,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为什么不肯信任我一点点?”哪怕你肯信任一点点就知道事情并不是你以为看到的那样。

    第一次,米思鼓足了勇气问。这么些年,她不曾对不起他的事,可他就是极度厌恶自己。

    她一直没有勇气面对也口中可能说出的答案。

    刚到门口的景伯昊身形一顿,他回过头,终于给了米思一个正眼,却是一个她一辈子无法忘怀的厌恶眼神,那目光仿佛她是全世界最肮脏的东西让他恶心了。

    “恶毒的人永远让人讨厌,更不可能有一丝信任!”

    扑通一下,米思如抽了气的气球,彻底瘫痪在地上。

    “昊,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病房里传来米南的哭声,额头缠满纱布,因为伤心颤抖的原因,隐约可以看到流出来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