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恶毒?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40字

    景伯昊根本不想提外面的那让厌恶的女人,神色本能一冷并未及时回答。

    米南当那话是对自己说的,委屈的不停哭泣,“昊,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我没有提前告诉你直接去了你家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说我恶毒?”

    景伯昊的脸又下沉一分,米南更加委屈:“昊,我失去你对我的信任了吗?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去看看姐姐,我每次出去玩都会给她买礼物的。”

    “别再提那个女人了!”

    米南这么好,带着礼物去看她,她做的都是什么事?

    “昊?”

    米南眨眨眼,并没有错过景伯昊眼里对米思的厌恶。

    “别哭了,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景伯昊挥散掉脑子里那女人带给自己的不满,走到病床边将米南抱在怀里。

    声音温柔似水:“医生说你没什么事,只要好好休养,这几天别让伤口碰水就行了,其余的你都不要再想。”

    “好。”米南知道眼泪是女人的武器,也知道在景伯昊面前哭多了只会适得其反,她立即乖巧的答应下来,收回眼泪。

    米思顺着景伯昊的手将自己的头小鸟依人般靠在景伯昊肩膀,伸手触碰景伯昊精致脸庞,每一寸都写满温柔,声音甜糯:“伯昊,你会不会每次都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在我身边陪伴着我。”

    “当然,我不陪着你难道你希望别人陪着你吗?”

    “讨厌。”米南伸出粉拳捶了景伯昊一下,面上闪过纠结:“昊,我觉得我太自私了,我不能继续这样子,再给我一点时间,就这么一会吧,让我可以安安静静的感受你的怀抱。”

    米思声音停了,景伯昊神色渐冷,一双深邃的眸里写满明了,但他没说话。

    “昊,再让我抱一下,我放开你的时候起就是我放开你的时候,从此以后我会把你当成我表姐夫,我祝福你和表姐,你们已经结婚了……”

    “住嘴!”景伯昊愤怒打断,他没有耐心听米南继续讲下去。

    “可是昊,表姐她那么爱你……她……”

    “我让你别再说了!”景伯昊蓦地提高音量。

    米南一惊,受惊的睫毛一颤抖,眼圈通水立刻布上水雾,善良委屈的样子真的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唉。”

    无奈喟叹一声。

    景伯昊将米南抱在怀里更紧一分,他线条好看下巴放在米南头顶,无奈的说:“米南,这么多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即使这么多年来她给你挖了多少坑,你都用大度化解了,出国还给她买礼物主动送上门,她不领情就算了,你还想着让我回到她身边,你知不知道什么都可以让,就是爱情不能让?”

    “昊,我只是觉得她才是你的妻子,何况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本来你们都结婚了。”

    “你事事为她想,她是怎么对你的?我都不敢今天我如果没有出现,她会怎样对你!”

    “昊,你担心的这个不会出现的,表姐她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妹妹的,她对我真的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坏。”

    米南从景伯昊怀里出来真心一笑,以行动来证明她说的可话。

    知道景伯昊注视着她,她羞涩的挑起耳后的发。

    景伯昊僵硬的脸在这刻瞬黑,语气彻底不耐烦:”别再跟我提那个女人,我一点也不想听!”

    ……

    “好。”

    米南还想说什么,只得打住。

    “折腾了这么久也累了,你躺下休息,我在这里陪你。”

    没一会儿景伯昊有电话进来,他便出去接电话。

    原本闭着眼休息的米南在景伯昊关门的那一刻睁开眼睛。

    她坐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面镜子,别开耳后的头发,那里有一处疤痕看的十分清楚。

    二十岁那年的生日,景伯昊那时候还不是她男朋友,但她已经知道米思也爱上景伯昊。

    生日宴结束以后她故意的找米思吵架,她知道米思最在意的就是她死去的父母,如今天一样各种说难听的话来刺激她,她气哭了米思,从小到大有太多这样的事,但只要不涉及米思父母,她都不会激动,那是第一次米思和她吵架。

    情景和今天差不多,她本来是想拉她的手,而她却自己摔下楼梯,她提前悄悄拿走了景伯昊手机,恰巧景伯昊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她受伤的场景。

    她耳后的疤痕是撞碎了花瓶后导致的,从那天起景伯昊讨厌起了米思,他自然而然的认为那天的事全是米思故意而为之。

    她承认,因为怕景伯昊被米思吸引,一直以来她用了不少可以让景伯昊厌恶米思的方法。

    实际上她也做到了,这么些年,景伯昊对米思的厌恶只深不减、

    以至于到现在,即使景伯昊没有亲眼所见,只要是自己提的他都信,这得是多厌恶。

    米思!你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景伯昊只能是我米南一个人的!

    她呆会儿再加点料,一定会把那种厌恶彻底点燃。

    另一边。

    “喂。”

    景伯昊低沉的声音传到电话那头,林海立即来了精神,“哥,正如你所料,康华现在知道了自己可能得病了,不敢去大医院,今天上午找了一个私人医院。”

    “嗯,就这两天他会离开,如果想的没错应该是出国。”

    “出国?”林海觉得这不现实:“哥,出国这个是不是机率小啊,毕竟他的货还在码头呢!”

    “身体和货,你觉得他在意哪个?”景伯昊无温度的问。

    林海觉得自己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他一下反应过来,“身体重要,他得罪了你不敢去大医院,小医院他又不放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国。”

    “你还有救。”

    林海:……

    哥,咱不带这么鄙视人的。

    “准备准备,在他出国当天再送他二重礼,要让他对这座兰城愈发的亲热。”

    林海嘴角一抽:“好,一定送他这份大礼。不过哥,我发现这个康华一点也不慌张,总感觉这座城还有人给他撑腰,他现在在兰城名声都坏了,第一次生意就把买家给弄局子去了,谁还会信任他,看他的样子一点也不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