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特殊的客人

    更新时间:2018-10-09 11:00:10本章字数:3265字

    我叫慕小纯,今年25岁,是一名专职司机,我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开着奥迪车接送老板上下班,其余时间完全自由,每月赚着不菲的月薪过着提前退休的潇洒日子。

    当然这也得益于我跟老板是同一个村唯一的两名大学生,不同的是人家是985,而我只是个专科。

    可好景不长,就在我上岗眼看满一年的时候,老板折了。

    听同事说是因为偷税漏税的事情被人在背后给点了,其实偷税漏税这个事情可大可小,最重也就是进去吃几年牢饭而已,等过几年出来后还是一条好汉。

    但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人要走背字,喝口水都塞牙。

    明明只是偷税漏税,可最后硬生生牵出了泄露国家机密的大罪。

    结果可想而知,树倒猢狲散。

    而我也失业了。

    在那之后我接连应聘了几家公司,单无一例外,全部都被拒之门外了,现在的专职司机,要么要求从业年龄在十年以上,要么就是要求会一些近身搏斗,甚至还有要部队的退伍兵。

    再之后我又转头去做了几天出租车司机,但那种每天被绑在车上是十几个小时的日子,实在让我有些受不了。

    就这样一边找工作一边玩,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直到那天我去网吧包夜,一则弹幕广告引起了我的主意。

    招聘启事:

    富丽堂皇大酒店招募夜班专职司机,待遇优厚,下面还有面试地点和联系人。

    看到这条广告后我的心猛地一跳,我老早的时候就听同行说过,据说待遇优厚,每天晚上只出两趟车,而且管吃管住。

    我刚失业的那天便想到了去那,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去晚了一步,就在同一天的早上已经有一个司机应聘了。

    如今刚刚过去一个月时间,他们那又招人了?

    我一边乐颠颠的拨打着上面的电话,心里一边嘀咕着,估计是之前那个司机做事不靠谱,给开了也说不定呢,还是老天爷照顾我。

    电话接通之后,我简单的说明了一下,由于之前我去过,所以对方对我也有印象,直接省掉了其他环节,告诉我今天下午去报道,晚上上岗。

    眼见工作有了着落,我收拾了下东西,便坐车赶往富丽堂皇大酒店。

    要说这富丽堂皇大酒店可是我们市数一数二的地方,地处市中心,集合了酒店、客房、KTV等各类娱乐设施为一体的地方。

    我从酒店的员工通道进入后,几经打听找到那个所谓的专职司机招聘部,不过让我好奇的是,好些人一听我去那都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

    推开招聘部的门,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面对着电脑,色眯眯的看着什么。

    我走到桌前轻轻的咳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关掉电脑之后,脸色难看的问我什么事?

    说明来意后,这人的态度竟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又给我搬椅子,倒水,又是虚寒温暖的,期间还问了我家里的情况,在得知我父母双亡,从小是跟着爷爷一起长大,爷爷走后,则是村里村民凑钱供我上完大学的时候,他笑的更开心了。

    我皱着眉,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心里有些起疑,这该不会做些什么违法的生意吧?不过转念一想,富丽堂皇的老板,可是我们市鼎鼎有名的慈善家,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才对。

    “7座的GL8,每天晚上8点从富丽堂皇出发,按照约定地点接客,客满后开回富丽堂皇。凌晨2点从富丽堂皇出发,把车上客人依次送回去,月薪5千,管吃管住,你觉得没问题的话,我这就给你准备合同和衣服。”

    这边我还在想着这个中年人是不是有什么坏心眼的时候,他却先开口说了起来。

    听他说完,我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薪资待遇倒还可以,但是凌晨2点出发,估计跑一圈下来,天都亮了,有科学依据表明,通宵熬夜可是会致人早死的。

    我这人没什么怕的,可就是怕死,尤其是早死,所以我当即准备跟中年人告辞,这种拿命换钱的活,我不做了。

    不过这个中年人显然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他拍了拍的肩头,说道,“我说小纯兄弟,你别看规定上说是每天两趟,可实际上每天只有晚上一趟,后半夜那趟根本不用跑,而且还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呦!”

    我皱了下眉,问道,“意外惊喜?什么意思?”

    中年人神秘的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回转身从架子上拿出了一个箱子,箱子上还刻着四个大字,富丽堂皇,箱子里面有两套衣服,鞋子,手机另外就是一份合同。

    我拿起合同看了一眼,发现上面还有两条附加条款,尤其是第二条的内容,顿时让我感觉有些呼吸困难起来。

    回手拉住中年人的手问道,“老哥?每个月薪资照比上个月涨1千,没有上限?”

    中年人见我这幅模样,顿时爽朗的笑了起来,拍着我的肩头说道,“没错,怎么样?”

    我连忙点头说好,开玩笑,每个月涨1千,一年就是一万二,我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怪不得之前的同行都说这里好。

    签完合同后,中年人便带着我去看了宿舍和食堂等等,一切完毕后,他便说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到了晚上7点多,我刚准备出门吃饭,却接到了中年人的电话,通知我先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中年人居然叫豆叔。

    推开豆叔的门后,他正坐在桌前大吃大喝,见我过来赶忙招呼我一起吃,我看了看时间还早,索性就坐下陪着他吃了起来,正好借此机会跟他打听下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

    豆叔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来意,他郑重的告诫我两点。

    一、八点发车,按照手机短信的地址去接人,不是乘坐的客人决不允许上车,上了车的客人也绝不可以下车。

    二、客人上车后车辆不能停留超过10分钟。

    听到豆叔这么说,我顿时笑了,这第一条是专职司机的行为准则,而第二条更是没问题了,客人都上车了,我还停在那干嘛。

    等到7点50的时候,我跟豆叔告别,准备去开车接客人了,上了这辆崭新的GL8后,我打着火,掏出手机看了下接客地址,便出发了。

    只是经过两站,车上就拉满了人,两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和四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我看了下车满员了,便直接开车回了富丽堂皇。

    一连三天过去,我基本已经适应了这份工作,说是按照短信地址去接人,但三天下来,我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固定路线,从富丽堂皇出发,绕着市区外围转一圈,然后再回到市中心的富丽堂皇,只是有些地方有人,有些地方没人而已。

    就在第四天的时候,车上却上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之前的几天车上都是两个一伙,三个一帮结伴而来的男顾客,而且一个个都是大腹便便,趾高气扬,一看不是大官就是土豪,而今天第一位上车的竟然是个女孩,她穿着一身性感的皮衣皮裤,染着一头紫色的短发,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手提包,站在路边,看我开过来后,先是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随后冲我招起了手。

    我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停下了车,按照惯例核对了女孩的手机短信后,便开车了。

    自打这个女孩上车后,车里就莫名飘出一股薰衣草的香味,我虽然有些好奇,怎么会有人把薰衣草的味道当成香水来用,但本着职业原则,我并没有问。

    就这样,一路上我专心开着车,女孩坐在副驾驶在专心把玩着手机,等我把手机上的那些个地址全都跑了一圈之后才发现,整条路线上居然一个客人都没有。

    带着疑问,我把车开回了富丽堂皇,眼看着女孩下车后,我才掏出手机,给豆叔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我跟豆叔简要的说了下今晚的事情,虽然前两天也存在有些地方没有客人的情况,但今晚多地方,一个客人都没有,这事就有些奇怪了。

    豆叔听完之后满不在乎的告诉我没事,反正地方我只要去了就可以,还说什么现在这年头放鸽子的人多得是,末了还告诉我,晚上给他带五串羊腰子。

    听豆叔这么说我也就没再多想,在路边的一家小店买了不少串和酒,还有豆叔指定的羊腰子,提着便回了宿舍。

    要说豆叔这人也是奇怪,在一次喝酒中,我得知豆叔今年四十多岁,也不成家,明明在不远的地方有房有车,却甘愿挤在这么一个不大的宿舍里,虽说家电齐全,但毕竟不是自己家。

    推开豆叔的屋门,一个人影就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我刚想挣扎却发现是豆叔,就见他面露慌张的问我,“小纯,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或者她有没有拿着什么特别的东西?”

    见豆叔这么问,我赶忙回道,“没有说话,而且我全程都在开车,并没有注意其他的。”

    听我这么一说豆叔的脸色才缓和下来,随后招呼我把酒和串都拿上来,他都饿死了,却再也没有提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

    喝酒期间,豆叔问我,他之前准备给我打电话,让晚上买点羊腰子,可给我打了几次电话却都是无人接听,问我什么情况?

    我干下一杯啤酒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根本没有未接来电,抬起手让豆叔看了下,问他是不是他的手机欠费了。

    但抬起手机的瞬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今天的那个女孩手里拿着的手机,似乎是摩托罗拉V70,那是15年前的手机。