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埋了他后路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5:11本章字数:2040字

    “懊不懊恼他把心掏给你看了?”景伯昊继续鄙视,继续说:“后路肯定是有的。”

    “那我要不要继续往下查,监控着他的后路?”

    “不用,毕竟他抓米南也不是想的伤害她,只是用错了法了,给他一条生路,我是商人,自然在商言商,有朝一日他还会重返这座城市找我合作的。”

    “是……”

    挂断电话林海真是汗颜,多想骂一句“老阴逼!”

    把人家整成这样,知道人家不会甘心,一定还想在这里站稳脚根,要利用人家这一点狠赚人家的钱。

    最阴险的人莫过于他家大哥了,不过他喜欢这样的大哥,这才是真正的商人嘛!

    景伯昊推开房门,米南略低着头盯着床,身上的悲伤掩饰不住。

    景伯昊突然一阵心疼,想着可能是睡醒了没看到他没了安全感。

    “你怎么了?”

    米南一惊,立马抬起来抱住景伯昊的腰,悲伤的抽哽两下,再抬头时尽是微笑,“伯昊,我刚才认真的想了想,你还是回姐姐吧,你就这么跟着我出来,她一定很伤心,很需要人陪。”

    景伯昊一吸气,想要发火,对上米南舍不得的目光软了下来,“米南,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听你再提那个女人。”

    景伯昊的好心情因为米南一而三的提而不舒服。

    这么多年来,他所听到的全是米南的好,所见的全是米思的伪装还有她的恶毒。

    米南被米思欺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米南却一再的原谅她,他不懂,一个人太善良是不是好的。

    甚至没法理解。

    知道景伯昊生气了,米南赶紧订错:“伯昊,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再也不说了!我铖你陪着我,永远陪着我!”

    米南收紧抱景伯昊的力度,面上惊恐表情就像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她怕景伯昊离开她。

    景伯昊沉默了。

    米南知道这次玩大了,她低下头埋在他胸前,声音细如蚊子,“伯昊,其实我说的全是违心话,我真的超级自私,我是那么的爱你,怎么舍得让你去陪表姐,我想如果你真的去了,我的心一定会滴血,会难受的死掉。”

    珍珠般的眼泪一滴滴如断了线的风筝染湿了景伯昊胸前的衣服,冰冷的触感让他知道怀中的美人儿哭成泪人。

    不心痛那是假的。

    米南即使有错,但她就是如此善良的人,何况她还是自己爱着,以后会结婚的女人!

    “米南,你要想念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场全世界最奢华浓重的婚礼将你娶进门,召告天下你才是真正的景夫人!”

    他拥抱着她,千言万语都不及这个承诺来的真切。

    “嗯,我相信你。”

    米南回抱着景伯昊,依旧再掉眼泪,却是幸福的眼泪。

    门外。

    一直没有离开的米思将这一幕看的个真真切切。

    她连连后退,眼泪掉下来也不自知。

    她在想,米南和景伯昊之间自己真的就像是自己破坏的吧!

    她想,只要她肯离婚,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她想,他们都那么恨她是对的吧,因为她就是在阻挡他们的爱啊!

    呵呵。

    她现在坐的应该是米南的位置,景伯昊已经亲口说了他妻子的位置是米南的,她还有什么不懂的?

    还有什么听不懂的吗?

    是她抢了米南的位置……

    可是景伯昊,你为什么那么厌恶我呢?就因为以前你对我误会的种种?

    如果可以,我可不可以向你解释清楚所有的所有,让你有一个公平认识我的机会?

    米思苦笑,即使自己想要说,景伯昊也不会想要听。

    他是那么的厌恶自己。

    更何况,她已没有勇气。

    也没有必要。

    一退再退,退到无路可退,米思蹲地,脸上的泪不知不觉消失不见。

    想哭,哭不出来。

    罢了。

    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后期改变,唯独感情,现在景伯昊对她做的所有事全是自己出发自内心。

    “米思?”

    忽然,一道温暖的如同六月阳光般温暖的男声在头顶响起,仿佛明了米思冷如冰的心,也阻断了她失魂落魄向前的步子。

    顺着声音她她起头,看到的便是一双毫不掩饰的柔情与爱意并存的目光。

    这个目光……到此为止,如此直白的只有一个人——东一尘。

    “果然是你。”东一尘微笑着,庆幸自己叫出口,不然错过和她相遇的场面。

    “好巧。”在医院都能遇上能不巧吗?

    米思努力的让自己扬起笑,不让自己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只是她不知道这个笑比哭还难看。

    东一尘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但他只是微笑,没有点破。

    他的微笑依旧温暖着:“我们两个好好的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点只有一种机率大点,都是来看朋友的吗?”

    “嗯。”米思轻轻点头。

    至于她具体来干嘛的,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快点离开这个医院找个地方独自疗伤。

    不待东一尘回话,米思赶紧道:“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呆会儿还有事要处理,不耽误你了。”

    话音刚落,米思抬腿就跑开,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不是一个伪装的笑容就可以掩饰的,再说下去她会突然哭出来也说不定。

    “你受伤了。”

    东一尘看向她膝盖的位置,顺着他视线看下去,米思看到自己的膝盖擦破了很大一处皮,看的出流了不少血,因为过了段时间,血已经凝固,膝盖青紫的痕迹显的更加触目惊心。

    “嗯……一点小伤,不小心磕破的。”米思一脸淡然,事实摆在眼前想要她如果不承认,那简直就是打脸了。

    想想也是,自己都来医院了,结果不顺便去包扎处理一下,这得有多蠢,本来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算自己心大。

    不过东一尘脸上一如既往温柔的微笑却像看穿所有,米思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这种伤口虽然看起来不严重,但每年因为小伤口感染进医院的比比兼是,还有一些就是不重发展到后面感染厉害截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